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5章 是谁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205章 是谁

索文彦虽然忌惮陈阳使用方舟,但面对陈阳自身的力量,他并不放在眼里,此刻他出手只求速度快,并未在意力量的强弱。 当然,他只是星能爆发,以他遨星境八重的境界,也不是陈阳可以抗衡的。 眼看他掌影形成,威势恐怖,眨眼就要击中陈阳。 可就在这瞬间,一道白光从上空照耀而下,陈阳瞬间消失在白光之中。 陈阳早料到索文彦会出手,又岂会给对方机会。 此刻他只是开启方舟,将自己传送进入方舟罢了。 白光一闪即逝,索文彦的掌影攻击落空,朝着远处而去,没有伤到任何东西。 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,怎会如此快!” 索文彦眉头紧锁,抬头望着巨大的方舟,对这奇异的东西,充满了疑惑。 陈阳进入方舟,立刻到了控制室,通过阵法,对索文彦道:“接着刚才的说下去,那些人是不是也在打我的主意?” “陈阳,别以为躲在里面,我就拿你没办法!” 索文彦暴喝一声,身形一动,朝着下方魔砀圣山冲去,吼道:“你若是不出来,我就把这魔砀山夷为平地,让所有人都死亡。我倒是要看看,你能坚持多久不出来!” “你真是愚蠢。” 陈阳摇了摇头,左手握着方舟熔炉,右手出现了一个罗盘。 他当即启动罗盘,只见罗盘表面光芒旋转,接着,一道巨大的冰火巨柱,从魔砀圣山的山顶,轰然冲击而起,席卷向索文彦。 为了迎接索文彦以及威胁夜映瑶的人到来,陈阳早已把传送阵放在了魔砀圣山山巅。 只是没想到,索文彦和威胁夜映瑶的人,是同一人。 此刻,阵法发挥作用,强大的冰火力量,足以碾压至尊境之下的修者,不是索文彦可以抵御。 “啊!这是什么?” 索文彦大惊失色,他从那冰火交织的巨柱中,感应到了死亡的气息。 他连忙往后急退,不敢去硬接冰火力量。 而他的心里,充满了疑惑,为何这区区冲武星,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阵法。 而且,他能感应到,下方是传送阵启动,引来了这些力量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 索文彦的退避速度已经很快,但冰火玄脉两仪阵的速度更快。 那冰火巨柱席卷,瞬间便冲击到了索文彦的面前,他瞪大了眼睛,却是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。 “住手,陈阳住手!” 索文彦大喊道,让陈阳停止攻击,这是他唯一的办法。 轰隆。 冰火巨柱没有停下,将他击中,但冰火的力量收敛了许多,并没有完全倾泻在他的身上。 可即使如此,索文彦也是浑身鲜血淋漓,身负重伤,就连星能运转也变得简单,往后倒飞千米,踉跄稳定住身形。 而冰火巨柱,一直紧追不舍,他停下,冰火巨柱才停下,环绕起来,让他无处可躲。 “这……这是什么……” 索文彦口吐鲜血,惊惧地扫了眼盘旋周围的冰火,脑袋一阵发懵。 “你帮过我,我现在不杀你。” 陈阳的声音响起,他从方舟之内传送而出,遥望千米之外的索文彦道。 索文彦抬头,嘴角抽搐了下,沉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 “你没必要知道。” 陈阳摇了摇头,问道:“现在告诉我,我小姨在哪里,否则,我就杀了你。” 看着那恐怖的冰火巨柱,索文彦终究无可奈何,只能回答道:“宫羽萌在天谷星域,我把她困在了那里。” 天谷星域! 陈阳记得,那里发生了大战,宫羽萌、左隐寒好像都参与到了这场战斗之中。 可现在,为何宫羽萌,还困在那里? 他继续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 索文彦答道:“天谷星域我也参加了,之前和星海之帆战斗,恰好擒获了宫羽萌。知道她和你的关系之后,我就把她禁锢在天谷星域,以此来威胁你母亲和你。” “堂堂遨星境八重强者,居然耍这种手段对付我。” 陈阳冷哼一声,双手结印,弹指一道鲜血,朝着索文彦飞射而去,悬停在其面前,道:“吞下去。” 索文彦皱了下眉头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 周围的冰火巨柱,朝着索文彦收拢了几分,那恐怖的力量,让索文彦本就惨白的面色,变得更难看。 他堂堂遨星境八重强者,在星桥界也是一方大人物。 可现在,居然被遨星境一重的陈阳,逼迫到这个份上,毫无反抗之力。 他别无选择,张开嘴,停下了陈阳弹射过来的那一滴鲜血。 鲜血入腹的瞬间,他只觉一股奇异的力量,把自己所有的能量都瓦解,整个人变得疲乏无力。 甚至,连飞行也做不到。 他猛地朝着下方坠落,一只巨大的掌影,将他托住,他这才避免狼狈摔落在地。 接着,冰火巨柱消失,掌影托着他到了陈阳的面前。 “带我去找我小姨。” 陈阳沉声道。 索文彦面色凝重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 陈阳道:“只是暂时封锁了你的力量,不过,我并不信任你,等到你恢复一些,我会让你施下血咒,以此来避免你反噬。” 索文彦目光凝缩了下,想要问冰火巨柱和方舟的来历,但他还未开口,陈阳就和他一起传送进入了方舟。 把索文彦锁在了方舟内的监狱,陈阳放下心来。 方舟的监狱是特殊打造,按照老李所言,即使是尊域境的强者,如果没有方舟熔炉开启监狱,也别想从里面出来。 解决了索文彦这个麻烦,陈阳把传送阵搬到了方舟内,然后立刻去见母亲夜映瑶。 “阳儿。” 夜映瑶见到陈阳,激动得眼泪掉下来,脑中回想着种种往事,只觉命途多舛,终究家人团聚。 “妈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 陈阳安慰着夜映瑶,问道:“这些日子,你去哪里了?” 夜映瑶擦了擦眼泪,似乎想起了什么,道:“对了,你知不知道,那个跟随夜神翼的黑衣人是谁?” “是谁?” 陈阳一直觉得那个黑衣人很古怪,此刻听母亲提起,更觉神秘。

上一篇   第4204章 谈一谈

下一篇   第4206章 玄古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