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1章 装逼侧漏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3971章 装逼侧漏

眼看陈阳被瞬间轰杀,在场之人都大吃一惊,没料到胆敢与何挈叫嚣的陈阳,居然如此脆弱。 “他……被杀了……” 夏桑望着漫天血雾,眼中满是惊骇之色,眉头紧锁,一阵后悔,没能在陈阳临死之前,向陈阳道歉。 可是现在,再也没这个机会了。 这让她心里,颇为内疚。 “原来是个疯子,想自寻死路。” “这何挈师兄到底是什么来头,公然在这里杀人,似乎不符合华擎剑门的门规吧。” “一个普通修者的死亡,又有谁会在意。” 众人低声议论起来,突然发现,空中除了何挈之外,还有一个曹仲孚。 对了,此人刚才似乎要给那疯子出头,却不料疯子和何挈,都无视了他,这可是够尴尬的。 一时间,众人看向曹仲孚的眼中,都带着几分戏谑、调侃的神色,让曹仲孚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。 原本想要借机出风头,没想到闹得这般下场。 不过,面子还是得挽回来。 “何师兄,那人虽然狂妄,但罪不至死,你这样将他击杀,却是有些太过分了。” 曹仲孚对着何挈的背影,朗声喊道。 闻言,众人一愣。 刚刚一人被杀,现在还有人来挑衅,今天这是怎么了,难道都不怕华擎剑门弟子了吗? 就在众人如此想的时候,却见何挈望着远处,纹丝不动,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淡淡的凝重之色。 难道,他真的怕了? 这可怪了,华擎剑门弟子,在华擎星,居然会怕别人? 而且曹仲孚的境界,还不如何挈高。 虽然众人疑惑,但何挈毫无反应,却是给了曹仲孚胆子,接着道:“何师兄,刚才那人罪不至死,希望以后你对这种人,给个教训便是,何必杀人夺命,太残忍了。” 这句话说完,曹仲孚觉得自己装逼装够了,也应该见好就收。 毕竟此刻他已经给一众前来参加剑选的修者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等到进入剑门之后,不知多少人会投靠他,这对他未来在华擎剑门的发展,有天大的好处。 当然,他之所以敢这样装逼,也是因为有靠山。 此时全场已是一片哗然,却见一直没吭声的何挈,突然回头看向曹仲孚,眼中闪过冷芒,沉声道:“你认识刚才那个人,你在为他出头?” 曹仲孚拱手道:“不瞒何师兄,刚才那人,和我有些关系。” 说完这句话,曹仲孚瞄了眼夏桑,想要示意夏桑,自己这是看在夏桑的面子上,才会出面。 可他却发现,夏桑一直盯着陈阳粉身碎骨的方向,愣在那里,根本没关注自己这边。 曹仲孚皱了下眉头,但也没在意。 一个死亡的人,难道还能和自己争女人不成? 不过接下来何挈的一句话,却是令他大感意外,只听何挈沉声问道:“既然你和他有关系,那你告诉我,他现在去了哪里?” 他去了哪里? 不是刚刚被你杀了吗? 对于何挈这个问题,所有人心里都感到茫然。 毕竟,陈阳被杀,是众人亲眼所见。 不过,达到精相中期的何挈,却是看破了陈阳的风镜奥义,知道自己打破的是一道镜像。 只是,他不知道,本体去了哪里? 曹仲孚愣了下,笑道:“何师兄这是何意,你杀了他,却问他在哪里,这是调侃我吗?” “看来你也不知道。” 何挈眼中闪过冷芒,朝着曹仲孚飞过来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把你拿下,逼迫那小子出来。” “何师兄,你要动手?”曹仲孚神色镇定,笑道:“在你动手之前,我认为很有必要告诉你,我的大伯是华擎剑门的执事曹煜。你若是不想得罪他的话,你最好是停手。” 华擎剑门的执事,那就意味着境界达到了魄相前期。 曹仲孚正是有这个靠山,所以才有恃无恐。 而在众人看到,华擎剑门执事的确是相当强横的存在,一般人绝不敢招惹。 不知何挈底细的众人,此刻皆是想,何挈应该会有所忌惮。 可惜,众人都想错了。 何挈冷哼一声:“别说你是曹煜的侄儿,就算你是曹煜本人,也不敢如此威胁我!” 此言一出,众人心神巨震。 何挈到底有什么背景,居然连华擎剑门的执事也不惧,难道他的背后,是长老吗? “先把你拿下!” 就在曹仲孚惊讶之时,何挈挥手一掌,掌影汹涌,直奔曹仲孚而去。 曹仲孚大惊失色,没想到自己装逼竟然侧漏了,对方根本不给自己面子。 此刻面对何挈的攻击,他无法抵御和闪避,必然被重伤。 他心里是后悔不已,慌忙求饶道:“何师兄,且慢,我……” 没等他把话说完,掌影近在咫尺,把他吓得心惊胆战,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 眼看掌影就要将他淹没击杀。 突然。 旁边一道星芒激射而出,拦截住了掌影。 砰轰。 掌影消散,星芒穿透而过,朝着远处飞去,威力显然比掌影强了不少。 众人目光一亮,朝着星芒激射来的方向看去,没想到居然还有变故,不知是何人出手。 “是你!” 何挈也看了过去,眼中露出愤怒之色,那人正是陈阳。 原本陈阳不想和何挈掺合,打算进了华擎剑门之后,再慢慢算账。 可是不料,那曹仲孚居然站了出来,要为他出头。 当然,他知道曹仲孚是为了装逼。 但他却想弄明白,为何曹仲孚偏偏要帮他。 所以他立刻出手,挡住了何挈的攻击。 曹仲孚劫后余生,瞪大的眼睛中,满是惊恐之色。 刚才那瞬间,他真的以为,自己要被打成重伤,那可不是丢脸,很可能丢命的。 他平复了下心情,朝着陈阳看去,更是目瞪口呆。 出手救自己的人,居然是自己要救的人。 这…… 也太尴尬了。 可问题是,刚刚陈阳明明被杀了,为何此刻还活着? 不止是曹仲孚,其他所有人,心里都是这个问题。 夏桑拍了拍被束缚的胸脯,长长呼了口气:“还好他还活着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3970章 被无视了

下一篇   第3972章 刑堂处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