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7章 以势压人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3977章 以势压人

“陈阳是谁?” “难道是那个用赤星石换取灵石的弟子,夜神宗是来找赤星石的?” “一块赤星石,倒也只得夜神宗派人前来。” “可赤星石已经给了全一道长使用,难道还要道长交出来?” “交不交不知,陈阳肯定是在劫难逃。” 得知夜神宗是来找陈阳的,一众华擎剑门的弟子,都想到了陈阳。 何挈心里思忖,希望夜神宗是来要陈阳的命。 章经纶、夏桑、李芷芙等人,则希望陈阳千万不要出事。 尤其是章经纶,他知道陈阳去过天摩星域,那里是夜神宗的发源地。 事情,只怕不是好事。 林渊思索了下,对元血盈问道:“不知诸位,找我华擎剑门的弟子陈阳,有何事?” 元血盈并不认为,华擎剑门胆敢不交人。 他直言道:“那叫陈阳的人,在天摩星域苛摩星,接连杀害我夜神宗弟子。而且,他实在是胆大包天,居然敢在夜神翼宗主的故居,杀害宗主大人的徒孙天破奴。所以,我们前来此地,便是要捉拿他。” 哗。 顿时,全场一片哗然。 众人得知陈阳所作所为,觉得元血盈评价的胆大包天,一点也不过分。 夜神宗是什么宗派? 整个大梵界第六。 夜神翼是什么人? 整个大梵界,排名前十的强者。 现在,陈阳杀了夜神宗的人,还是夜神翼的徒孙,这简直是捅破了天。 这责任,就算整个华擎剑门,也绝对是兜不住的。 只怕,只有交出陈阳,息事宁人。 “他竟然干出这种事……”章经纶皱了下眉头,完全没料到,陈阳去一趟天摩星域,就搞出这种事情来。 别说章经纶,整个剑门,也扛不住夜神宗啊。 剑门这边为首的林渊,思索了下,对元血盈道:“竟然有华擎剑门弟子,干出这种事情,实在是出乎意料,还请诸位与我前往剑堂,看看此事如何处理。” 还得看看如何处理,林渊显然是想拖延时间,想办法保住自己门内的弟子。 虽然他也敬畏夜神宗,但不能因为华擎剑门弟子杀了对方的人,就交出去。 那样的话,面子是小,最重要的是,林渊自己过不了心里那关。 毕竟,作为门中长辈,理应保护门中弟子才对。 当然,如果陈阳真的是胡作非为,他就要交人出去。 可是,元血盈却不想浪费时间,沉声道:“林前辈,莫非你不想交人吗?” “我可没这样说。” 被精相巅峰修者如此咄咄逼人,林渊脸上闪过一抹愠色,随即笑道:“我只是说,我们应该坐下来,谈谈如何解决这件事。如果真是陈阳滥杀无辜,别说交人,我就算当着你的面,把他杀了也行。” 面对林渊的强势,元血盈双目一瞪,险些发火。 可这毕竟是华擎剑门,且他实力也不够,仗着夜神宗的背景,别人还忌惮他,万一真的惹怒了对方,把他杀了也就杀了,就算夜神宗报仇,也救不活他。 沉默了下,他对林渊道:“无论是什么原因,既然陈阳杀了夜神宗的人,那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。 如果你们不交人,我倒是可以离开。 但之后前来华擎剑门的人,可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。” 这话摆明了,若是华擎剑门不交陈阳,那元血盈便请示夜神宗,攻打华擎剑门。 林渊倒还按捺得住,可他身后不少魄相境修者,都面色变得难看,不愿为了一个小小的弟子,去冒险。 何逑开口道:“林渊,一名弟子而已,为了整个华擎剑门,舍弃又如何。” 当即有其他几人,附和何逑的话。 言外之意,就是交出陈阳,把事情解决。 在他们看来,一名普通弟子,根本就不值一提,没必要让华擎剑门为其负责。 可林渊林渊,听到这番话,却是面露愠色。 他经历了华擎剑宗到华擎剑门,对这个宗门有很深的感情,也很有归属感、荣耀感。 他认为每一个华擎剑门的人,都应该团结互助。 现在,仅仅因为夜神宗很强,在没弄清楚情况之前,何逑等人居然就要交出陈阳,让他十分愤怒。 因为在他看来,何逑等人,和当年华擎剑宗之乱时,那些内奸、叛徒,并没有多大的区别。 他不止愤怒,还颇为心塞。 就华擎剑门现在这些人,一盘散沙,毫不团结,要想让剑门重回巅峰,谈何容易。 当然,这些人毕竟是少部分。 不然的话,林渊早就心灰意懒,归居田园了。 何逑等人的话,让元血盈脸上露出了冷笑,这帮人,终究是怕自己的。 作为精相境修者,让魄相境害怕。 这种感觉,何逑很熟悉。 因为许多人面对他的时候,都是这样。 他颇为自傲,对林渊笑道:“林渊,他们说得很对,没必要为了一个弟子,搭上整个华擎剑门,不是吗?” “林渊,不用再思考了,交出一人,换夜神宗的安全,有何不可。”何逑再次道。 林渊眼中的怒火,更旺盛了。 敌人的逼迫,他还能忍。 可何逑等人的吃里扒外,让他寒心。 他看向何逑,冷声道:“用一人,换夜神宗的安全,这就是你的处事准则?如果这个人,是你孙儿何挈,甚至是你呢?” 何逑面色一凝,大义凛然道:“如果用我,可以让整个剑门安全,我绝不会有丝毫的退缩。” 这显然是空口说白话,可林渊还真没办法反驳。 “哼!” 林渊冷哼一声,不再和何逑争辩,对元血盈道:“就算要交出陈阳,也得让我们知道,具体到底是什么情况。你随我来剑堂,我们再商议。” 说完,林渊径直往下飞去。 众人没想到,他居然如此果断。 空中大部分魄相境的剑门修士,都随林渊而去,只剩何逑等几人。 元血盈被晾在那里,气得面色铁青。 可是,对方不给面子,他还真不敢发怒。 “这位朋友,请。” 这时,何逑上前邀请道,让元血盈好受了些,跟着往剑堂而去。

下一篇   第3978章 咄咄逼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