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0第390章有内情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390第390章有内情

在场都是普通的苍月部族人,被施永航威胁,他们都被吓得一哆嗦。 加上施永航一直以来的高压统治,给人们心里埋下了阴影,几乎没人敢和他唱反调。 一时间,全场鸦雀无声,局面陷入了僵持当中。 “你,去把关正处死!” 施永航指着一名部卫,命令道。 那名部卫面露为难之色,低下了头,没有动。 “怎么,你想违抗我的命令?!” 施永航咬了咬牙,眼中满是愤恨之色。 这时,施斩走了出来,对着人群喊道:“你们搞清楚,我父亲才是理老,才是苍月部的领,你们居然要和他对抗,这是与苍月部为敌!” “事情还没弄清楚,就要把人杀死,别说是苍月部的理老,就算是整个苗部的苗王,也不能做出这种事吧?” 一道声音,从人群中出。 人们让开来,只见说话的人,正是陈阳。 此刻,他扶着关正,正在给关正疗伤,关正的面色已经好了很多。 刚才还好部卫和其他族人拖住了施永航,给陈阳争取了足够的时间,期间他给关正服下了半颗醒真丹,然后渡过去真气,关正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。 这也亏得关正实力强悍,之前虽然流血过多,但并没有受到致命伤,不然的话,也好不了这么快。 见关正的面色在渐渐恢复红润,施永航的面色却是难看了起来。 他指着陈阳,喝道:“你一个外族人,竟然敢在这里叫嚣,简直是没有把我们苍月部,没有把我们苗部放在眼里。来人,把他抓起来。” 部卫没有动,施永航的亲卫朝陈阳走过去,却被合拢的人群拦了下来。 “造反吗你们!” 施永航勃然大怒,他最恨的就是这种局面,这些人拥戴大祭司关正,却不拥戴他这个理老。 而他对关正的恨意,正是源于此。 “咳咳……” 突然,咳嗽声从人群中传来,众人看去,却是关正醒了。 见此,施永航顿时面色大变。 如果被关正把事情真相说出来,那他这个理老就完蛋了,肯定会被族人推翻。 “还不快动手!” 施永航朝着吊脚楼上方,莫名其妙地说了句话。 闻言,陈阳朝着吊脚楼顶看去,阳光照射下,一道耀眼的反光投射过来。 瞄准镜! 陈阳心头一跳,拉起关正就往旁边躲开。 砰,枪声响起。 他们刚刚移开,刚才关正所在的位置,地面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弹孔,腾起灰尘来。 “谁?竟然敢在苗部之内使用热武器!” 听到枪声,苍月部族人都是勃然大怒。 按照苗部的规矩,在部族之内,无论族人还是外人,都不得使用热武器,否则将受到鞭刑三十的惩罚。 虽然这个规矩有些古怪,但一直以来都被苗部中人遵守。 此刻突然有人用枪攻击,而且是攻击大家拥戴的大祭司关正,苍月部族人自然是义愤填膺。 砰。 突然,又是一枪响起。 于此同时,陈阳一把拉开关正,地面再次出现一个弹孔。 “你解决施永航,我去对付那个枪手。” 陈阳给关正说了句,身形一动,朝着吊脚楼攀爬上去。 见他追上来,那名枪手脑袋一缩,从吊脚楼的另一边溜了下去。 陈阳追上去后,往吊脚楼另一边看去,却是什么都没看到,对方已经不见踪影。 而且刚才一切都生得太快,他只看到了对方大概身高和背影,其他的特征一概没有收获。 “看来是个高手!” 陈阳面色一凝,心头感到一阵疑惑。 他的度已经很快,却还是慢了一步,说明对方不止是个狙击手,本身的实力也很强。 既然如此,此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,为何会狙击关正? “看来整件事,并不是看到的那么简单,也许还有其他的内情。” 陈阳皱了下眉头,从吊脚楼下来,回到了关正旁边。 这时关正因为陈阳的治疗,已经恢复得差不多,虽然身上的伤势还有些痛,但已经不影响他的正常行动。 他朝着施永航走过去,人群让开一条道,现场一片寂静。 关正在施永航面前十步停下了脚步,双眼瞪大如铜铃,挺直了身子,大喊道:“施永航,我关正,在此向你起欧噶希。” 什么,大祭司向理老起“欧噶希”。 顿时,所有人都被震惊了。 “欧噶希”是苗部最神圣的挑战,这个挑战,施永航不能拒绝。 而两人的这场战斗,如果大祭司战胜了理老,那么他将会成为新一任的理老。 可是关正曾今败在施永航手中,现在身上又有伤,他要战胜施永航,并非易事。 “关正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!” 施永航也懒得再为自己辩解了,从刚才他让人狙击关正开始,他就将整个苍月部都触怒,没有了回头路。 他只有将关正除掉,然后用高压手段把今天的事情平息,才能继续安稳地坐在理老的位置。 关正起“欧噶希”,反而是顺了他的意。 “既然如此,那就开战吧!” 关正暴喝一声,平时温和友善的他,整个人的战意陡然拔升,挥拳便朝施永航攻了上去。 施永航也不示弱,怒吼一声,迎面接住施永航的攻击。 两人战成一团,短短几息时间,就已经交手了几个回合。 这时大家意外现,关正虽然有伤在身,但他的战斗力却稳稳地压了施永航一头,施永航完全不是他的对手。 砰。 关正一拳将施永航击退,吼道:“施永航,你真是太令人失望,理老这个位置,你不配!” “关正,你少在这假惺惺,你为了得到理老的位置,笼络人心,又带了陈阳这个外人来威慑我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歹毒心思吗?!” 施永航一边往后退,一边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丹瓶。 他倒出一粒丹药,扬头就吞了下去。 服下丹药的瞬间,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,眼神中满是阴狠,表情狰狞,龇牙咧嘴,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,他仿佛不是人,而是一头凶兽。 见此,陈阳面色一变,心头暗道:“日本人的血阴丹,他怎么会有?” 此时,苍月部族人虽然不知道施永航吃的是什么丹药,但对于他的行为,他们却是感到了无比的愤怒。 “欧噶希是凭自己的力量决斗,你竟然服用丹药,借助外力,这是对我们传统的侮辱!” “对,你身为理老,岂能带头破坏我们神圣荣耀的欧噶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