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9第439章代号捷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439第439章代号捷

“井野流上忍,圭田中秀。” 男子傲然地说出了自己的身份,仿佛对自己的名号十分自信。 的确,圭田中秀这个名字,陈阳听过。 井野流是日本忍道流派中的最强流派,实力过了其他流派一个层次,普通上忍的实力甚至接近甲贺流的流主。 而圭田中秀是井野流中的高手,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气。 他的实力,外界传言,堪比甲贺流、伊贺流的流主,甚至还略胜一筹。 “原来你是圭田中秀,怪不得这么嚣张。” 陈阳看向圭田中秀,虽然对方名声在外,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。 圭田中秀把玩着短刀,冷笑道:“上帝,你很淡定呀。难道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,能够打得过我。” 陈阳不耐烦道:“少废话,说吧,你找我干什么?” 圭田中秀义正言辞道:“你杀了藤原野作以及甲贺流的七名上忍,这是对我们日本忍道的挑衅。我们井野流作为最强的忍道流派,必须对这件事做出处理。” 陈阳道:“何必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,我看你们是想杀了我,然后名正言顺地把甲贺流收入麾下吧。” 井野流的确是这样打算的,只要解决了刺杀藤原野作的凶手,那么井野流就可以正式收纳甲贺流,而不被其他流派说闲话。 而只要吸收了甲贺流的人,井野流的实力又会进一步增强,坐稳日本忍道流派第一的位置。 陈阳的话,无疑是揭穿了圭田中秀的真实想法。 圭田中秀也不隐瞒,冷声道:“是又如何,总之你今天死定了。” 陈阳笑道:“那你试试,看你能不能杀我。” “哼!” 圭田中秀冷哼一声,挥刀便朝陈阳的脖子刺过来。 吸烟室空间并不大,圭田中秀将陈阳逼在角落,背后就是墙壁,令陈阳无处可躲。 不过,陈阳也并没有打算躲避。 他主动朝着圭田中秀迎上去,左手一记掌刀,犹如闪电般,劈向对方的手腕。 他的度很快,后先至。 圭田中秀知道陈阳是高手,但没料到度会比自己快出这么多,他面露惊讶之色,连忙反手把刀贴在手腕上,刀刃朝外。 如此一来,陈阳的手刀砍过来,势必会砍在圭田中秀的短刀上。 见此,陈阳瞬间变招,一爪朝圭田中秀的手腕抓取,将圭田中秀的手腕握住,用力捏住关节处的穴位。 圭田中秀只觉右手麻,握在手中的短刀脱手落下。 陈阳另一只手接住短刀,刀尖朝上,捅向圭田中秀的手掌。 噗嗤。 圭田中秀的手掌被刺穿,鲜血飞溅。 陈阳顺势一脚踢出,圭田中秀连忙抵挡,可他右手被刺穿,短刀还插在上面,只能用左手。 这可是陈阳全力一击,他一只手哪里挡得住。 咔嚓。 圭田中秀的左手被陈阳踢得骨折,整个人倒飞出去,撞在了墙壁上。 所有的一切都生在瞬息之间,圭田中秀双手受伤,完全失去了和陈阳的一战之力。 他本来自信满满,却没料到陈阳这么强。 哪怕是井野流达到内劲的流主,也没有这么强的战斗力。 他一脸畏惧地看着陈阳,沉声道:“怎么可能,你的战斗力怎会这么强,你是华夏哪个门派的弟子?” 在圭田中秀的眼里,陈阳这么强的战斗力,绝对是华夏大门派的弟子。 陈阳摇了摇头,笑道:“令你失望了,我是自学成才。” 圭田中秀一脸不相信的表情,但却不敢多说什么。 他咬了咬牙,拉下脸来,对陈阳道:“上帝,今天算我不对,只要你放我走,我保证以后井野流一定不会再找你的麻烦。” 听到这话,陈阳不禁觉得好笑。 他反问道:“如果我去杀你,你将我打败之后,你会放我走吗?” 不会。 这是圭田中秀心里的答案,但他不敢说出口。 陈阳看着身体打战的圭田中秀,不屑一笑,道:“我现在问你两个问题,如果你能答上来,我就饶你一命。” “真的!?” 圭田中秀面露惊喜之色,虽然对陈阳态度的突然转变有些不解,但这是他活命的唯一机会。 “当然是真的,我说到做到,绝对饶你一命。” 陈阳郑重保证,然后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棘血派?” “知道。” 圭田中秀连忙点头。 陈阳道:“那你给我讲讲,有关棘血派的事情。” 圭田中秀眼珠转动了下,讲述道:“棘血派是华夏传承千年的门派,也是我们日本忍道的祖宗。如今棘血派在日本下号令,只要哪个流派能找到古籍秘典,交给棘血派,就可以回归棘血派,获得更强的修炼法门……” 陈阳听了圭田中秀的讲述,内容基本和藤原野作所说的一样,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。 他又问道:“棘血派的地址在哪里?” 圭田中秀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他们只派了一名使者在日本,和各大流派交流。除非我们拿出古籍秘典,否则永远不会知道棘血派所在。” 陈阳道;“这么说,棘血派还挺神秘的。可是,你们怎么确定,那名使者就是棘血派的人?” 圭田中秀道:“一开始,各大流派的人也都不信,伊贺流和矢羽流的流主,还向那名使者出了挑战,但是都被那名使者一招击败。后来使者露了两手,都是日本忍道传说中的法门,大家也就相信了他棘血派使者的身份。” 一招击败流主,这可是真正高手。 陈阳眉毛一挑,向圭田中秀问道:“那名棘血派使者,和我比起来,谁更强?” 圭田中秀犹豫了下,这才开口道:“据我观察,棘血派使者更胜一筹。” 听到这话,陈阳并没有感到意外。 如果棘血派真是传承千年,而且还源出了日本忍道,那么这个门派肯定非常强大,那名使者的实力在陈阳之上,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 陈阳又问道:“那名棘血派使者,叫什么名字?” 圭田中秀道:“使者并没有透露他的名字,只是说了他的一个代号,叫做捷。” 捷?! 这是什么鬼代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