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7第397章红狼部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397第397章红狼部

施永航被陈阳捏住咽喉,憋得脸颊通红,青筋凸起,眼珠子都快迸出来了。 他想要反抗,但双臂脱臼,双脚被陈阳踩住,完全失去了战斗力。 这一刻,他感到了恐惧,感到了无力。 陈阳太强了,他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。 他自问是高手,可是陈阳,却显然已经处于另外一个力量层次,也许只有巫苗的人,才能与他一战。 眼看施永航就快要断气,脸色由涨红变成煞白,然后青,直到翻起了白眼,陈阳这才松开他的咽喉。 “呼呼呼呼……” 施永航大口喘着气,缺氧的脑袋一阵晕眩,然后渐渐地恢复了过来。 他畏惧地看着陈阳,想要大声呼喊雇佣军来救援,但又怕刚刚开口,自己就被陈阳给杀了。 陈阳抬起脚,松开了踩在下面的施永航的双脚,道:“说吧,把你知道的,都告诉我。” 施永航的双腿恢复自由,他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。 可是看着淡定的陈阳,他一时却连跑的勇气也没有。 “不说吗?” 陈阳皱了下眉头,眼神中露出一抹杀意。 施永航打了个激灵,咬了咬牙,暗想好汉不吃眼前亏,开口道:“吾先生是日本人,我们是在一年前认识的……” 原来,吾先生叫做东野明吾,一年前找上了施永航,和施永航打了一场,完胜施永航之后,他和施永航谈了一夜。 那一夜,他蛊惑施永航,最后让本就嫉恨关正,拥有野心的施永航,答应了东野明吾的计划。 计划很简单,除掉关正,控制苍月部,然后东野明吾带领雇佣军支援施永航,联合红狼部,对苗殿起突袭。 而战胜苗殿之后,施永航就是新的苗王。 听到这里,陈阳问道:“东野明吾的目的是什么?” 施永航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 陈阳鄙视道:“你真是个白痴,一个日本人找到你,帮你登上苗王之位,他什么都不要,可能吗?” 施永航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,但他早已被野心蒙蔽了双眼,哪里还顾及那么多。 陈阳又问道:“红狼部是苗王的忠实拥趸,东野明吾说他联系了红狼部,是真的?” “是真的,我已经和红狼部的理老王奎会过面,王奎被我的气质所折服,全力支持我登上苗王之位。届时,他会给我做护法。” 说到这句话,施永航脸上露出傲然之色。 陈阳瘪嘴道:“你傻呀你,你有什么气质?王奎肯定是有别的目的,他说那种话,不过是在忽悠你罢了。” 对于施永航这个傻子,陈阳是彻底无语了。 这家伙自以为是,其实却被所有人蒙在鼓里,是被人利用的棋子。 又问了几个问题,施永航却是一问三不知。 东野明吾的身份和目的,一样有用的信息都没有。 甚至连如何攻打苗殿,施永航也是听从东野明吾的吩咐,没有任何的计划。 眼看得不到有用的信息,陈阳把施永航打晕了过去。 然后他从三楼开始,以上往下,把守卫吊脚楼的雇佣军全都无声无息地干掉,这才返回来,拖着施永航,回到了地牢里。 “怎么样?” 见陈阳进来,早就等得心急如焚的关正和关兮月连忙迎了上来。 当看到陈阳拖着施永航时,他们两人都是面露惊讶之色。 关正赞道:“做得好,擒贼先擒王,只要拿下施永航,我们就胜了一半。” “他不是王,他不过是别人的棋子。” 陈阳摇了摇头,把东野明吾的事情讲了一遍。 听完后,关正面色大变。 “施永航这个混蛋,竟然真的勾结日本人,简直是丢了我们苍月部祖宗十八代的脸。” 关正义愤填膺,上前对着晕过去的施永航就是一顿揍,直接把施永航给揍醒了。 施永航看到地牢里的情况,见儿子施斩已经死了,他面露不甘之色,对关正道:“关正,如果不是陈阳,这次你就死定了。” 关正没有理会,一掌把施永航拍晕了过去。 陈阳对关正道:“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,现在雇佣军都守在苍月部的要道关隘,你各个击破,应该问题不大。” 关正点了点头,问道:“那你要去哪里?” 陈阳眯缝了下眼睛,目光中透着杀意,道:“我去红狼部追东野明吾,我倒要看看,这个日本人要搞什么鬼。” 关正道:“你知道红狼部在哪里吗?” 陈阳道:“四年前去过一次,应该不会走错。” “你去过红狼部?” 关正面露惊讶之色,觉得不可思议。 红狼部可谓是苗部隐藏得最深的部族,身处大山深处,交通工具根本到不了,哪怕是直升机也没办法。 而且道路难行,路途曲折,一般人就算知道方向,也会走错。 可是,陈阳竟然去过。 陈阳看出了关正的疑惑,笑道:“前几年我和几个驴友,不小心走进了红狼部,所以去过。” 不小心去过? 鬼才信你。 关正心头一阵无语,但也没多说。 陈阳给关兮月打了声招呼,然后告辞离去。 出了苍月部的领地,外围关口处果然有雇佣兵把守,陈阳轻松解决之后,朝着红狼部前去。 一路上,他脑子飞快地思索。 日本人东野明吾,到底是想做什么? 此人花这么大功夫,挑动苍月部和红狼部两大部族,向苗殿起挑战,绝不是为了帮施永航夺得苗王之位。 也绝非是为了把苗部的和平破坏,将苗部引入战乱。 他是为了某种东西? 还是想要杀某人? 又或者说,苗部之乱,不过是他们庞大棋局的一步? 陈阳想来想去,还是没有什么头绪。 不过苗殿实力强大,背后还有巫苗支撑,东野明吾敢搞这些事,绝对是有重大目的,不可能是小打小闹。 陈阳连夜在山林中行进了三个多小时,总算是到达了红狼部。 此刻万籁俱寂,红狼部里一片漆黑,族人都休息了。 “谁?这么晚了,你干什么的?” 就在陈阳走进红狼部领地的时候,一道呵斥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