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0章 乱来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210章 乱来

“宫家主,请等一下。” 这道声音,来得非常不合时宜,和此刻剑拔弩张的氛围,一点也不合拍。 不过,这突兀的声音,却是吸引了众人。 众人不知道,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愣头青,竟然在这个时候吭声,。 无论是浩海宗的杨不追等人,还是宫家之人,都循声看去。 只见说话之人,是个没见过的青年,年龄不大,却有遨星境一重的修为,说起来还是个天才。 不过,在此时的局面之下,遨星境一重对整体局势,毫无影响。 “你是谁!?” 宫成皱了下眉头,沉声对陈阳喝问道。 宫羽萌连忙站出来:“父亲,这是我结拜姐姐的侄儿,他叫陈阳。” “管好他。” 宫成面露不悦之色,他堂堂宫家家主,正在指挥作战,却被一个无知小儿打断,这让他很不满。 “阳儿,你想说什么?” 宫羽萌飞到陈阳身旁,低声问道。 陈阳面露无奈之色,道:“我只是想说,对面那个杨不追,我可以解决。” 宫羽萌愣了下,觉得陈阳是不是疯了,竟然说出这种话。 旁边的宫杉冷笑道:“呵呵,区区遨星境一重,胆敢说能对付遨星境九重的杨不追,这是我最近几年,听过最可笑的笑话。” 陈阳瞥了眼宫杉,并未理会,对宫羽萌道:“小姨,我自己的确搞不定杨不追,但我自有办法,你相信我的话,就阻止宫爷爷出手,让我來对付杨不追。” 相信你,怎么相信你? 难道是靠方舟? 宫羽萌一脸苦笑,虽然方舟破解蛮谷废墟阵法的时候,十分轻松,但宫羽萌还是不能相信,方舟能击败遨星境九重的强者。 更何况,就算真有如此恐怖的力量,陈阳遨星境一重,能控制得了吗? “羽萌,相信陈阳。” 夜映瑶看着宫羽萌,点了点头,一脸认真道。 宫羽萌愣了下,看向夜映瑶,她知道自己的姐姐十分谨慎内敛,此刻说出这样的话,绝不是开玩笑,也不是对自己儿子的盲目信任。 那么,陈阳真的有本事,对付杨不追? “小姨,迟则生变。” 陈阳看了眼已是取出兵器的宫成,凝声道。 “好。” 宫羽萌一咬牙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 “我去拿兵器。” 陈阳点了点头,身形一动,朝着宫家之外的方舟飞去。 他不是宫家的人,也不影响大局,对于他的离开,并没有人在意。 看着陈阳的背影,宫羽萌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,竟然相信遨星境一重的陈阳,能够对付杨不追。 她苦笑了下,到了这个份上,只能相信陈阳。 她立刻飞到了宫成的身旁,低声道:“父亲,拖住时间,陈阳能够应对杨不追。” “陈阳?就是刚才那个小子?” 宫成皱了下眉头,面露不悦之色,沉声道:“羽萌,你向来冷静,怎会相信这种不可能的事情?星桥界,有遨星境一重的强者,能够击败遨星境九重?” “这……” 宫羽萌有些犹豫,她看了眼宫家之外,只见陈阳举着一个千米宽、几十米厚的巨石,朝着这边飞过来,她深吸了口气,硬着头皮对宫成道:“父亲,你相信陈阳,他……” “不要胡言乱语。” 宫成打断宫羽萌的话,沉声道:“他年纪轻轻达到遨星境一重,我承认他的确天赋异禀。可是,整个星桥界,从来没有人能跨越八重境界作战。即使是借助宝物,也做不到。这不是奇迹,更不是神迹,这是不可能。” 闻言,宫杉笑道:“呵呵,看来九妹是疯了,竟然相信一个疯子的话。” “陈阳不是疯子,他救了我!” 宫羽萌瞪了眼宫杉,继续对宫成道:“父亲,你只需要让他尝试……” 正说话间,浩海宗的杨不追大喊道:“怎么,宫成,你不是要打吗,怎么不动手,害怕了吗?” 宫成虽然实力跌落,但气魄和胆子还在。 他收回思绪,对杨不追怒喝道:“杨不追,你们浩海宗就算要灭我宫家,也得付出代价,要想拿走雷石星,不是那么容易。” “呵呵,只要杀了你,其他人,何足畏惧。” 杨不追一脸不屑的笑道,对身后一众浩海宗修者吩咐道:“你们散开,避免其他人对我发起冲击,我去把宫成杀了,然后再稳定局势,镇压宫家之人。” 浩海宗总共不过五十人,此刻却要镇压数万人的宫家,杨不追这是丝毫不把宫成和宫家放在眼里。 “宫成,出手吧。” 杨不追手握宝剑,缓缓朝着前方飞出,沉声道。 宫成面露凝重之色,暴喝道:“宫家儿郎,随我……” “宫爷爷,那个……让我来吧。” 气氛正到了最凌冽的时刻,眼看就要大战一场,突然那道声音,再次响起。 众人嘴角一抽,看向空中,只见手里拖着巨石的陈阳,飞落在对峙的杨不追和宫成之间。 宫成气得不得了,回头瞪了眼宫羽萌,沉声道:“羽萌,这真是乱来,让他退下,不要捣乱。” 宫杉冷声道:“九妹,你带个疯子回家,难不成你也变成了疯子?” 宫羽萌此刻是骑虎难下,她看了眼陈阳,正好看到陈阳眼眸中坚定、自信的眼神,不知为何,她也受到了感染,对陈阳产生了信任。 可是,这几千年来,她从未听说过,星桥界有遨星境一重的修者,可以战胜遨星境九重的存在。 不,别说九重,遨星境一重能越级战胜遨星境四重,已是难如登天。 那样的超级天才,无不是离开了星桥界,不知所踪。 “陈阳,他……能行吗?” 宫羽萌喃喃了句,随即坚定心神,对宫成躬身道:“父亲,请你相信陈阳,给他一个出手的机会。” 宫成皱眉道:“我不是不给他机会,而是不想让他去白白送死!” “宫爷爷,请你放心,我不是送死。” 听到宫成的话,陈阳微微躬身行了一礼,正色道。 “你……” 宫成已是无语了,他不明白,这个年纪轻轻的天才,如此自以为是,怎么能活到现在?

上一篇   第4209章 请等一下

下一篇   第4211章 什么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