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7章 好高的天赋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047章 好高的天赋

破虚掌,刚才众人已经见识过,虽然玄妙,但此刻陈阳再次使出,在众人看来,他的力量不足,破虚掌是无法抵御古亟玉的云落归桥。 众人无不暗暗摇头,以为陈阳的奇迹到此结束。 他天赋纵然逆天,境界受限,终将落败。 可是,在破虚掌凝练的瞬间,整个无尽之漠的人,无不露出惊骇之色。 因为陈阳的星能强度、质量,明显比之前面对其他对手的时候,提升了好几成,令他破虚掌的威力大增。 “怎么可能,之前面对丁不妄的时候,他还未使出全力!” “魄相前期,居然拥有这么强的星能!” 众人心神巨震,觉得这个妖孽,未免妖得太过分了。 不过,纵然陈阳的星能强横,可他破虚掌的力量,此刻终究还是比古亟玉的“云落归桥”星芒逊色不少。 但破虚掌凝练刹那,陈阳纳戒中的星陨剑阵飞出,形成钢铁巨手,与整个掌影融合。 接着,火龙奥义、体术等等力量,也都释放出来。 最后,体之法相、精之法相、魄之法相,同时出现在陈阳的背后,力量加持在他的攻击中。 这瞬间,破虚掌的力量,陡然暴增,完全把云落归桥压制了下去。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。 砰轰。 一声巨响,钢铁破虚掌击中了云落归桥星芒,将其轰破,钢铁巨手继续往前冲击而去,在虚空中闪烁了下,竟是又穿过了一段虚空距离,直接出现在古亟玉的面前。 “啊!怎会如此!” 古亟玉大惊失色,没想到陈阳的攻击力,居然如此强横。 而且,破虚掌再次穿梭空间,他完全没有丝毫反应的时间,砰轰,整个人便被破虚掌击中。 鲜血飞溅,能量震荡,古亟玉往后倒飞出去,浑身鲜血淋漓,衣衫褴褛,狼狈不堪。 他身负重伤,但还保持清醒。 他的眼神中,满是不甘、愤怒的神色。 他不想输,他的目标是击败王衍,成为大梵小界会的第一名。 可是,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,想要停下来也做不到,朝着光幕战场之外飞去。 这时,钢铁巨手之上,飞剑脱离而出,追着古亟玉而去。 陈阳向来不会手软,既然树敌,那么就要把敌人彻底击溃,所以,他决定,废掉古亟玉。 不过,就在飞剑即将击中古亟玉的瞬间,古亟玉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,大喊道:“我认输。” 砰砰砰…… 飞剑击中古亟玉,都被阵法力量反震而回。 古亟玉松了口气,整个人飞出光幕战场的范围,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,但也无法飞行。 他控制着自己落地的方向,朝着石台而去。 一名蛮娑宗的弟子,连忙腾空而起,将古亟玉接住,这才避免了他摔在地上。 光幕战场中,只剩陈阳一人。 此刻,整个无尽之漠,处于一片寂静之中,落针可闻。 近处之人望着光幕战场,远处之人望着玄影壁,所有人都瞪大了嘴巴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古亟玉是公认排名前五的年轻一辈,所有人都认为,他会把陈阳击败。 可是,最终的结果,却反过来。 而且,陈阳只用了一招,就结束战斗。 这…… 给人很不真实的感觉。 毕竟,陈阳的境界,比古亟玉低了两重,且他还名不见经传。 也不知过了多久,整个无尽之漠,彻底的沸腾了起来。 “这……这到底是不是真的,他居然赢了古亟玉……” “当然是真的,这么多人看见的,这个叫陈阳的人,简直就是怪物,不能用常理来衡量。” “的确不能用常理衡量,你们发现了吗,在他出手的时候,他释放了三种法相。” “什么,三种法相,他难道凝聚了魄之法相?” “魄之法相都是在魄相境巅峰才能凝聚,可是他在魄相前期就凝聚,这明明不可能的事情,但我的的确确,是亲眼看到了。” “三种法相,怪不得战力如此强横。” “魄相前期凝聚魄之法相,大梵界中,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了。” “若是不夭折,这个叫做陈阳的青年,日后的成就,必然会非常非常高。” …… 一阵阵夸赞声,传入古亟玉的耳中,他本就惨白的面色,变得更加的难看。 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 古亟玉牙关紧咬,心里万分不甘,可是,他的确是败了。 他也知道,若是自己和陈阳正面交锋,即使全力出手,也未必,能够战胜。 毕竟刚才,他为了震慑全场,几乎全力以赴,依旧落败。 沉默了下,古亟玉看向身旁的蛮娑宗魄相巅峰长老,面色凝重道:“卞长老,我……” 卞长老摆了摆手,打断古亟玉的话,盯着空中陈阳的目光中,闪过一道杀意,沉声道:“此子不可留。” 闻言,古亟玉知道,蛮娑宗决定要出手杀陈阳。 的确,陈阳的天赋太高,若是留下来,日后必然是个威胁。 就在蛮娑宗的旁边,是霓裳冰宫的区域。 此刻萧偌盯着空中的陈阳,眼神中满是惊讶之色。 她自问面对古亟玉,也不可能胜得这么轻松,可是陈阳,却真的一掌就击败了古亟玉。 这,简直像做梦。 “原来,他不是自大,他真的很强,比我更强。我之前,还用一副说教的语气劝说,这……真是可笑。” 沉默了好一会,萧偌自嘲一笑,眼神中闪过尴尬之色。 接着,她的目光变成了凝重,然后是娇羞。 因为,她想到了,自己和陈阳之间的赌约,她从来都是信守诺言,之前既然答应以自己作为赌注。 那么,现在陈阳真的做到一招击败古亟玉,那么她就真的会把自己交给陈阳,成为陈阳的女人。 可如此重大的事情,萧偌心里难免会感到矛盾。 诚然,陈阳很强,且表现强势,作为女人,要说一点点也没感觉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 但毕竟,两人才刚认识不久。 而且,萧偌一直沉浸在修炼之中,不问男女之情,她还没有做好,把自己嫁出去的准备。 “唉,这件事……该怎么办?” 萧偌暗叹一声,眉头紧锁,一筹莫展。 “好高的天赋!” 就在这时,突然一道惊喜的叫声,从光幕战场上空的虚空中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