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7第437章我的外号叫上帝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437第437章我的外号叫上帝

藤原野作不愧是甲贺流的流主,陈阳判断,他的实力至少相当于华夏的外劲巅峰高手。 外劲巅峰高手,在各大门派已经是外门中顶尖的存在了。 加上藤原野作会忍术,他的综合战斗力更强。 陈阳也是外劲巅峰高手,他并没有修炼出内劲,按理来说,他顶多也就和藤原野作的战斗力旗鼓相当。 不过,他却有个特殊之处,他拥有真气。 以前,陈阳以为别人也都修炼了真气,后来他才现,并不是这样。 这是师傅老李传授给他,最大的依仗。 此刻面对藤原野作,陈阳凭着真气,他毫不畏惧。 当然,他要想击杀藤原野作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 两人交手了十多分钟,陈阳越打越凶猛,藤原野作则是渐渐落入了下风,有些无力招架。 这时,藤原野作的面色变了。 他怎么也没料到,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会这么强,连他这个流主也难以招架。 又是几招过后,陈阳抓住机会,一拳将藤原野作击飞出去,将其肋骨打断,伤及内脏,摔在地上猛吐鲜血。 “你到底是谁?” 藤原野作按着胸口,一脸惊惧地看着陈阳。 陈阳道:“听过黑旗吗?” “黑旗!” 藤原野作打了个激灵,他当然听过黑旗的名号,那可是站在世界最顶端的组织,亦正亦邪,非常强大。 他皱眉道:“你和黑旗有什么关系?” 陈阳朝着藤原野作走过去,淡然道:“我的外号叫上帝。” “什么,你是上帝!” 藤原野作面色大变,联想到外界的传说,顿时把陈阳和“上帝”对上了号,脸上的表情越恐惧。 上帝这个名声,对华夏的大派来说,不算什么。 但对甲贺流来说,却非同一般。 甚至不到万不得已,甲贺流不敢去招惹黑旗。 藤原野作咬了咬牙,沉声对陈阳道:“上帝,我们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对付我?” 陈阳道:“你们在伊国袭击的华夏军队,我的未婚妻在里面。如果不是我找到七曜花,她现在已经死了。” 藤原野作明白过来,连忙推卸责任:“这……这不关我的事,这是渡边干的。” “没有你的命令,他敢这样做吗?” 陈阳走到了藤原野作跟前,俯视道。 藤原野作看着陈阳冰冷的眼神,心底感到了死亡的威胁,忙道:“不,你不要杀我。你未婚妻不是活过来了吗?我们可以谈判,你想要提出什么条件,都可以。” 陈阳摇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身边的人,尤其是女人,是我的禁忌。你差点让小寒寒死掉,你作为甲贺流的流主,必须为流派的所作所为,付出代价。” 听到这毫无感情的话语,藤原野作知道,陈阳不会放过自己。 他吼道:“你如果杀了我,甲贺流和你不死不休。” 陈阳道:“没有了流主,没有了上忍,用不着我出手,你们甲贺流就会衰落。至于找我报仇,就更没那个实力了。” “什么,你把上忍都杀了?” “霸王现在应该把剩下的三名上忍,都杀了吧。” “啊!霸王也来了。” 藤原野作眼中闪过绝望之色,上帝和霸王联手,这对组合的战斗力太强了,除非他和七名上忍联手,否则根本无法对付。 可是现在,却是无力回天了。 “不行,我不能死,我还要回归棘血派,修炼真正的武道!” 藤原野作把心一横,摸出脚踝绑着的短刃,拼着最后的力气,朝陈阳攻上去。 …… 十分钟后,陈阳和霸王走出了甲贺流的道馆。 对付三名上忍,让霸王身上留下了些伤痕,但那三名上忍都被他结束了性命。 陈阳也是把藤原野作击杀,这位在日本享有盛名的甲贺流流主,因为一名上忍疏忽伤害了乔黛寒,而丢掉了性命。 这种杀人的事情,陈阳和霸王干得太多了,他们都没有半分情绪波动。 回到酒店,霸王问道:“头儿,刚才藤原野作和那七名上忍,说了些什么?” 陈阳没有隐瞒,把棘血派的事情讲了一遍。 听完后,霸王和陈阳一样,也是不敢相信棘血派的存在。 不过两人也没太在意,毕竟棘血派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,就算真的存在,也影响不到他们。 第二天,两人坐飞机回了华夏。 而他们一离开,甲贺流被人闯入,刺杀了流主和七位上忍的消息,立即在整个日本传开。 甲贺流最强的力量,就是流主以及七名上忍,现在这些人都死了,意味着甲贺流没有强者坐镇。 原本和甲贺流有仇的忍道流派,以及其他势力,都是蠢蠢欲动起来。 面对群敌,甲贺流只会有两种结局,要么被其他流派吞并,要么就此彻底覆灭。 当然,甲贺流的下场,陈阳不想知道。 他所做的一切,只是为了帮乔黛寒出口气罢了。 回到华夏,霸王便要回黑旗的基地。 临别的时候,他再三叮嘱陈阳,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,一定要联系他。 陈阳满口答应,霸王这才安心地离开。 事情总算解决,陈阳没有回四合院,而是直接前往上京军区医院。 “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 病房外的走廊上,苏子宁见到陈阳,有些意外道。 陈阳道:“事情非常顺利,所以今天就回来了。对了,小寒寒怎么样?” “情况非常好。” 苏子宁笑了笑,压低了声音,对陈阳道:“而且她现在和卡尔拉的关系很好,相信用不了多久,你就可以向她坦白你和卡尔拉的关系了。” 听到苏子宁这话,陈阳心里一阵别扭。 他走进乔黛寒的病房,只见众女正围在病床前,嘻嘻哈哈地聊着天,气氛十分和谐。 “如果以后把她们都收了,她们还能这么和谐的话,那就太幸福了。” 陈阳心头坏笑,朝着众女走过去,加入了她们聊天的行列。 他不时讲两句笑话,把众女逗得哈哈大笑,可转念想明白里面色色的内涵,却又羞得面红耳赤。 就在大家聊得正开心的时候,乔山突然走了进来:“查到了,黛寒被伏击,是日本人干的,是一个叫做甲贺流的忍道流派做的。”

上一篇   436第436章棘血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