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6章还有谁?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636章还有谁?

“伤我兄弟者,死!” 陈阳暴喝一声,毫不掩饰对高毅平的杀机,霸道之极。 众人见他如此肆无忌惮,皆是大惊。 虽然先前唐禹云和段晨风都死了,但也没人明目张胆要杀人,可陈阳这话,却摆明了是想要高毅平的命。 “好大的口气,竟然公然要杀人!” “陈阳,你们四人屠灭唐家,人神共愤,真以为天下无敌,这世上没人治得了你吗?” “今天是棘血派开派大典,大家切磋交流,你竟然要杀人,太狂妄了!” 在场多是支持棘血派的人,全都嚷嚷起来。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目光在人群中扫过,喝道:“你们少废话,等下我杀了高毅平,谁有本事的,自己上擂台来和我打。现在都给老子闭嘴,你们一个个光动嘴皮子,算个屁的本事。” 这话一出,全场都愣住了。 陈阳的狂傲,乎了他们的想象。 这个男人,他完全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他就是来砸场子的。 此刻,捷的面色非常难看,他本想先制人杀了陈阳,谁知道陈阳会跳出来,说出这种狂傲的话,这根本没把棘血派放在眼里。 今天这开派大典的气势,被陈阳给彻底的毁了。 捷面色阴沉,悄悄对台上的高毅平做了个割喉的手势,示意高毅平杀了陈阳。 擂台旁边,周尚天和朱吉看到捷的指示,都是面露兴奋之色,两人期待着战斗开始,然后高毅平把陈阳打死。 高毅平对捷微微点头,表示收到了命令。 然后他看向陈阳,冷笑道:“陈阳,我们比武切磋,受伤是难免的,可你开口就要杀人,是不是没有把在场的英雄豪杰放在眼里呀?” “是没放在眼里,又怎样?” “在场能配得上英雄豪杰称呼的,又有多少?” 陈阳冷喝道,往前踏出一步,盛气凌人,丝毫不怕犯众怒。 高毅平本想挤兑陈阳,没料到陈阳这么嚣张,他嘴角一抽,哑口无言。 倒是擂台下的人,全都开始起哄,这陈阳恶言相向。 “这家伙什么来头,不就是覆灭了唐家,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他了。” “哼,他是故意找棘血派的麻烦,早晚完蛋。” “听说这小子以前是黑旗的领,可在我们眼里,算得了什么。说白了,他就是个稍稍有点实力,没有背景的年轻人。” “依我看,他活不过今天了。” 台下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难听,全都是来自依附了棘血派的家族和小门派。 陈阳冷笑一声,指着台下道:“你们这些人,我记住你们的嘴脸,待会一个个挑战你们,看看你们上了擂台之后,是不是还和你们说话一样牛逼。” “陈阳,你太狂妄了!” 高毅平早已气急,他吼了一嗓子,朝陈阳攻了上去。 陈阳站在原地,气定神闲,没有任何的动作。 他观察着高毅平,此人应该是炼真巅峰,战斗力在全场来说,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的人,并不多。 甚至整个华夏,他也绝对算得上级高手。 可在陈阳眼里,呵呵,他还不够看。 “哼!别假装镇定了!” 高毅平见陈阳不动,气得咬牙切齿,将度和力量都挥到了极致,他想要一击击杀陈阳,让全场所有人看到,他们棘血派的厉害。 陡然间,他的拳头划破空气,出嘶鸣的响声。 无形的威压释放出来,仿佛擂台都在颤抖。 台下之人,都被高毅平的实力所震慑,此人的境界,已经接近抱元。 除了棘血派的抱元高手,他足以横扫在场所有人。 众人怜悯地看向陈阳,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,皆是认为,他死定了。 “小心!” 大头、小北和叶子都大惊失色,见高毅平这么强,三人可顾不了那么多,身形一动,朝着擂台上冲去,想要帮陈阳。 可他们刚刚一动,旁边几道人影闪过,拦住了他们。 大头三人面色凝重,直接朝对方冲了上去。 此刻他们一心想要帮陈阳,哪里顾得上那么多。 可就在台下要动手之时,台上异变突生,立刻吸引了全场的眼球。 只见陈阳右脚高高抬起,虚影一闪,从上往下,一脚踏在了高毅平的脑袋上。 高毅平没有任何反应,因为他来不及。 咔嚓。 高毅平的头盖骨似乎裂开了。 紧接着,陈阳腿部下压,硬生生把高毅平踩在了擂台上。 砰轰。 擂台设在地面,铺了一层软垫,高毅平的脑袋被陈阳踩得穿过软垫,插入了地下,只有身体留在外面。 那声轰响,令所有人头皮麻。 就算高毅平脑袋再硬,这一下也肯定碎了。 一切都来得太快,原本气势汹汹的高毅平,竟然就这样被陈阳踩在了脚下。 所有人都想不到,陈阳的实力竟会这么强。 碾压,彻底的碾压! 寂静,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。 原本想要帮陈阳的叶子三人,也都懵了。 紧接着,他们便感到惊喜。 不过,这一切还没完。 就在大家以为结束的时候,陈阳一脚踢在了高毅平的身上。 原本身体还在挣扎的高毅平,脑袋从地里拔了出来,整个人往后飞出去。 砰轰。 高毅平撞在了墙边的音响上,那个音响被撞得支离破碎。 而陈阳最后这一脚,则是彻底结束了高毅平的生命。 他瘫软在一堆音响破烂中,浑身鲜血,十分狼狈。 兹兹兹…… 电流声传来,高毅平触碰到音响电线,整个人被烧焦成了黑色。 一股焦臭味传出,所有人都感到心悸。 全场目光汇聚在陈阳身上,刚才叫嚣的人,全都闭上了嘴巴。 眼前这个年轻人,不仅强,而且狠,让人感到畏惧。 陈阳站在擂台上,没有动,嘴角微微上扬,眼神透着冷厉。 他看向全场,喝道:“还有谁!?” 这声暴喝,震慑心灵。 陈阳的目光所过之处,那些支持棘血派的人,全都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他的目光。 而那些反对棘血派的人,则仿佛受到了鼓舞,兴奋不已。 此时此刻,陈阳成为了最耀眼的那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