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7章 张狂的夜骅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087章 张狂的夜骅

徐长天没动,文孽、薛九娘等人,也一样没动。 大家互相对视,眼神中充满了警惕。 此时,其他人宗门或是散修,也都回过神来,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 其实,邪王殿的大门已经开启。 那道光束,就是进入邪王殿的入口。 可是,只有陈阳一个人知道,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,此刻才知。 不过,邪王殿周围万亿人,此刻一片静默,明明都想得到邪王殿中的宝物,但却没有一个人胆敢抢先。 十大宗门就在光束周围,此刻谁过去,谁就是死。 就连十大宗门也互相忌惮,陷入了僵持之中。 就在现场一片寂静的时候,徐长天看向其他宗门,开口道:“与其互相攻讦,还未见到宝物便死伤惨重,我们不如保留力量,等进入邪王殿再说,何如?” 妖行宗,文孽第一个点头道:“我也认为,应该保留实力。” 霓裳冰宫,薛九娘笑道:“可问题是,邪王殿只有这么大,谁先进去,便抢占绝对的先机,我们谁先进去呢?” 蛮娑宗,应天啸道:“我认为,应该想一个公平的办法。不然,谁也不会愿意,落在最后。” 影舞宗云扬道:“可什么才算公平。” 夜神宗这边,夜神翼的儿子夜骅,眼中闪过冷芒,沉声道:“用实力来衡量,就是最公平的。” 接着,无渊宗、东竹教、尚景宫、煞宗的首领,纷纷发话。 然后现场又陷入了沉默。 虽然徐长天似乎是对众人所言,但有资格和他答话的也就那么些人,其他人自然不语。 徐长天沉声道:“夜骅说得很对,实力来衡量谁先进入邪王殿,是最公平的。” 薛九娘道:“可是,怎么衡量实力呢?” 徐长天道:“按照天榜排名,各宗门依次进入。” 闻言,夜骅当即冷笑一声,道:“你战神宗排名第一,你当然希望,按照这个方式。” 妖行宗的文孽,虽然和徐长天不对路,但此刻却赞同徐长天的建议,道:“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,不然的话,难道我们先打一场。那样不仅浪费时间,而且会损失力量。” 薛九娘思索了下,道:“我也不想浪费时间,按照天榜排名,似乎是最好的决定。” 虽然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见,但天榜前三的宗门首领,都已经同意了徐长天的方案,他们也都只能点头答应。 不过,夜骅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坚持刚才的观点,不愿意按照天榜宗门排名的先后,进入邪王殿。” 徐长天目光一沉,冷声道:“夜骅,你什么意思?” 夜骅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往前走出两步,道:“徐长天,不如你接我一招,若是接不住,我们夜神宗先进入邪王殿。若说接住,我不仅听你的方案,夜神宗还会排在第十位进入邪王殿,怎样?” 哗。 顿时,全场一片哗然。 “夜骅是夜神翼的儿子,虽然实力也很强,但和徐长天的差距还是不小,甚至他连魄相巅峰中的前五也排不上,他怎敢挑战徐长天。” “他一直很镇定,他十有八九是有什么底牌,不然的话,也不会这么嚣张。” “夜神翼是天才,夜骅继承了他的血脉,虽然不如夜神翼,但也绝对不简单。” “不知徐长天,会否答应。” …… 现场议论纷纷,文孽、薛九娘等各宗门的强者,都是一言不发,并不想掺合进入夜骅和徐长天的纷争。 他们不仅不掺合,反而希望他们两败俱伤。 这对他们来说,是好事。 徐长天自认是整个大梵界,魄相巅峰中最有威名的一个,只要碎空境不出,即使是曾今战胜过他的文孽,也不敢和他叫板。 更何况,这百年,他战力暴增,眼前何人能敌! 可是现在,夜骅居然胆敢挑衅他。 这让刚刚没能击杀陈阳的徐长天,心头更是愤怒。 他面露寒意,冷冷地盯着夜骅,沉声道:“我徐长天闭关百年,看来,许多人都已经忘了我的威名。” 说话间,徐长天释放出恐怖的气势,笼罩方圆万米,令人感到巨大的压力。 魄相境修者还好,一些精相境的修者,已是气喘吁吁,甚至不少人运转星能,才能抵御徐长天的气势。 只是气势,便如此恐怖。 他若是战斗起来,那力量还得了。 见此,薛九娘、应天啸等人,无不露出忌惮之色。 唯有妖行宗的文孽,还能保持镇定,但也有些意外。 “徐长天战力暴增,看来,夜骅是自讨苦吃了。” 文孽摇了摇头,看向夜骅,却见夜骅神色如常,似乎对徐长天没有丝毫的忌惮。 这让文孽感到疑惑,难道夜骅的实力,已经能战胜徐长天? “徐长天,你的威名,我又怎么忘得了。” 夜骅笑了笑,接着道:“不过,我今日还真要挑战一下你的威名,毕竟邪王殿中的宝物珍贵,为了夜神宗,我怎么也要努力才行。” 徐长天沉声道:“夜骅,即使你夜神宗的夜胤,也不敢和我这么说话,你在夜神宗实力排不进前五,现在胆敢和我叫嚣,你是真的想要,被我击杀吗?” “你杀了我,你不怕我父亲杀你?”夜骅笑道。 徐长天目光凝缩了下,虽然他不惧夜骅,但他忌惮夜神翼,那可是碎空境的强者。 如果真要杀徐长天,徐长天只能一直躲在战神宗,若敢外出,必死无疑。 “哈哈哈……” 夜骅大笑起来,道:“怎么,徐长天,可敢接我一招!?” 徐长天冷哼一声,沉声道:“夜骅,我可以接你一招,但若是我接下,你可敢接我一招?” 闻言,众人知道,徐长天是要以牙还牙,让夜骅知道他的厉害。 “接你一招,当然没问题。” 夜骅笑着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不过,我一招便能把你击败,你没有机会出出手的。” “你很狂,但你不配!” 徐长天已是气得咬牙切齿。 为了避免误伤,他腾空而起,到了半空中,道:“夜骅,出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