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6章 来迟了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336章 来迟了

看着嚣张的虞连胥,虞中琥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,但并没有动手。 他若是出手,下场只会和四分五裂的虞贝一样。 熊霸武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,指着虞中琥,冷声道:“周宗主的条件已经说明了,你若是无法做出决定,那你们都死!” 虞中琥身体一颤,看向周一博,正色道:“周宗主,难道真要将我们虞家赶尽杀绝,不留余地?” “你交好陈阳,就是个错误。” 周一博面色阴沉,并没有过多解释,接着道:“更何况,我给你们当我奴仆的机会,你们自己不珍惜。现在,两条路,自废修为,或者死。” 虞中琥面色凝重,深吸了一口气,回头看向虞家众人,沉声道:“诸位,没想到刚进来,就遭遇大难,如果有人想要投奔周一博的门下,我绝不会追究。” “家主,你说什么话,大不了战死!” “宁死不屈。” 虞家众人面色坚定,哪怕是死,他们也不会选择投敌、投降,只有战死这一条路。 对于他们的呼喊,万法道宗和霸武帝国的人,只当成是笑话,根本就没在意。 周一博、熊霸武、虞连胥等人,无不戏谑地看着虞中琥等人,仿佛在看一场猴戏。 虞中琥面色微动,也是热血沸腾起来,打算拼死一战。 不过,当看到虞灵烟的时候,他却心底一软。 自己倒是无所谓,可是女儿…… “父亲,我愿意为了虞家而战!” 虞灵烟看出了虞中琥心里的想法,眼中露出坚定之色,表态道。 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便拼死一战。” 虞中琥重重地点了点头,对众人传音道:“活命是不可能的了,大家拼尽全力,把虞连胥这个叛徒杀了。” 众人闻言,都暗暗点头。 接着,虞中琥猛地转身,直接朝着虞连胥的方向攻去,暴喝道:“动手!” 顿时,虞家之人,齐齐出手,都攻向了虞连胥。 “啊!” 虞连胥大惊失色,哪里还不知道虞中琥等人的目的,吓得他赶紧躲到了周一博的身后。 “找死!” 周一博冷喝一声,挥手一道星芒,攻向虞中琥。 他遨星境九重的修为,比虞中琥足足高了四重,即使随手一道星芒,也不是虞中琥可以抵挡下来的。 在众人看来,这一击,虞中琥必死无疑。 出手的同时,周一博下令道:“熊霸武,率领你们霸武帝国的人,把虞家之人全部斩杀!” “是!” 熊霸武早已是跃跃欲试,此刻得令,立刻便出手,率领霸武帝国的人出击。 砰轰。 就在这时,攻向虞中琥的星芒,将虞中琥击中,漫天能量乱流席卷,鲜血飞溅,也不知虞中琥是死是活。 虞家之人坚定无比,只是瞥了眼能量乱流,便继续进攻。 他们抱在必死的决心,此刻纵然心痛,也没有工夫去关注虞中琥的尸体。 可就在这时,人影从能量乱流中冲出,正是虞中琥。 他浑身鲜血淋漓,受伤不轻,但星能波动十分强烈,威势滚滚,眼神中充满了赴死的决心,攻向熊霸武。 “杀!” 虞中琥的吼声,激励了虞家之人,众人突破霸武帝国的重围,攻向虞连胥。 “秘法?” 见虞中琥还活着,周一博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随即目光恢复了平静,还带着淡淡的鄙夷,冷声道:“哼,以为这点本事,就可以对付我了?” 说话间,他星能涌动,比之刚才威力翻倍,一道星芒直奔虞中琥而去。 这一次,星芒延展开,把虞中琥身后的虞灵烟也笼罩在了攻势之下。 “陈阳……” 虞灵烟看着足以把自己碾碎的星芒,心底一颤,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陈阳。 “如果他还活着的话,应该会救我吧。” 虞灵烟喃喃了句,随即恢复镇定,挥剑朝着侧面攻去,并没有抵御星芒,而是要在临死之前,对其他霸武帝国的人,发动攻击。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一道星芒,斜刺里飞射出来,砰轰一声爆响,拦截住了周一博的星芒。 星能席卷,众人无不露出惊容,疑惑到底是谁出手。 刚才这边发生大战,方圆十里之内的人,见是三十六天辰、七十二地星争锋,那些散修无不远走。 进入罗生门,就是寻宝要紧,没人愿意掺合战斗。 可现在,竟然有人悄无声息,就到了附近。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,又有一道星芒冲击而来,一名正在进攻虞灵烟的修者,被星芒轰杀。 “先退下!” 熊霸武心底一颤,立刻下令道。 刚才的星芒,威力强横,让他感到了心悸,若是再让霸武帝国的人进攻,只会造成无谓的损失。 霸武帝国的人退下,虞家之人见局势有变,虞中琥也率领众人往后退,拉开了距离。 双方站定,只见三道人影,从树丛中飞出,停在了两方人马之间。 这三人,不是别人,正是陈阳、俞谐、云化仙。 陈阳知道罗生门的传送规则,但在传送瞬间,光幕画面出现波动,他传送的位置,和虞家有一定偏差,所以此刻才赶到。 他因为易容,在场没有人知道他是谁。 俞谐来自封闭的空海星,也无人认识。 至于云化仙,自从林凤栖去世之后,她从一袭白衣变成了一袭黑衫,戴着面纱,也没人知道她是谁。 所以,他们三人出现,虞家、万法道宗双方人马,都是一脸疑惑之色。 “周宗主,来者不简单。” 熊霸武面色凝重,飞到周一博的身旁,沉声道。 周一博的感应力比他强,观察了陈阳三人之后,只确定了云化仙遨星境八重的修为,另外陈阳和俞谐,他猜测是九重。 这样的阵势,堪比万法道宗。 不过,周一博身后还有两名遨星境九重的副宗主,倒也没有畏惧,上前对陈阳三人道:“不知三位是谁,为何插手我万法道宗的事情?” 陈阳瞥了眼周一博,没有理会,朝着虞中琥一拱手,正色道:“虞伯父,抱歉,我来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