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8章 有水既是龙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218章 有水既是龙

云诞不愧是遨星境六重的强者,他强横的星能,汹涌从体内释放而出,凝聚在剑刃之上,威力狂暴,远不是云清可以相比的。 因为陈阳刚才展现出非凡战力,他也没有小觑了陈阳,一出手,三相之力立刻就释放出来。 并且,他的二重风之领域,席卷天地,那咆哮嘶吼的狂风,笼罩万米空间,威力强横到了极点,犹如要把天幕撕裂成碎片。 陈阳的火龙领域,因为火借风势的缘故,不仅没有被狂风领域压制,还略有增长。 可是,力量显然和二重领域不是一个级别。 “斩!” 云诞手中长剑挥出,一道凶猛的剑芒,从上往下斩落,星能雄浑,二纹尊器激活,狂暴的力量压迫而下,下方的虞家内府震荡,发出轰隆隆的巨响,仿佛那巨大的石台,要崩塌了一般。 “不好。” 虞中琥面露凝重之色,云诞的实力,比云清强了太多,这让他对陈阳充满了担忧。 虞灵烟也眉头紧锁,心都悬到了嗓子眼。 就在这时,让他们更担忧的一幕出现,陈阳的火龙领域竟然消失了。 难道,是被压制粉碎了吗? 如果真是如此,那么陈阳就大势已去、无力回天。 云诞那道恐怖的剑芒,斩落而下,携着狂风领域的速度,要将陈阳碾碎。 眼看,陈阳就要被轰杀。 突然,虞灵烟手中的天河令,脱手飞出。 紧接着,一道透明的影子,嗖的从虞家内府冲天而起,速度极快,将陈阳席卷。 轰隆。 那透明的影子,刚刚把陈阳包裹起来,剑芒便斩落而下,发出震天巨响。 强横无匹的能量冲击开,水流从空中飘落而下。 众人看向空中,只见陈阳被包裹在水龙的躯体之内,毫发无伤,傲然而立,神色镇定地看向对面的云诞。 “水龙,竟然是水龙!” “怎么回事,天河不是被破坏了吗,为何陈阳还能召唤水龙?” “无论如何,总算是有救了。” 眼看水龙从内府而起,盘旋空中,虞家之人无不露出喜色。 反观云王府的几人,面色一个比一个难看。 他们确定毁掉了天河,可现在看来,并没有什么作用。 “怎么可能,我明明毁掉了那条河,你为何还能召唤出这个水龙?” 云诞一脸惊骇之色,对陈阳喝问道。 陈阳从水龙体内出来,站在水龙的头顶,道:“天河化龙的阵法,并非是在河流源头,也不是那条河流。你们破坏的,只是悬空的河流,而不是天河化龙。只要水在,我便可驱动水龙。” 云诞皱了下眉头,他并未修习阵法,不明白陈阳说的到底是什么道理。 他眼中闪过冷芒,打量了下水龙,手中长剑一抖,直奔陈阳攻上去,喝道:“就算你有水龙,我也不惧!” 说话间,他能量汹涌而动,恐怖的力量传出,似乎是要和陈阳搏命。 不过,就在这瞬间,他狂风领域一收,席卷着他,猛地朝着远离陈阳的方向,飞速而去。 见此,众人哪里不知,他是想逃走。 云边、云涛、云飞扬无不面色剧变,就连最强的云诞也逃命,他们留下来,岂不是送死。 三人立刻腾空而起,分别飞向不同的方位。 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 陈阳当即控制水龙,嗖的朝着云诞追上去。 虽然云诞有狂风领域加持速度,觉得还是被水龙追上,龙头直接撞向他的背部,他连忙挥剑抵御,却被水龙吞噬,爆出一团血雾,当场死亡。 到死,云诞也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被一个遨星境二重的修者所杀。 这种事情,在整个星桥界,都从未出现过。 接着,水龙攻向云涛、云边,接连将这两人击杀后,又追向云飞扬。 云飞扬已经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致,但他还是没能脱离虞家的范围,被水龙追上。 “不,陈阳,别杀我!” 云飞扬彻底被陈阳打得没有了胆气,大喊道。 水龙在云飞扬的面前停下,哗啦啦的水流往前倾斜,把云飞扬淋成了落汤鸡。 云飞扬完全可以避开水流,但他没有。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水龙,打了个冷战,看向陈阳,面露慌张之色,忙道:“陈公子,对你出手,并不是我的主意,而是王爷下令的啊。” 看着他那副心惊胆战的样子,虞家之人都有些傻眼。 这可是遨星境五重的强者,在陈阳的面前,居然被吓成这样,这若是传出去,只怕会成为天大的笑话。 陈阳并未理会云飞扬的话,问道:“夜神翼呢?” 云飞扬连忙回答:“他也回了云王府,如今正在闭关修炼。” 陈阳思索了下,右手一招,水龙席卷而回。 他对云飞扬道:“走吧,回去告诉八王爷,我不日就会前往云王府找夜神翼,若是他要杀我,便等着。” 云飞扬愣住,没想到陈阳竟然如此轻易,就放了自己。 “多谢陈公子!” 云飞扬连忙道谢,嗖的朝着虞家之外飞去。 看着他的背影,虞家之人都不理解,为何陈阳会放他走。 等云飞扬离开,陈阳右手往前抓去,水龙体内的天河令,落入了他的手中,水龙哗啦啦地落下,散乱如暴雨。 不过,没等水流落地,陈阳接连掐诀,并且在天河令上启动了某种力量,水流落下之后,立刻凝聚起来,恢复了原本天河的状态,从虞家内府悬空流出。 “天河令拿好。” 陈阳飞回虞家内府,把天河令扔给了虞灵烟。 虞灵烟握紧了天河令,看向陈阳,一脸疑惑道:“陈阳,为何天河已经毁掉了,你还能凝聚水龙?” 这个问题,刚才云诞已经问过。 但众人都不信,陈阳所说的答案是真的。 见虞灵烟问起,虞中琥、虞玟等人,都看向了陈阳,想要知道答案。 陈阳笑了笑,道:“布置阵法的人,可不简单,如果河流被人挖断,阵法就毁掉的话,那也太对不起那人的盛名了。” 闻言,虞中琥想起了浩澜真人。 他虽然没见浩澜真人出手,但这位强者,的确是深不可测。 回过神来,他对陈阳问道:“对了,你为何放走云飞扬?”

上一篇   第4217章 相克

下一篇   第4219章 至尊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