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0章 被无视了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3970章 被无视了

夏桑之前认为陈阳是坏人,但她安全到达了此地,陈**本没碰他。 她这才发现,自己可能误会了陈阳。 如果陈阳真没安好心,岂会让她安然无恙。 毕竟,如果陈阳没说错的话,她是被人给骗了,是陈阳救了她才对,这是自己的恩人。 这让她心里,对陈阳感到愧疚。 此刻一见陈阳被何挈拦住,她捏了把汗,替陈阳担忧起来。 这时,一名俊朗的青年,走到夏桑身旁,笑道:“夏兄弟,看样子,你似乎认识那人。” 青年名为曹仲孚,是夏桑刚刚结识的朋友。 当然,是曹仲孚主动接近夏桑,因为他看出了夏桑女人的身份,动了点心思。 “我……” 夏桑张了张嘴,但却打住,没有告诉曹仲孚,自己和陈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。 而且说了,也没用。 她看向空中,希望何挈不要为难陈阳,不然的话,在场可没人帮得了陈阳。 毕竟,何挈可是正儿八经的华擎剑门弟子。 见何挈把自己拦下来,陈阳眼眸凝缩了下,沉声道:“何师兄是何意?” “叫我师兄,你配吗?” 何挈冷喝一声,面色阴沉,目光咄咄逼人。 当着一众前来参加华擎剑选修者的面,他这样的态度,已是摆明了要与陈阳为敌。 这让陈阳感到不解,自己好歹是章经纶名正言顺招入华擎剑门,对方这样做,未免太肆无忌惮了。 也许,有两种情况。 其一、章经纶在华擎剑门不得势,连精相境中期的弟子,也不敬畏他; 另一种可能,这叫何挈的弟子,在华擎剑门有大靠山。 不过,陈阳不会想到的是,这两种可能,是同时存在的。 天罡星域属于大梵界偏远星域,各大宗门都不太愿意去进行无上大招,章经纶被派去了那里,也就间接证明了,他在华擎剑门的地位,并不是特别高。 但作为一名魄相前期修者,一般华擎剑门的弟子,也不敢招惹他。 陈阳是他招来的弟子,别人自然要给几分薄面。 可何挈不同,他家世代是华擎剑门弟子,已是传承了几千年,在华擎剑门有极大的势力。 当然,这些信息,在场之人并不知道。 不然的话,他们会更敬畏何挈。 可仅仅因为自己背景大,何挈与陈阳无冤无仇,是不会为难陈阳的。 他之所以为难陈阳,是因为他爷爷和章经纶有过节。 不过现在,陈阳居然敢无视他,他对陈阳十分愤怒,不关别人的事,他就是要给陈阳点颜色看看。 不然的话,在场如此多人看着,自己颜面何存。 众人见何挈发怒,原本嘈杂的声音降低了些,毕竟都是来参加剑选的人,心里对华擎剑门的弟子有种特殊的敬畏。 陈阳面对何挈的呵斥,笑了笑,沉声道:“既然我不配叫你何师兄,那我叫你何师弟,可好?” 众人正在思索,陈阳会如何应对何挈,不料陈阳竟是迸出这么句话来,这简直就是不把何挈放在眼里。 在华擎星,公然挑衅华擎星弟子,这对众人来说,简直是胆大包天的行为。 何挈没想到,陈阳如此猖狂,他面色一沉,冷声道:“你知道,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 陈阳懒得废话,沉声道:“你若不满,尽管出手,何须多言!” 此言一出,现场顿时就炸了。 这哪里是挑衅,简直就是来踢馆的啊。 “让我出手?” 何挈愣了下,滔天战意释放,汹涌星能外泄出来,在体表周围浮动,强横的力量,令在场来参加华擎剑选的修者,都感到忌惮。 看这架势,众人知道,何挈这是要动手了。 “他真是太莽撞了,为何要激怒何挈?” 夏桑盯着陈阳,的心里却是更焦急了,眉头紧锁,觉得陈阳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,居然与华擎剑门弟子作对。 旁边的曹仲孚,看出夏桑眼中对陈阳的担忧之色,心生妒意,低声问道:“夏桑兄弟,此人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 夏桑皱眉道:“他帮过我,我欠他的人情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 闻言,曹仲孚松了口气,既然对方不是情敌,那么自己便可出手相助,以此来讨好夏桑。 而此刻,不正是自己表现的大好机会吗? 曹仲孚没有征询夏桑的意见,腾空而起,对即将出手的何挈,拱手道:“何挈师兄,且慢。” 眼看战斗就要爆发,突然又有人出现,众人皆是一惊,目光全都朝着曹仲孚聚焦过去。 曹仲孚很享受这种被关注的感觉,现在被人认识,这对他进入华擎剑门后的日子,有很好的帮助。 “他干什么?” 夏桑见曹仲孚上前,眼中却是露出疑惑之色,暗想难道曹仲孚,是要去帮陈阳吗? “哼,一个个还未进入剑门,便叫我师兄,真是不懂规矩。” 何挈冷哼一声,看向曹仲孚,冷声道:“你又是谁,莫非是此人的同伙?” “何挈师兄别误会。” 曹仲孚对何挈拱了拱手,脸上带着淡淡的温和微笑,给人胸有成竹的感觉。 仿佛华擎剑门弟子何挈,在他的眼里,只是一个普通人。 他的作态,让何挈的目光更显冰冷,沉声道:“别误会什么?你有话就说,别支支吾吾,浪费我的时间。” 曹仲孚笑了笑,拱手道:“何师兄,其实我……” “站住!” 没等曹仲孚把话说完,何挈暴喝一声,嗖的朝着前方飞去。 众人定睛一看,这才发现,就在曹仲孚和何挈说话的时候,陈阳就跟没事人似的,往巨剑石雕飞过去。 何挈…… 被无视了。 “想要硬闯剑门吗?” 何挈追向陈阳,挥手一掌,掌影朝着陈阳轰击而去,虽然攻击力不是特别强,但速度相当快,直追陈阳。 “不好!” 夏桑大惊失色。 曹仲孚也皱起了眉头,他倒不是担心陈阳的安危,而是觉得自己出面,却落得如此尴尬,有些丢了脸面。 轰隆。 眨眼之间,陈阳就被淹没在那道掌影之中,鲜血飞溅,化为齑粉。

上一篇   第3969章 针对

下一篇   第3971章 装逼侧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