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9章邪教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499章邪教

李逸良看着陈阳,回答道:“不是别人不修炼真气,而是他们没有修炼的法门。” 陈阳疑惑道;“少林、武当、峨眉、青城、华山……华夏如此多高门大派,难道他们都没有修炼真气的方法吗?” 李逸良道:“这些门派当然有,不过也仅限于门派最高层的人能修炼,所以知道真气的人非常少。加上这些门派的高层很少在世俗走动,就更少有人知道真气了。” 陈阳惊讶道;“这么说,我和小师妹已经比得上大门派的高层?” “你也太高看自己了。” 李逸良轻笑一声,接着道:“华夏各大门派,底蕴深厚,高手如云,你现在真气也就修炼到入门境界罢了,怎么能和大高手相提并论。而且华夏神秘,这个世界也很神秘,我们所知的只是凤毛麟角,我相信,比我们强大得多的人,连我也能碾压的人,肯定有。” 陈阳知道,自己这个师傅还是有些骄傲的,此刻却说出这种话,让他感到十分意外。 他问道:“老李,你为何如此说?” 李逸良露出一个富有深意的笑容,道:“等你达到一定境界,你自然就会知道。” 陈阳郁闷道:“你别和我打哑谜呀。” 李逸良嫌弃地看了眼陈阳,鄙视道:“你现在也不修炼,想要过清闲日子,你知道那么多有什么用?除非你回青云观修炼,不然你别想我告诉你更多有关真气的信息。” “修炼?我看还是算了,我现在日子过得挺好的,可不想回青云观被你折磨。” 陈阳连忙摆了摆手,想到当初在青云观修炼的日子,就连意志坚定如他,也感到背脊麻。 “哼,为师想培养你,你竟然还不乐意。你这混小子,就是个孽徒!” 李逸良骂骂咧咧道。 陈阳嘻嘻一笑,换了个话题,问道:“老李,你知不知道棘血派?” “棘血派!” 李逸良皱了下眉头,疑惑道:“你问棘血派干嘛?” 陈阳道:“这么说,你是知道咯?” 李逸良理所当然道:“棘血派的名头以前可是很大的,而且还是日本忍道的鼻祖,我当然知道。” 陈阳道:“我最近得到消息,棘血派在大肆搜集各种古籍秘典,甚至动用了日本忍道的力量。目前我所知道的,他们涉及了忍书巫苗谱和古兰真经。” 得到这个信息,李逸良露出郑重之色,沉吟道:“忍书也就算了,巫苗谱和古兰真经可是真正的秘籍,如果能够得到,潜心修练的话,至少也能内劲大成。甚至里面有修炼真气的方法,也说不定。” 陈阳道:“你知不知道,棘血派为什么要收集这些秘籍?” 李逸良道:“棘血派虽然传承已久,但却钻研旁门左道,并没有修炼根基。而且这个门派行事非常邪性,后来因为杀害了峨眉掌门的女儿,被峨眉大举出手剿灭,之后逐渐淡出了武道圈子。现在他们搜集这些秘籍,想必是想夯实根基,东山再起。” 陈阳意外道:“棘血派是邪教?” 李逸良道:“说不上是邪教,但棘血派的人,也没干过什么好事,所以各大门派,也就将其当成了邪教。” 陈阳道:“看来,棘血派这么大动作搜集秘籍,应该已经找到了一些,只怕过不了多久,棘血派的人就会有所动作。” 李逸良道:“他们动作再大,也不关你的事。” 陈阳笑道:“嘿嘿,你说得对。” “没问题了吧?没有就跟我去后院过两招,检验一下你的实力。” 说着,李逸良就要往后院走。 陈阳阻止道:“等等,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” “你不是说自己退休了吗?怎么问题还这么多。” 李逸良露出不耐烦的表情道。 陈阳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唐家和况家,是什么背景?” 李逸良疑惑道:“况家觊觎你身上的星陨尘,他们想要动你,这我知道。唐家又是怎么回事?是唐越所在的唐家吗?” 陈阳道:“我不知道谁是唐越,但应该就是这个唐家吧。” 李逸良沉默了下,开口道:“武道家族当中,传承比较久,实力较强的唐家,也就只有唐越作家主的唐家了。怎么说呢,况家和唐家,这两家的综合实力都很强,内劲高手有很多,家主更是内劲巅峰的大高手。嘿嘿,不过单挑的话,他们没人能打得过你。” 陈阳道:“单挑打不过,万一唐况两家联手呢?” “怎么,你什么时候又招惹唐家了?” 李逸良一脸意外地看着陈阳,心说这徒弟可真是不省心。 陈阳把打伤唐禹风和唐川,然后唐禹风向他通风报信的事情,给李逸良讲了一遍。 听完后,李逸良沉声道:“真没想到,唐家竟然出了唐禹风这个小人。至于那天才唐禹云,我却是没听说过,即使他的战力过了家主唐越,估计也就那么回事,不是你的对手。不过……” “不过什么?” “不过唐越和唐禹云,再加上况家家主况擎的话,三人联手,就算你修炼了真气,只怕也够你喝一壶的。” “老李,你刚才不是说,真气比内劲牛逼得多吗?” “就算再牛逼,也不是无敌。而且你真气也就刚刚入门,还未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境界,不然的话,这三人绝不是你的对手。” “这么说,看来这事有点麻烦了。” “如果你求我的话,为师可以帮你解决这件事。” 李逸良坏笑道。 陈阳瘪了瘪嘴,然后笑道:“老李,你对待我和小师妹,完全是两种态度;你教我们的时候,也是两种方式。但唯一有一点,你对我和小师妹,说的是同样的话。” “什么话?” 李逸良一脸疑惑道。 陈阳笑了笑,面色一凝,沉声道:“那句话就是:自己的事情,自己解决。” 闻言,李逸良目光一亮,沉默了一会,点头道:“好,不愧是我李逸良的徒弟。你放心,如果你真被唐、况两家杀了,我一定让他们给你陪葬!” 虽然李逸良在笑,但陈阳知道,师傅这话是真的。 他没见过师傅杀人,但他断定,师傅杀的人,肯定不会比自己少。 他也笑道:“老李,你这乌鸦嘴,难道我就不能渡过难关不成?” 李逸良哈哈笑道:“对对对,你可是我璇玑子的徒弟,岂是区区唐、况两家联手,就能对付的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498章真气之道

下一篇   第500章赵家村之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