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9第399章暴打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399第399章暴打

王奎盯着地上的红狼部女子观察了一会,脸上满是兴奋激动之色,最后他走到了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子旁边停下。 他慢慢蹲下来,刷的一下揭开了女子眼前的黑布,露出了女子明亮的眼睛。 “唔唔唔……” 女子双眼突然能视物,当看到眼前的王奎时,她脸上满是震惊意外之色。 她完全没有料到,把自己掳到这里来的人,竟然是族人敬爱的理老。 “你别误会,我可不是王奎那个丑男。” 眼前这个王奎的声音很尖细,让人背脊寒,和真正的王奎判若两人。 女子这下更是茫然了,只觉今天理老的眼神、表情、声音都换了个人,唯独样貌没变。 “我就是喜欢你们这种感到意外的小眼神。” “王奎”嘴角露出狰狞的笑意,抬手捏着女人的下巴,舔了舔舌头,突然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,俯身朝着女人的脸上咬去。 “唔唔唔……” 见此,女人吓得面色都白了,努力的呼喊,声音却只是在喉咙里打转。 眼看“王奎”的牙齿就要咬在女人的脸上,陈阳身形一动,抓起屏风后的一把苗刀,从屏风后冲了出来。 此时,“王奎”背对屏风,陈阳毫不犹豫,一刀朝着“王奎”的脖子砍了下去。 “唔!” 女人看到苗刀落下,本来要“啊”的惊呼,却变成了“唔”的声音。 刹那间,刷的一下。 苗刀毫无阻碍,从“王奎”的脖子穿过。 可是,没有脑袋落下,也没有血液飞溅出来。 这一刀,仿佛砍在了空气上一般。 簌的一下,“王奎”的一身衣服,软塌塌的落在了地上,仿佛之前根本没人穿过。 “金蝉脱壳!忍者!” 陈阳眉毛一挑,心说忍者是和自己过不去吗,最近老是找自己的麻烦。 不过对方能把“金蝉脱壳”使得如此娴熟,显然是位忍术高手。 “哼哼,我还以为你能藏多久,原来这么没耐心。” 房间里响起阴徹徹的声音,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,让人无法定位。 突然,陈阳背后的屏风撕裂开,一把一米五的太刀,从屏风后刺了出来,直奔他的后心。 陈阳头也没回,反手苗刀就往后挥了出去。 铛。 苗刀和太刀撞击在一起,出金石齐鸣的声音,令人耳膜颤。 陈阳转身,一脚把屏风踢倒,后面哪里还有半个人影。 “哼哼,雕虫小技。” 陈阳冷笑一声,身形往前跑去,一脚踹向了旁边的一个衣柜。 “错了。” 天花板上传来声音,一道人影出现,正是“王奎”。 “王奎”手握太刀,从上往下,刺向陈阳的天灵盖。 “不,错的是你。” 陈阳冷笑一声,这次他没有用苗刀,而是身形一侧,躲开了太刀之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把抓向对方的手腕。 “王奎”面色一变,这才知道自己中计,陈阳攻击衣柜,不过是故意引诱他出来,想要把他擒拿住。 忍者的优势就是隐匿突袭的忍术,如果被陈阳擒拿,他的优势就彻底没有了。 他连忙用力扭腰,同时收手,往左边闪开。 可是陈阳的度和反应更快,猛的变招,放弃擒拿他的右手手腕,直接抓向了他的右腿。 啪一下,陈阳抓住了对方的脚踝。 “看你还往哪里逃!” 他冷喝一声,抓着对方的腿,犹如提着一根木棍,直接朝着地下拍打而去。 “王奎”只觉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,他挥动手中的太刀,砍向陈阳握住他脚踝的那只手臂。 太刀刀芒闪过,可是却比不上陈阳拍打的度。 砰。 巨响传来,“王奎”重重的撞击在了地板上,由于力量太大,直接把木质的吊脚楼地板砸出了个窟窿。 咔嚓的声音响起,也不知是木材碎裂的声音,还是骨骼碎裂的声音。 哗哗哗。 二楼破掉的地板掉落下去,下面也不知是什么房间,黑漆漆的一片,并没有人。 “王奎”耷拉在地板窟窿的边缘,他整个人直接被拍得晕头转向,鲜血横飞,只觉身体都快散架了。 而他手中的太刀,也是不翼而飞。 “你竟然对这些女孩,干出那么恶毒的事情,你可真不是人!” 陈阳冷喝一声,抓着“王奎”的脚踝,用力提起来,使劲地抽在了地板上。 咔嚓。 地板上又出现了个窟窿,“王奎”的身上飞出来一些暗器等物件,以及几个女人的肚兜,散落了一地。 陈阳没有停,又是接连几下,地面出现了好几个窟窿,把“王奎”拍得是满身血污,神志不清。 而“王奎”脸上的易容也被破坏,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,不过,却少了十几颗牙齿,多了几十道伤痕。 此时,陈阳辨认出此人的身份,赫然就是蛊惑施永航的日本人,东野明吾。 “果然是你。” 陈阳冷哼一声,眼中无尽的杀意,吓得“王奎”尿都流了出来。 今晚有人通报陈阳来了,他就留了个心眼,本以为自己能够把陈阳搞定,可是没料到居然会败得这么惨。 “生了什么?” “好像是理老的房间传来的声音,莫非是有人刺杀理老。” “不好,楼外巡逻的兄弟被打晕了,有刺客进去了,大家赶紧去帮理老。” 此刻,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,陈阳和东野明吾的打斗,已经引起了红狼部部卫的注意。 很快,房门被推开,红狼部部卫在统领江奇的带领下,冲了进来。 当他们看到满是窟窿的地板,以及被陈阳提着脚踝拖在地上的血人时,都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眼中充满了愤怒,都把穿着理老衣服的血人当成了王奎。 然后他们看见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女人,顿时勃然大怒,彻底按捺不住了。 “你这个混蛋!” 部卫统领江奇大吼一声,就要动手。 “江奇,退下。” 陈阳大喊一声,把江奇喝止。 江奇愣了下,这才现,眼前之人是几年前,救了整个红狼部的陈阳。 他疑惑道:“陈……陈先生,你怎么在这里?为什么对理老下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