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1章 不明真相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311章 不明真相

陈阳确定了要去找七彩天工泥之后,立刻回到现实,按照《仙魔道典》中的秘法,让嫣儿重新凝练起来,避免彻底与苍穹之怒融合。 看到嫣儿的身体,又恢复了凝实,杨雪薇和云化仙,也都松了口气。 这个可爱的女孩,着实是惹人喜欢。 “陈阳哥哥,我又不想睡觉了。” 嫣儿笑眯眯地望着陈阳,一脸高兴的表情,她却不知道,之前她所谓的睡着,是会彻底消失。 “嫣儿,你放心,我会让你永远精神百倍。” 陈阳笑了笑,和嫣儿玩了一会,然后走到了一脸落寞的云化仙身旁。 自从林凤栖表示要杀云化仙后,她就十分落寞。 除了嫣儿和她玩乐的时候,她能露出一点点笑意,其他时候,都是愁眉不展。 当然,她戴着面纱,陈阳看不见她的面容。 但从她的语气、动作,能可以看出来,她还未解开心结。 “云仙子。” 陈阳走过去,在云化仙的身旁草地坐下,转头看过去。 “嗯。” 云化仙应了声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陈阳的话,声音有些呆滞。 陈阳也不废话,开门见山道:“云仙子,你是不是还在为林凤栖的事情自责?” 云化仙愣了下,声音低落道:“我有今日,全靠师傅的栽培,可是最后,我却背叛了她,我是一个不孝徒。” 陈阳问了句:“你确定,林凤栖培养你,是因为对你有师恩吗?” 云化仙沉默了下,回答道:“就算她对我没有丝毫的感情,但她给予我的一切,都是真实存在的。” 陈阳道:“照你的理论,那我现在把你囚禁起来,每日喂你丹药吃,你若是进阶,是不是应该感谢我?” “你这是强词夺理。” 云化仙反驳道。 陈阳道:“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更应该从思想和情感出发,而不是物质。林凤栖给你再多的东西,也比不上真正的情。” 说完,陈阳不等云化仙回应,起身走开。 面纱下,云化仙眉头紧锁,思索良久,只觉心结似乎解开了些。 …… 陈阳并没有和云化仙说太多,有些时候,说多了,反而会起到相反的效果。 他也没有立刻离开小世界,而是进入识海中找老李。 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,他还需要询问。 “怎么,臭小子你又遇到了麻烦?” 老李从《仙魔道典》中钻出来,撇嘴道:“我才刚刚醒来,你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,懂不懂尊敬师长?” 陈阳面露正色:“老李,我有个问题,你不要和我打马虎眼。” “哟呵,你小子正经的时候,绝对没好事。”老李翻了个白眼道。 陈阳直奔主题:“那个至尊石,我已经提炼出了至尊魂,至尊魂的形态,和左隐寒一模一样。而且,我使用至尊魂的时候,非常轻易就融合,并没有耗费太大的力气。整件事,我认为很古怪。当时……” 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 老李打断了陈阳的话,捋了捋胡须,道:“你想说,我早就知道,那个至尊石是左隐寒的,对不对?” “对。” 陈阳点了点头,道:“当时你对我有所隐瞒,而且似乎有些紧张,让我难以理解。” 老李目光一凝,沉默了下,道:“其实,我并不知道,至尊石是左隐寒的。当时我让你立刻离开,是因为我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。不是对你的危险,而是对我的危险。” 顿了下,老李揉了揉脑袋,接着道:“具体的情况,我也说不清楚。总之我感觉到,似乎有种熟悉的力量,会将我压制,哪怕全盛时期的我,也不是对手。而且,拥有那股力量的人,给我一种亲密的感觉,但我却想不起来是谁。” “拥有那股力量的,就是左隐寒。”陈阳喃喃了句,沉吟道:“可奇怪的是,左隐寒的力量,怎么可能压制全盛时期的你。” 老李沉思道:“他的确不能压制我,但当年我被他打得神念分离。这件事,现在想来,很是奇怪。即使我当时走火入魔,但我的力量也比他强了不知多少倍,他根本伤害不了我。可是,他居然偷袭成功。” 陈阳眉毛一挑:“老李,该不会,整件事藏着什么秘密,或者是,你神念分离,记忆分散,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了吧?” “的确有这个可能。” 老李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而且,左隐寒之前明明是遨星境,却才短短几年时间,进阶了至尊境,这着实古怪。” 陈阳思索片刻,问道:“老李,你还记不记得,当年你为什么收了左隐寒为徒?” 老李道:“当年我游历至冲武星,和左隐寒颇为有缘,且他天资不凡,甚至不逊色于你,所以我收他为徒。” 陈阳疑惑道:“不逊色于我,为何过了几千年,他才进阶至尊境?” “难道是当年他偷袭我的时候,被我打成重伤,所以修炼受到了影响,直到现在才恢复,所以这几年突飞猛进?” 老李沉吟了句,随即便摇头道:“不对,我并不记得,当年将他打成重伤。” 陈阳道:“你不记得,不代表没有发生。我现在非常怀疑,你和左隐寒的关系,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” “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?”老李不以为然,道:“我曾经纵横星海,岂会和一个冲武星的普通修者有关系?” 陈阳分析道:“老李,你如果和左隐寒没任何关系,你为何游历星海,会正巧到冲武星?而且,你收他为徒,还愿意留在冲武星培养他?难道你认为,这些都是巧合吗?” 老李皱了下眉头,嘀咕道:“当年……我为什么去冲武星?” “只有问你自己。” 陈阳面露无奈之色,道:“可惜,你分散成三十六亿道神念,虽然记忆没有完全分裂,但你现在拥有的,也只是零零散散,许多关键信息都忘了。 总之,我现在认为,你和左隐寒的关系,以及左隐寒的身份,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。 而这些关系,可能……和我也有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