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2章 刑堂处置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3972章 刑堂处置

何挈见陈阳现身,目光更是阴冷,沉声对陈阳道:“你居然还敢现身,这一次,我不会让你的奥义得逞。你胆敢挑衅、无视我,我必然要你付出代价。” 话音一落,何挈猛然出手,这次他没有再掉以轻心,使出了自己的奥义。 他的奥义是风之奥义,增幅速度和力量。 此刻他和陈阳的距离很近,加上风之奥义对速度的提升,他不相信,陈阳还能躲开。 掌影如风,嗖的攻向陈阳。 只是眨眼间,便到了陈阳的面前。 众人大惊,都没想到,何挈出手会如此果断。 夏桑的心悬起来,刚刚还庆幸陈阳活着的她,此刻又是担心起陈阳的安危。 而曹仲孚生怕何挈对付陈阳之后,来收拾自己,他连忙朝着下方飞落,想要躲到人群之中。 就在这时,陈阳挥手而出,一道星芒从他的指尖释放,迎击向前方的掌影。 砰轰。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一声巨响发出,指尖星芒穿透了威势凶猛的掌影,去势不减,轰击向何挈。 “怎么可能?” 何挈大惊,他不敢相信,精相前期的陈阳,居然如此轻易,便打破了自己的掌影。 事实如此,由不得他不信。 砰轰。 他来不及闪避,被星芒击中,爆出一团血雾,整个人朝着斜下方冲击下去,轰隆砸在山林之中,丛林崩碎,山地凹陷,腾起漫天烟尘,不知其所踪。 轰隆巨响渐渐停歇,刚刚还以为,陈阳这次逃不掉的众人,都已是傻眼了。 一招,秒了何挈。 这…… 不可思议啊。 众人这才意识到,不是陈阳嚣张,而是何挈根本就没有和他相提并论的实力。 “太强了,如果我有这么厉害,就不愁进入华擎剑门了。” “别痴心妄想,他这是越级战斗,他是天才。” “别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,在刚才那人搬出剑门执事的时候,何挈没有丝毫的畏惧,说明他在剑门有靠山。既然如此,此人必然会被追究的。” “可惜了,他不该这么莽撞。” …… 全场议论纷纷,夏桑则是瞪大眼睛盯着陈阳,心头惊叹道:“他居然这么强!” 就在夏桑盯着陈阳的时候,突然,陈阳转头,朝着她这边看过来。 她心头一跳,以为陈阳是在看她。 她想到自己和陈阳的误会,脸上浮起红晕,有些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前解释一下。 不过,接着她却发现,陈阳不是看她,而是看向正朝着她这边飞过来的曹仲孚。 曹仲孚此刻也懵了,整个剧情,完全没有按照他的想法演绎,让他丢尽了脸。 而且,陈阳的目光看过来,让他如芒在背。 他不想再被陈阳盯上,这个人,比何挈还恐怖。 “原来如此。” 陈阳见曹仲孚飞到了夏桑的身旁,略一思索,便明白了怎么回事,肯定是夏桑认识曹仲孚,让曹仲孚帮忙。 “看来,她已经知道是误会了。” 陈阳心里暗道,没有多停留,嗖的朝着巨剑石雕飞去,打算进入剑门。 不料,突然一道人影,嗖的出现在他的面前,是一名身着长袍的老者,精相后期的境界,星能磅礴,底蕴深厚,显然不是一般的精相后期修者。 “是卢松。“ 人群中,有人低声道。 原来这老者,正是负责此次华擎剑选纪律的人,在场报名的修者,都认识他。 虽然他不是总管剑选,但境界和身份在那里摆着,依旧让人敬畏。 此刻他的出现,众人知道,肯定是为了何挈。 嗖。 紧接着,两道身影,从何挈坠落的地方飞来。 却是一名华擎剑门的弟子,抱着昏迷的何挈,出现在卢松的身后。 卢松看了眼何挈,对陈阳道:“这位朋友,你把剑门弟子打成重伤,就这么离开,似乎不太好吧。” 陈阳看向卢松:“我没有离开,而是要前往剑门,因为我也是华擎剑门的弟子。” “啊,他是剑门的弟子。”夏桑心头一惊,仿佛发现了新大陆。 不止是她,在场许多人都心头吃惊。 不过卢松却是疑惑,道:“我虽然不能把剑门弟子全部认完,但你实力如此强横,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。我相信,剑门之中,绝没有你这个人。” 陈阳道:“我是章经纶执事,在烈罡星进行无上大招,招收的弟子。” “你是陈阳!?” 卢松目光一亮,却是知道陈阳。 陈阳点头:“是我。” 得到确认,卢松皱起眉头,看了眼何挈,又看了眼陈阳,一脸沉思的表情。 他和章经纶、陈阳都没仇,但和何挈也不交好,两边都关系不远不近,此刻这局面,却是让他感到为难。 思索了下,他决定,公事公办。 他对陈阳道:“既然都是剑门弟子,那么就按照剑门的门规处置,还请陈师弟与我进入剑门,前往刑堂,听从处置。” 陈阳看出卢松的意思,也不想为难对方,点了点头,跟着卢松朝巨剑石雕飞去。 至于刑堂会不会秉公处置,陈阳已经有所预见。 何挈如此有恃无恐,在剑门肯定有大靠山,既然如此,刑堂必然会偏向何挈。 眼看他们飞走,众人这才缓过神来,一片议论之声,纷纷好奇,最终陈阳和何挈,到底会是什么下场。 “希望他没事!” 夏桑心里默默为陈阳祈祷,想着若是要给陈阳解释的话,那么自己就必须进入华擎剑门才行。 看来,得努力了。 曹仲孚走过来,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,道:“夏桑兄弟,没想到你那朋友实力如此强横,实在出乎意料。” 夏桑回过神来,看了眼曹仲孚,心生厌恶。 她原本以为曹仲孚人不错,但经过刚才的事情,她已是看出了端倪,对曹仲孚没有半点的好感。 “他的实力,出乎我的意料。” 夏桑随口回了句,朝着远处走去,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曹兄,我们还是各走各吧。” 曹仲孚面色一沉,看着夏桑的屁股,眼中闪过一抹阴险之色,冷哼一声,转头而去。

上一篇   第3971章 装逼侧漏

下一篇   第3973章 徇私枉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