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0章 好人,坏人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020章 好人,坏人

赵飞榭的尸体,倒飞出了避风台的区域,正好一道强劲的能量风暴席卷而过,他整个人瞬间被绞碎成了齑粉,随着能量风暴,飘散而去,不知所踪。 星陨剑阵笼罩的破虚掌,还悬停在刚才赵飞榭的位置。 陈阳站在原地,没有动。 避风台,一片寂静。 杨中书、崔娇二人,都目瞪口呆地盯着陈阳,心脏砰砰砰地直跳,吓得瑟瑟发抖。 在他们眼里,随意便能击杀的陈阳。 居然强横扭转局势,一招把赵飞榭给杀了。 实力,不可抗衡。 这一切,仿佛做梦一般,那么地不真实。 他们意识到,这次可能惹到了,一个真正可怕的天才。 杨中书犹豫了下,露出一脸后悔的表情,砰咚跪伏在地,飞快地跪爬向陈阳,哀求道:“公子饶命,是我们有眼无珠,我知道错了,请公子放过我,我为你做牛做马都可以。” 陈阳看着杨中书,脸上露出鄙夷之色。 “饶了我吧,我知错了。” 杨中书跪爬到陈阳的面前,磕头求饶,哪里有半点魄相前期修者的气魄,就连地痞流氓也不如。 不过,就在这时,突然,他猛地在地上一蹬,手中出现一把长剑,近距离朝着陈阳攻去。 长剑凝聚星能,他释放出奥义,把自己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。 他不信,这样偷袭,还杀不了陈阳。 至于刚才的求饶,自然是他演的。 陈阳杀赵飞榭的时候,没有丝毫手软,这显然是个出手果断之人,杨中书丝毫不认为求饶有用。 他要做的,是偷袭,杀了陈阳。 砰轰。 剑芒击中陈阳,爆裂开漫天血雾,令杨中书大喜过望,没想到偷袭居然如此简单。 此人实力虽强,可防备心太低。 先前出手相救自己几个不相关的人,就已经是愚蠢的行为,现在居然不防备,死有余辜。 “崔师妹,快找他躲避能量风暴的宝物。” 杨中书猛地站起,对身后的崔娇喊道。 可当他一回头,他却发现,刚刚明明被自己击杀的陈阳,居然出现在崔娇的身后,怀里抱着段甯馨,十分镇定地站在那里,毫发无伤。 这是怎么回事,刚才死的…… 对了,镜像。 他之前攀登灵藏峰的时候,就使用过这招,像是瞬移一般。 避风台能避开能量风暴,但却无法避开干扰。 因为能量风暴汹涌波动,杨中书的感知力受到了影响,不然的话,陈阳的二重风镜奥义,还不能做到无声无息地躲开。 有时候,战斗的环境,也非常重要。 砰咚。 杨中书,再一次跪了下来。 他没有跪爬向陈阳,停在原地,不断磕头道:“公子,我知错了,我……” “不用求饶,我不杀你。” 陈阳摇了摇头,指向杨中书身后的洞窟。 杨中书回头,只见一道强横的魔气炮弹,嗖的冲击而来,攻向他的后背。 他大惊失色,这才想起来,没有陈阳的遮掩,魔气炮弹便会攻击他。 仓促中,他连忙起身,想要抵御魔气炮弹。 但就在这时,悬停空中的破虚掌落下,两根手指将他紧紧捏住,不让他移动。 接着。 砰轰。 魔气炮弹击中了的杨中书,他整个人爆裂,血液飞洒,但被立刻握紧的破虚掌禁锢。 破虚掌往外一甩,已经碎裂的尸体,飞落下了避风台。 结局,和赵飞榭一样,化为齑粉。 陈阳目光一转,看向了崔娇。 赵飞榭和杨中书接连被杀,崔娇已是懵了,对陈阳充满了恐惧,不敢有半点反抗之心。 她瑟瑟发抖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 “害人之心不可有。” 陈阳摇了摇头,右手移动,破虚掌到达崔娇的头顶上方。 突然,陈阳怀里的段甯馨,开口道:“不要杀她,她……” 砰轰。 没等段甯馨把话说完,破虚掌打下去,没有直接把崔娇镇杀,但却把崔娇打得飞入了能量风暴之中。 强劲的能量风暴,撕扯着崔娇的身体,她失去了控制,飘摇飞出几十米后,被风暴撕裂成了两截。 崔娇很漂亮,但是,并不能因为她漂亮,而让陈阳放过她。 正如陈阳那句话,害人之心不可有。 直到崔娇的尸体不见踪影,段甯馨才回过神来,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陈阳,她皱眉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 “我心狠手辣?”陈阳低头看着段甯馨,两人的脸相距不到十厘米,都能感应到彼此的呼吸。 段甯馨心头一跳,连忙把目光移开,沉默了下,摇头道:“刚才我们遇到危险,你出手相救,可是现在,你却把他们都杀了,我……不知道,你到底是好人,还是坏人。” “好人、坏人,重要吗?”陈阳笑了笑,道:“我自己,只要问心无愧即可。更何况,你知道,我其实是好人。” 段甯馨没有回答,但的确如陈阳所言,她认为陈阳是好人。 不过,这个好人,杀人有些太果断。 让段甯馨的心里,有些害怕的感觉。 “你伤势很重,应该不能继续攀登灵藏峰。” 陈阳把段甯馨放下,道:“你留在避风台,等我从灵藏峰下来的时候,我再带你离开。” “那魔气炮弹,会杀了我的。”段甯馨担心道。 魔气炮弹是老李设置的,陈阳相信,老李绝对有办法可以控制。 他立刻问了老李,得到老李讲述的方法,他在段甯馨的脸上抹了一把血,然后背上段甯馨,直奔洞窟中去。 他这一抹,却是把段甯馨给弄懵了。 这种亲昵的动作,让段甯馨心里是砰砰直跳。 靠在他的背上,段甯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不知陈阳刚才到底是何意? 进入洞窟,陈阳找到了释放魔气炮弹的石头炮台,把段甯馨的血液滴上去,然后照老李的方法做了后,魔气炮弹便不再攻击段甯馨。 “你在这里休息,我回来的时候,带你离开。” 陈阳对段甯馨叮嘱一句,并未多言,嗖的便离开了洞窟。 “喂,你……” 段甯馨想要说什么,可是陈阳不见踪影。 她秀眉微蹙,呢喃道:“来去匆匆,就连名字,也不愿意告诉我吗?”

上一篇   第4019章 无法阻止

下一篇   第4021章 青云观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