385第385章挤兑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385第385章挤兑

陈阳刚刚尿尿回来,虽然还不清楚生了什么,但见施斩对关兮月行凶,他毫不犹豫地出手阻拦,让对方吃了个小亏。 此刻见对方问起自己的姓名,他鄙夷地看着施斩,嘲讽道:“向来听闻苗部战士正直勇敢,可是你这颗老鼠屎,却是坏了一锅汤。” “你一个外来者,竟然敢辱骂我!找死!” 施斩目光中杀机涌现,挥拳便朝陈阳攻了上来。 陈阳冷哼一声,正打算出手迎击。 突然,一道雷霆般的吼声传来:“施斩,你给我住手!” 这道声音十分威严,刚刚扬起拳头的施斩,立刻停下了动作,转头看向出声音的方向。 那道声音,正是关正出。 刚才他正在屋里和几位老兄弟把酒言欢,不料有人来报,说是施斩殴打族人,逼迫关兮月和其跳舞。 得到消息,关正勃然大怒,自己女儿刚刚回来就遇到这种事,岂不是把女儿吓坏了。 他立刻就赶了出来,正好看到施斩挥拳攻向陈阳的一幕。 “父亲。” 关兮月见到关正,犹如见到救星般扑了过去,眼眶红红的,看得关正是心痛不已。 关正把女儿拉到身后,看向施斩,怒道:“施斩,兮月不愿与你跳舞,你为何逼她?还有,陈阳作为客人,你却对他动手,这可不是我们苍月部的待客之道!” 之前和颜悦色的关正,此刻严厉起来,透着一股凶猛的威势,令人望而生畏。 施斩缩了缩脑袋,他敢对别人敢嚣张,但面对关正的时候,他却有些心虚。 毕竟关正是苍月部的大祭司,地位在那摆着,更重要的是,关正的战斗力,号称苍月部第二。 第一,自然是苍月部理老施永航。 想到有老爹施永航撑腰,施斩硬着头皮,对关正道:“大祭司,我们苗部传统,舞蹈唱歌,和睦共乐。可是关兮月身为大祭司之女,不做好表率,却躲着我,这是藐视传统。” “胡说八道!” 关正怒喝一声,却是没心情和施斩理论,这虎啸般的声音,把施斩吓得一哆嗦。 “你逼迫兮月,殴打族人,欺负老人,却还歪曲事实,意图污蔑他人,你还是我们苍月部的勇士吗?哼,念在你是理老之子的份上,你自己去向你父亲领罚,不然的话,休怪我不客气。” 为了女儿,关正却是不顾施家脸面,直接撕破了脸。 被当众呵斥,心态高傲的施斩气得浑身颤,但他却被关正震慑住,没敢吭声。 他目光一转,落在了陈阳的身上,眼中闪过阴险之色,开口道:“大祭司,事后我会找理老领罚。不过,陈阳身为外来者,刚才他却攻击我,我作为苍月部的勇士,要求与他一战。” 闻言,众人都是一惊,然后鄙夷地看向施斩。 大家哪里看不出,施斩是想把气在陈阳的身上。 而且陈阳是关正带来的人,如果他把陈阳打败,自然也是羞辱了关正。 可是陈阳瘦巴巴的样子,哪里像是战士,施斩向陈阳起挑战,这简直就是欺负人,太不要脸了。 关正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:“施斩,你身为苍月部年轻一代的最强勇士,你竟然向陈阳起战斗,你觉得很风光吗?” “大祭司,我作为真正的勇士,不会因为对手的强弱而放低自己的战意,刚才他攻击我,我为了苍月部的荣耀,更应该与他一战。否则,就是丢了我们苍月部的脸。” 施斩昂挺胸,说得冠冕堂皇。 关正冷声道:“苍月部的勇士,绝不会向客人挑衅,更不会欺负弱者。施斩,你现在的行为,配得上勇士的称号吗?” 施斩毫不示弱,上前一步道:“大祭司,你的意思是说,这个叫陈阳的外族人是弱者?就算他战斗力弱,但意志不应该弱。苍月部族人勇敢坚强,意志弱小的人,我们瞧不起。” 他瞥了眼陈阳,接着道:“而且,他既然到了苍月部,就要遵守我们的规则,如果他不敢与我一战,那么就请他离开苍月部。” “陈阳是我邀请的客人,谁也不能赶走他。施斩,如果今天你要动他,那你先问过我这个大祭司!” 关正怒了,虽然他善良友好,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。 施斩先是欺负他女儿,现在又想借机攻击陈阳,关正岂能容忍。 如果不是看在理老施永航的面子上,担心会引起苍月部内部动荡,只怕关正早就动手打施斩了。 见关正生气,施斩嘴角勾起一抹奸笑,大喊道:“堂堂大祭司,竟然为了一个外人,与族人为难,你到底还是不是苍月部的人?!” 这声质疑一出,无疑是把关正架在了火上烤。 苗部传统,除非婚嫁进入苗部的人,否则无论对谁,都应该以苗部族人为本,决不能以他人为先。 此刻关正维护外人的行为,的确是违反了传统。这让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关正,心里一阵难受。 可是,他却不能真让陈阳和施斩战斗。 施斩号称苍月部年轻一代的第一勇士,战斗力虽然不及理老和大祭司等人,但也绝对是整个苗部的佼佼者之一。 而陈阳,看起来瘦巴巴的,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能不能受得了施斩一拳也是问题。 如果真打起来,只怕会被施斩给打散架。 本来关正出面,陈阳也就不想再掺合,可他却没想到关正太重视传统,而且太仁慈,竟是被施斩三言两语弄得为难起来。 不过也正是关正这种性格,他才能得到族人的爱戴。 既然关正解决不了,陈阳也不想他为难,要打,那就打呗。 “行,我可以和你一战。” 全场寂静之中,陈阳不急不忙地从关正身后站了出来,目光直视施斩,眼神中带着一抹玩味。 见他答应下来,全场都皱起了眉头,没有任何人认为他有胜算。 光是从体型来看,他就差了施斩一大截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 也只有刚才和陈阳交手的施斩知道,陈阳是个会功夫的人。 但他并不认为陈阳能战胜他,他可是苗族年轻一代的第一人,陈阳一个外族汉人,岂是对手。 刚才掌心受伤,不过是一时大意罢了。

下一篇   386第386章小露锋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