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2章 内应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092章 内应

可能是我表弟的小子?! 夜骅这句话一出口,整个空间之内的人,徐长天、应天啸、布言、古亟玉、令悟鳯、翟煌等,全都露出惊讶之色。 夜骅的表弟? 那么,也就是夜神翼的侄儿。 难道,这个叫做陈阳的青年,其实是夜家的人,是夜神翼培养起来的强者? 徐长天、应天啸等人,心中如此想。 这个信息,是在太出乎意料,太劲爆了。 可夜骅身后的令悟鳯和翟煌二人,对视一眼,目光中都露出警惕之色。 他们皆是暗想,难道陈阳的身份已经暴露,夜神翼和夜骅,都知道陈阳其实是夜映瑶的儿子。 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陈阳就危险了。 听到夜骅的话,无视其他人的陈阳,眼皮跳动了下,停止解密控制室大门,转身看向下方,目光落在了夜骅的身上。 夜骅见陈阳看过来,笑了笑,玩味道:“陈阳,你是我的表弟吗?你是不是夜映瑶的儿子?” 陈阳神色平静,但心里却思潮涌动。 他是夜映瑶儿子的秘密,是不能暴露的,否则惹来夜神翼,他现在的力量,还不足以抗拒。 所以,在场除了令悟鳯和翟煌,其他人,都得想办法,让他们保守秘密。 死,或者彻底诚服。 陈阳点了点头,对夜骅道:“对,我的母亲,是夜映瑶。” 得到确认,徐长天和应天啸都露出意外之色,没想到陈阳竟然有这层身份。 他们知道夜映瑶的情况,曾经拿走了夜家的夜魔塔,是夜家的超级天才。 不过,夜映瑶和夜神翼是敌人。 那么现在,如果陈阳真是夜映瑶的儿子,他和夜骅,也是敌人。 “哈哈哈,你还真的是我小表弟。” 夜骅大笑起来,上下打量着陈阳,道:“不愧是小姑姑的孩子,天赋异禀,已是达到魄相巅峰。你瞧我这老家伙,几千岁了,也就不过半步碎空境而已。比你,就是强了那么一点点罢了。” 半步碎空境! 陈阳眉毛一挑,沉声道:“夜骅,你这样说,是想用自己的境界威胁我?不过,你难道没听说吗?我擅长越级战斗,创造惊喜。” “呵呵,越级战斗,那是战胜那些平凡的修者,而我,不属于平凡。” 夜骅不屑一笑,目光一转,看向徐长天和应天啸,道:“二位,现在我要处理夜家的家世,还请你们暂时退避一下。” 徐长天和应天啸面如寒霜,沉声道:“夜骅,这里是邪王殿,不是夜家,你要处理家事,你回夜家去!” 夜骅皱了下眉头,冷笑道:“算了,给你们活命的机会,你们不珍惜,我也没办法。” 徐长天和应天啸只觉十分憋屈,但此刻局势不明朗,他们都没有冲动。 夜骅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直接无视徐长天二人,接着对陈阳道:“小表弟,你是打算,与我一战,还是跪地伏诛呢?” 陈阳冷笑道:“你真以为,你是我的对手?” 夜骅撇了撇嘴,道:“你不会以为,自己在夜神宗有内应,就能战胜我了吧?那样的话,你可真够天真的。” 内应! 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面色一变。 尤其是令悟鳯和翟煌,已是绷紧了神经,做好应对一切变数。 不过,就在夜骅话音落下的刹那,他反手两掌,便朝着身后的令悟鳯和翟煌攻去。 这瞬间,他半步碎空境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,绝不是魄相巅峰的令悟鳯和翟煌可以抵御的。 且,近在咫尺,令悟鳯和翟煌根本来不及闪避。 砰轰。 众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,两道掌影已是将令悟鳯和翟煌淹没。 翟煌鲜血飞溅,整个人瞬间变失去了生命,往后倒飞出去,速度极快,咚的撞击在铁壁上。 令悟鳯则是魔气消散,能量波动消失,不知所踪。 轰隆、轰隆。 两道能量汹涌的掌影,轰击在铁壁上,巨响在整个空间中回荡,但铁壁毫发无伤。 见此,徐长天面露惊容,沉吟道:“令悟鳯和翟煌,居然是陈阳的内应!” “他们不是陈阳的内应,而是夜映瑶的内应。” 应天啸一脸意外之色,接着道:“要知道,令悟鳯和翟煌,可是为夜神翼建立夜神宗,出了很大的力。却没想到,他们竟然只是为了得到夜神翼的信任,从而帮助夜映瑶。” 徐长天道:“可惜,他们被发现了。” 此刻,战神宗、蛮娑宗所有人,都对眼前的情况,感到十分震惊、意外。 而陈阳,看着令悟鳯和翟煌,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击杀,他已是彻底地愣住,心中满是悔恨、愤怒、自责! 他如果一开始就把夜骅杀掉,就不会出现此刻的情况。 他也没料到,夜骅竟会如此果断,出手击杀令悟鳯和翟煌。 “小……小少爷。” 就在陈阳出神的时候,他的耳边,响起一道微弱的声音。 这道声音,并没有遮掩,众人都听得见。 大家的目光,刷的看过去。 只见陈阳身旁的虚空中,黑色魔气浮现,十分淡薄,凝聚成人形,赫然是令悟鳯。 “咦!?” 夜骅惊疑一声,他不敢相信,令悟鳯承受了自己的正面攻击,居然还能活下来。 其他人,也在觉得意外。 “令前辈,你还活着!” 陈阳身体一颤,惊喜道,连忙上前想要扶住令悟鳯,可手掌扫过魔气,扑了个空。 令悟鳯语气凝重道:“刚才千钧一发之际,翟煌帮我挡住了大部分的力量,所以,我能活下来。不过,我已经十分虚弱,帮不了小少爷你了。” “是我对不起你,应该我来保护你们的。” 陈阳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令前辈,你放心,你们的仇,我会报的。” 令悟鳯摇了摇头,虚弱道:“小少爷,你快走,你不是夜骅的对手。他不仅达到了半步碎空,而且手中有尊器夜魔塔。你,打不过他的。” “什么,夜魔塔在他的手中?!” 陈阳大惊失色,夜魔塔明明在小师妹那里,现在却在夜骅手中,小师妹岂不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