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7章 相克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217章 相克

眼看云清攻向陈阳,云诞、云边等人,无不面露担忧之色。 可突然间,云清的能量暴涨,手中剑刃划过古怪的痕迹,时快时慢,时曲时直,时现时灭。 恍惚的剑芒之中,蕴含了奇妙的力量。 见此,云诞目光一亮,悬着的心放下,惊喜道:“没想到云清已经练成了《曲直剑》,我们不用担心了。” 云边眉毛一挑,面露羡慕之色,沉吟道:“《曲直剑》虽然强大,但十分难练成,并且修炼起来非常耗费时间。没想到,云清一声不吭的,竟然把这招练成。” 另一个叫做云涛的修者,瞥了眼陈阳,冷笑道:“这下子,陈阳该死定了吧。这曲直剑,就连遨星境七重强者,也未必能看穿。” “希望如此。” 云飞扬默念了句,虽然对云清的《曲直剑》十分看好,但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 “《曲直剑》吗?!” 陈阳虽然深处战斗之中,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,对云王府几人的交谈,了如指掌。 “陈阳,纳命来!” 云清怒喝道,消散的冰霜领域再次释放,为了避开火龙领域的压制,她把冰霜领域释放在上空,只增强自己的力量,而不去削弱陈阳。 如此一来,冰霜领域就不会和火龙领域直接接触,避免损耗。 她手中长剑刺出,一道强横之极的剑芒,弯弯曲曲,犹如蛇形般,直奔陈阳而去。 不过,那剑芒行进之间,又变得笔直,速度陡然加快。 突然,剑芒又弯曲,减速。 然后,笔直,加速、减速、蛇形…… 总而言之,这道剑芒不止是攻击力强横,速度、行踪、方向都没有规律,要想阻拦,很难把握。 “《曲直剑》,即使是遨星境七重来,也不能正面挡住!” 云清冷笑道,对自己的剑招,充满了自信。 刚刚放下心来的虞中琥、虞灵烟等人,此刻无不面露担忧之色。 虽然他们从未见过云王府的人,但云王府的剑法神通《曲直剑》,却是名声在外。 这剑法最大的特点,就是无法掌握其行迹,从而阻拦。 除非,以强横之极的力量,直接横扫压制。 可显然,陈阳的力量,虽然可以和云清抗衡,但还没有达到完全碾压的底部。 那么,他要挡住此剑,只能掌握规律行迹。 可至今,从未听闻过,有人能在遨星境二重,便看穿…… “啊!” 正当虞中琥、虞灵烟等人如此想的时候,他们突然发出惊呼,望着空中的战局,目瞪口呆。 因为,那无法捉摸的曲直剑芒,竟是被一道澎湃凶猛的掌影,硬生生地给抓住。 剑芒在掌影中攒动,掌影震颤,但没有让剑芒窜出。 “怎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 刚刚以为云清胜券在握的云诞,此刻惊呼失声。 他确定,即使是自己,也不可能捕捉到曲直剑芒的行迹,面对此招,只能以速度退避。 可是陈阳的,居然直接把剑芒抓住,不偏不倚。 仿佛,那曲直剑芒,在陈阳的眼里,没有丝毫的变幻。 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 云边面露凝重之色,对眼前一幕,感到难以置信。 砰轰。 没等众人回过神来,陈阳握紧了手掌,破虚掌随之而动,将那道曲直剑芒完全捏碎。 事实上,以陈阳的力量,要对付云清,必须全力以赴,并且使用明王印,才能战胜。 可谁知道,云清的冰霜领域被压制,现在的《曲直剑》又被看破,完全处于劣势。 云清肯定能战胜虞中琥,却败给陈阳。 但换做虞中琥和陈阳对战,或许陈阳得耗费更大的力气,才能取胜。 这或许,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。 至于陈阳为何能看穿《曲直剑》,很简单,因为他有《仙魔道典》,他有老李。 这种级别的变幻,在他眼里,什么都不是。 正当众人出神的时候,云清的头顶上方,出现了一道破虚掌,遮天蔽日,火龙咆哮,盖压而下。 “云清小心。” 云诞面色剧变,惊呼一声,连忙朝着云清飞过去,想要出手相救。 可是,已经迟了。 砰轰。 云清被破虚掌击中,整个人爆出一团鲜血,嗖的朝着下方坠落。 云诞跟上去,将云清接住,只见其满脸血污、遍体鳞伤,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,伤势极其惨重。 云飞扬、云边、云涛也跟上去,看着重伤濒死的云清,都震怖不已。 他们暗暗庆幸,还好自己没有逞强,要上前和陈阳交战。 否则的话,那么重伤的,就是自己了。 “别担心,这小子,只是正好压制云清罢了。” 云诞最理智,他分析了局势后,沉吟道。 接着,他把云清交给了云涛,转头看向陈阳,眼眸中闪过冷厉的杀意,道:“看来,只有我来会会你了。” 陈阳神色如常,沉声道:“带着你的人离开,回去告诉云王府的八王爷,就说我陈阳会去找夜神翼,让他做好准备。否则,你会死。” 云诞愣了下,冷声道:“陈阳,你是蔑视我吗?” “不是蔑视你,而是你打不过我。” 陈阳摇了摇头,道:“走吧,我不想浪费时间,也不想做无谓的杀戮。对了,记得告诉云王府,这是我和你们的恩怨,不要牵扯别人。否则,我会让云王府,彻底从星桥界消失。” “好大的口气!” 云诞暴怒,指着陈阳,喝道:“王爷是至尊境的强者,你一个遨星境二重的蝼蚁,居然胆敢说要灭掉云王府,真是可笑之极。” “你不相信,就算了。” 陈阳耸了耸肩,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道:“反正我每次说什么,都没人相信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 想到陈阳刚才击败云清,云诞皱了下眉头,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没底。 难道眼前这小子,真拥有毁灭云王府的力量? 不,这绝不可能。 云诞坚定心神,手中取出一把长剑,指向陈阳,喝道:“小子,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 “怎么就不信邪呢?” 陈阳淡然摇了摇头,瞥了眼云飞扬等人,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就都别走了。” “放肆!” 云诞怒吼道,挥剑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