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4章 狠毒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064章 狠毒

何曙境界比林渊高,实力也更强,星芒攻向林渊,林润心神一震,自知不敌,连忙往后急退。 不过,星芒的速度极快,瞬息间便追上了林渊。 眼看星芒就要击中林渊,突然他面前人影闪现,赫然是全一道长出现。 全一道长双手在面前划动,奇异的力量,引动星芒,令星芒改变方向,冲天而起,消失在天际尽头。 “拜见掌门。” 林渊松了口气,连忙对全一道长行了一礼。 其他华擎剑门的人见全一道长出现,仿佛找到了主心骨,悬着的心都放松了下来。 全一道长面色凝重,没有看黑剑士一眼,目光直直地盯着何曙,沉声道:“与华擎剑门反目成仇,你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 何曙目光凝缩,脸上露出怨恨之色,道:“我不是反目成仇,我只是拿回我应得的!” “应得的,什么是你应得的?” 全一道长目光冷了几分,冷声道。 何曙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,直视全一道长,喝道:“我是你的外孙,你作为华擎剑门的掌门,难道,你不应该把华擎剑门交给我?” 什么? 何曙是全一道长的外孙? 当何曙的声音落下,无论是华擎剑门的人,还是坤御派的人,都是一脸惊讶、茫然、意外的表情。 这个消息,实在太劲爆了。 之前,没有一个人知道。 众人的目光,都朝着全一道长看去,想要知道他是什么反应。 全一道长此刻,心里也很惊讶。 他知道何曙是自己的外孙,但他以为,何曙并不知情。 沉默了下,他叹道:“原来,你早已知道了。” “怎么,突然觉得,对不起自己的良心?”何曙冷声道。 全一道长皱了下眉头,道:“我的确是华擎剑门的掌门,但华擎剑门不是我的。宗主是尧,掌门能者居之,你境界不如我,我也没死,你要我把掌门之位传给你,凭什么?” 何曙冷声道:“这不过是你的说辞罢了,你难道不能,将我培养成魄相巅峰,让我比你更强吗? 可是你呢? 你做了什么,你把我逐出华擎剑门,这就是你这个外公做的好事? 亲人,就是拿来这样对待的吗?” 这一声声喝问,让全一道长的面色越来越难看,内心的愤怒,也越来越强烈。 他压住怒火,对何曙道:“我的确在培养你,但你自己的天赋如何,你很清楚。 你能有现在的境界,花了不知多少珍惜的资源。 甚至,我把自己冲击碎空境的资源,也交给你使用。 可惜,你现在也不过魄相后期罢了。 至于你离开华擎剑门,是你自己背叛,而不是我逐出。 我身为华擎剑门的掌门,没能做到公平,屡屡对你偏私,我自问对不起华擎剑门,但对得起你。” “一派胡言!” 何曙怒吼一声,脸上露出愤怒之色,指着全一道长:“我今天便要杀了你,用自己的双手,夺得华擎剑门!” “杀了自己的外公,为了私欲?” 全一道长脸上露出苦笑,苦笑又变成了嘲笑,接着道:“更何况,你是凭自己双手吗?你身后的黑剑士,是来看热闹的?” “哼!” 何曙冷哼一声,退到了黑剑士的身旁,躬身行礼道:“黑剑士,拜托你了。” 黑剑士笑了笑,一双阴冷的眼眸盯着全一道长,沉声道:“魄相境中,我杀不了的人,加起来不到二十人。什么狗名张三丰,从没听说过。魄相巅峰的境界,也不过是纸糊的罢了。” “你竟敢嘲讽掌门!” “干掉这些坤御派的混蛋。” “杀了何曙这狼心狗肺的叛徒。” 见黑剑士出言不逊,一众华擎剑门的修者,都是大怒,做事便于对坤御派法器冲击。 “住手。” 全一道长抬了抬手,喝止了众人,语气郑重道:“我和黑剑士一战,决定胜负,其他人不得插手。” 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 何曙冷笑道,他并不希望双方大战,那样的话,损失惨重,对他掌管华擎剑门并不利。 “出手吧。” 全一道长看向黑剑士,刷的从纳戒中取出一把剑,剑刃上十二道圣级器纹流转,闪烁着黑白两种光芒,威势强横但不锋锐,给人一种圆润的感觉。 铮。 一声剑鸣响起。 只见黑剑士手中宝剑出鞘,是一把白色骨剑,剑刃古朴粗糙,看起来毫无质感,但却有种阴森的气势,将整片天空都笼罩。 无论是坤御派,还是华擎剑门的修者,都感到了压力。 “所有人后退五千米。” 全一道长大喊一声,众人立刻便往后退,没人愿意被这场战斗波及。 人群刚刚退去,黑剑士举剑便攻上去,释放出七重剑之奥义、体之法相、精之法相也都浮现在他的背后。 “灭命。” 黑剑士手中骨剑斩落,原本白色的骨剑,在这瞬间变成了漆黑的颜色。 他黑剑士的外号,便是因为这把剑而来。 之前,众人还诧异,为何是白剑。 此刻终于明白,原来这骨剑能够变化。 黑剑士并非魔道修者,他释放的星能是湛蓝的颜色,但在经过骨剑之后,剑芒便化作了漆黑的形态,宛若黑夜降临,铺天盖地往全一道长而去。 全一道长并未惊慌,手中长剑刺出,在虚空中花了一个圆,星能竟是形成一道阴阳鱼图的形状。 阴阳相生、阴阳相克、阴阳相合。 那阴阳鱼图仿佛活了过来,在虚空中旋转着,挡在了的全一道长的面前,牵动天地灵力,威势极快提升。 在他还未释放奥义、法相的时候,那阴阳鱼图的力量,已是直逼黑剑士的剑气。 众人无不露出惊讶之色,没想到全一道长的实力,已是到了这种程度。 不过,就在这时。 突然,全一道长口中噗地喷出一口鲜血,面色变得惨白,身前的阴阳鱼图崩碎,身后正在凝聚的法相也消散。 他的能量、气机,在这瞬间,跌落到了极点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还未被击中,为何他受伤了?” 华擎剑门的人,大惊失色。 全一道长甩手把手中长剑扔掉,怒视何曙,吼道:“你这孽孙,竟然在我的剑刃上下毒,早就有了害我之心!” 何曙大笑道:“哈哈哈,死老头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下一篇   第4065章 败在心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