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4第434章和霸王合作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434第434章和霸王合作

陈阳最重视的不是自己,而是他身边的人。 乔黛寒差点丧命,这对陈阳来说,绝对是难以容忍的。 现在知道了是甲贺流干的,他只会用一种最简单的方式来还击。 杀! 甲贺流是日本忍者流派中很强的一个流派,虽然人数和战争力量不及西非的太阳佣兵团,但胜在个人战斗力强悍,而且高手不少。 陈阳虽然很强,但他不是人。 如果被十名上忍围攻,就连他也会感到棘手。 再加上藤原野作这个甲贺流流主,陈阳必将陷入危机之中。 他深知双拳难敌四手这个道理,可是现在,他手里拿着电话,却是不知道该联系谁。 大头正忙着在西非建立影煞的根据地。 小北也回了华山修炼。 叶子在蜀中挑战剑道高手。 陈阳相信,只要自己一个电话,这三人都会义无反顾地来帮忙。 但他们都没退休,都有自己的事业和信念,老是打扰他们,陈阳心里会过意不去。 就在陈阳想着该找谁帮忙的时候,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 一看,是霸王打来的。 奇怪,霸王怎么会突然打电话过来? 陈阳接通电话,笑道:“哟呵,霸王,找我有什么事?” “头儿,你不够兄弟。” 电话里,传来一道沉稳霸气的声音,但却带着几分幽怨。 陈阳笑道:“生了什么事,我怎么不够兄弟?” “前几天西非的太阳佣兵团团长马匪被杀,这事是你干的吧?” “对呀。” “那可是西非的佣兵之王,你搞这么大动静,竟然不让黑旗出手,这是不是没把我们当成兄弟?” “我现在退休了,去西非是干自己的私事,怎么好意思动用黑旗。” “就算是私事,你让我们帮忙,黑旗的兄弟肯定会毫不犹豫,全员出动,帮你把太阳佣兵团踏平。” 陈阳笑道:“霸王,我现在正好有件私事。” “什么事?” 霸王的语气里,透着一股兴奋劲。 陈阳道:“日本的甲贺流,差点杀了我未婚妻,我决定去日本一趟,把甲贺流端了。” “端了甲贺流!这可真是带劲,比干掉马菲还有意思。头儿,你等着,我这就通知兄弟们,咱们黑旗这次就去把甲贺流灭了。” “不用,这是私事,你就当是私人帮我,我们两个人去。” “什么,两个人!” 显然,听到只有两个人去灭掉甲贺流,霸王有些意外。 甲贺流相当于华夏的一个小门派,仅凭两个人的力量,要灭掉甲贺流,这简直是个疯狂的行动。 不过,霸王之所以叫霸王,因为他的行事风格非常霸气。 他兴奋道:“哈哈哈,爽呀,这次有得玩了。” 陈阳早料到霸王会兴奋,道:“你别告诉黑旗其他人,这次是我们俩的秘密行动。明天上午,我们在东京国际机场会和。” “没问题,自从当了黑旗的领,我始终要保持冷静,好久没干这么疯狂的事情了。” “说得好像你有多压抑似的,这次我们就去把甲贺流闹个天翻地覆,让你泄一下。” 和霸王约定之后,陈阳放下心来。 对于霸王的实力,他还是充满了信心的。 至少和大头、小北、叶子比起来,霸王的个人战斗力更强。 “子宁姐,我要外出一趟,过几天回来,你们照顾好小寒寒。” “黛寒刚醒,你要去哪里?” “去日本办点事。” “日本?” “对,最多三天就回来。” 陈阳给苏子宁打了个电话,然后登上了前往日本的飞机。 第二天,东京国际机场。 陈阳出了机场,目光在人群中搜索,很容易就现了霸王,因为霸王实在太显眼了,两米的身高,在人群中是真正的鹤立鸡群。 霸王肤色黝黑,穿着一套西装,身体十分健硕,犹如铁塔一般。 “头儿。” 见到陈阳,霸王十分兴奋,急匆匆地就跑了过来。 如果是旁人看到他这样子,绝对不会知道,这就是现在黑旗的领,霸王。 霸王的本名很奇葩,叫做王霸。 不过他的这个真名,除了黑旗中寥寥几人之外,很少有人知道。 “好久不见。” 陈阳朝霸王迎上去,和霸王拥抱了下,两人都很高兴。 毕竟自从陈阳退休之后,他们已经有快一年的时间,没有见过面了。 两人上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东京城内。 在酒店入住之后,霸王感叹道:“头儿,真是怀念你在黑旗的时光,现在黑旗谁也打不过我,我太无聊了。” 陈阳笑道:“听你这意思,你是欠打?” 霸王道:“不是欠打,只是喜欢热血的战斗。” “那这次就有你热血的了。” 陈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不要浪费时间了,今晚,我们直捣甲贺流的大本营,目标只有一个,杀掉甲贺流的流主藤原野作,以及所有的上忍。” 霸王舔了舔嘴唇,兴奋道:“嘿嘿,流主和上忍死光,一个忍道流派就完蛋了,想想就刺激。” 在黑旗的时候,霸王是个冷静的领。 但当他单独行动的时候,他却是个无所顾忌的疯子。 两人没有商议太多的策略,决定当晚便前往甲贺流的道馆,从正门走进去。 甲贺流作为日本一流的忍道流派,在日本有非常大的名气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道馆所在。 流主藤原野作和一众上忍,也都住在道馆里。 夜幕降临,陈阳和霸王在隔了甲贺流道馆两条街的地方下了车,然后步行前进。 不是他们不想坐车过去,而是因为路太窄,过不去。 两人步行,走到拐角的时候,陈阳现了意外的一幕。 “伊贺流!” 前方左边岔道拐弯处,一个黑底白字的牌匾高高挂起。 陈阳没想到,伊贺流和甲贺流,仅仅隔了两条街。 但他想想也就释然了,因为伊贺流和甲贺流,本就是传自同一位忍道大师,是后来才分为了两个流派。 不过此刻看到伊贺流,让陈阳不禁想到了日本忍道流派最近的行为。 甲贺流先是寻找忍书,这次又到阿拉伯地区寻找古兰真经;伊贺流之前也想在苗部偷走巫苗谱。 他们所做的一切,仅仅是为了防止井野流一家独大,把其他忍道流派都吞并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