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4章 看不见的人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3994章 看不见的人

对方的杀意,让陈阳明白,自己如果拒绝加入夜神宗,那么眼前这个人,就会把自己杀了。 夜神翼好狠毒,天赋高的修者,要么成为夜神宗的弟子,为夜神宗效力,要么死亡,失去未来。 这相当于是在建设夜神宗的同时,也在抹杀任何潜在可能存在的敌人。 “小兄弟,夜神宗是整个大梵界排名第六的宗门,并且夜神翼大人天赋卓绝,日后未必没有让夜神宗更强的可能,你若是加入夜神宗,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的。” 胡尊见陈阳拒绝,并没有立刻出手,而是劝说道。 不是他心善,而是办事流程如此。 陈阳摇了摇头:“我对加入夜神宗,没有丝毫的兴趣,你就打消游说我的想法吧。” “你确定不加入夜神宗?” 胡尊眼中闪过冷芒,一股凶悍的气势将陈阳的笼罩,他身体周围弥散开星能和魔气,给人凶戾阴森的压迫感。 当然,这种压迫感,对陈阳来说,没多大的感觉。 陈阳道:“若是不答应,就杀了我吗?” “对。”胡尊没有过多解释,淡淡点了点头,道:“你尽快做出决定,我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。” 陈阳问道:“此次传道,有所感悟的人,此刻都面临和我相同的局面?” “是的。”胡尊点头。 陈阳冷笑一声:“呵呵,夜神宗的手段,可真够狠辣的。” “看来,你是不想答应。” 胡尊面露杀意,突然一掌,朝着陈阳攻上来,喝道:“既然不答应,那你就下地狱去吧。” 对于杀死一个无辜之人,胡尊毫无手软。 “白痴。” 陈阳不屑地摇了摇头,伸出右手,虚空而握,破虚掌从虚空中钻出来,一掌将胡尊死死地握住,不能动弹分毫。 “啊!?” 胡尊面露惊容,立刻使出全力,并且释放出了体之法相和奥义,想要把掌影震碎。 可掌影只是鼓动了两下,就没有了动静。 他的力量,根本无法撼动。 “这是什么?” 他大惊失色,看向陈阳,不敢相信,一名精相境后期的修者,居然拥有如此强横的力量,把他这个精相巅峰压制得死死的。 陈阳右手发力,掌影收缩,道:“不好意思,我比你强,你的任务,完成不了了。” “不,别杀我,夜神宗知道我来对付你,若是我死了,他们肯定会追究的。” 胡尊急切道,即使他是精相巅峰的修者,也不能淡定地面对死亡。 不过,陈阳没有手软。 当他手掌握紧,破虚掌力量压迫之下,胡尊瞬间便被捏爆,当场死亡。 “其他人,应该都会欣然接受,加入夜神宗吧?” 陈阳喃喃了句,将胡尊的纳戒收走,身形一动,沿着溶洞中的暗渠,朝着下游走去。 等他离开之后,两道人影,从暗处闪现出来。 其中一人,赫然是翟煌。 另外一人,整个人笼罩在一团魔气之中,看不见到底是什么样子。 可奇怪的是,魔气十分稀薄,甚至能够看穿,却偏偏看不到这个人一丝一毫。 “哈哈,不愧是小少爷,继承了小姐的血脉,实力好强。” 翟煌望着陈阳离开的方向,大喜道。 那团魔气道:“小姐现在不能和他相认,不过,应该很想念他吧。” “哪有母亲不想念孩子的。” 翟煌理所当然地说了句,道:“我得先走了,你跟着小少爷,直到他安全离开。” “嗯,我正好看看,他如今在哪里落脚。”魔气道:“之前据说是在华擎剑宗,但后来好像离开了。” “你先保护他一段时间。”翟煌缓缓腾空,然后远去。 …… 三个时辰之后,陈阳的离开了黑风岗。 此刻在他的纳戒中,多了一株通体湛蓝的灵草,长着四片叶子,一朵拳头大小的冰蓝花朵。 “冰玄银嚢花,这东西若是服下,我分分钟便能进阶精相巅峰。 没想到,如此轻易,就得到了这株灵草。” 陈阳看了眼纳戒中的灵草,心里暗喜道。 虽然花费了一些时间,但冰玄银嚢花,可以让他节约更多的修炼时间。 而且,寻找、采摘灵草的过程,都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。 这下子,他确定,那个给自己灵牒的人,是真心在帮助自己。 可是,那人是谁呢? “整个华擎剑门中,有谁能发现我,并且帮我?该不会,真是全一道长吧?” 陈阳心里暗道,觉得全一道长帮助自己的可能性最大。 不过,这件事,要想求证,也不容易。 他没多想,打算先回华擎剑门,利用冰玄银嚢花修炼。 到达来华城,他让夏杰想办法联系了李芷芙,然后让李芷芙带着他,进入了华擎剑门,住在了李芷芙那里。 虽然不能去凌牙峰的洞府,但整个华擎剑门范围内,星能、灵气的浓郁程度,比华擎星其他区域,也高出了许多。 所以,陈阳还是要回来修炼。 能多利用一分资源,提升便快一分。 不过,就在他回到华擎剑门的时候,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,从凌牙峰的方向传来: “令悟鳯,既然来了,为何不现身?” 这道声音蕴含强大的气势,在整个华擎剑门中回荡,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 陈阳站在院内的屋檐下,朝着空中看去。 一名身着灰袍的精瘦老者,从凌牙峰的方向飞到了巨剑石雕的前方,然后停下来,看向了前方虚空。 他的出现,惊动了整个华擎剑门。 陈阳隐约听见,外面传来声音,说这位老者,就是全一道长。 “他就是张三丰!” 陈阳看着空中的老者,只觉其气势非凡,加上心里对张三丰的认知,他不由的心生敬佩。 这时,华擎剑门其他魄相境的修者,纷纷腾空而起,到了全一道长的身旁。 全一道长还算镇定,可包括何曙在内的魄相境修者,此刻一个个的,全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 可是,明明空中,没有其他任何人啊? 刚才全一道长叫的“令悟鳯”,又是何人,居然一来,就惊动了全一道长。 “令悟鳯,我已发现你,你又何必再遮遮掩掩。” 全一道长脸上露出不悦之色,对面前虚空道。

下一篇   第3995章 被发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