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0章陈将军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680章陈将军

听到陈阳说他的交通工具到了,众人都是面露不解之色。 随即大家顺着他的目光,朝着天空望去。 只见天上有一架军用直升机,飞行得非常低,正在朝杨家这边靠近过来。 不到百米的高度,大家甚至能看见,这架飞机上装载了先进的武器,这完全就是一架战斗用直升机。 轰轰轰…… 直升机机翼旋转的声音越来越大,那黑洞洞的枪口和硕大的炮弹,让众人感到了压迫感。 陈阳和杨雪薇来的时候,开的就是这架罗霸道送的直升机,陈阳将其停在了魏城县军分区。 刚才那个电话,他是打给了魏城县军分区,让他们把飞机给开过来。 军分区在郊区,距离这里并不远,所以十分钟时间,飞机就到了。 望着天上的直升机,端木赐冷笑一声,看向陈阳,调侃道:“这架直升机,不会就是你的交通工具吧?” 陈阳吐了个烟圈,笑道:“你很聪明,猜对了。” 闻言,端木赐噗嗤笑出了声,嘲笑道:“陈阳,你真是敢吹牛,这可是军用战斗直升机,怎么会是你的飞机?再说了,你买得起飞机吗?” 端木赐和同伴都是一脸鄙夷地看着陈阳,没人相信他的话。 杨家这边,众人也都皱起了眉头。 端木赐对杨雪薇道:“雪薇姑娘,跟我走吧,陈阳这个骗子,他是不会给你幸福的。” “愚蠢。” 杨雪薇瞥了眼端木赐,此刻在她眼里,端木赐就是个表演滑稽剧的小丑。 被杨雪薇骂了句,端木赐脸上露出不悦之色。 他看向陈阳,咬牙道:“阿坤,大东,动手,砍断他的双手。” “是。” 阿坤和大东应了声,不再犹豫,朝着陈阳走过去。 就在这时,直升机上的扩音器传来声音。 “陈将军,我是魏城县军分区的上校曾令秋,奉您的命令,我把您的直升机开过来了。” 扩音器的声音很大,在整个村子里传开。 原本大家都以为直升机是路过,也没在意,但一听这话,村民们都是来了几分兴趣,心说那陈将军到底是谁? 而此刻身处杨家院子里的众人,则都是满脸惊讶的表情,目瞪口呆,差点下巴就要掉下来。 在听到曾令秋喊出来陈将军的刹那,他们就知道,那个人是陈阳。 因为整个院子里,只有陈阳姓陈。 陈阳朝着空中的直升机做了个手势,示意其稍等。 他走到杨大壮跟前,问道:“杨叔叔,周围有没有空地,可以停下直升机?” 听到这个问题,满脸呆滞的杨家众人,这才回过神来。 杨大壮脑子一片空白,半天没回答上陈阳的问题。 三叔指着院外,道:“就在外面有块空地,应该能停得下直升机,不过地是软的,没问题吧?” “没问题。”陈阳道:“走,三叔你带路。” 两人一起出了院门,经过端木赐等人旁边时,他们不由自主地就闪到了旁边,对陈阳充满了敬畏。 杨家院外就是一片空地,应该是刚刚开垦出来的田地,还没播种。 陈阳对直升机做了手势,直升机降落下来。 杨家人都激动地跟了出来,看着陈阳指挥直升机停机,他们脸上满是高兴的笑意。 那句陈将军,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。 无论如何,这架直升机不会作假,里面的上校也不会作假。 也就是说,陈阳当真是将军。 直升机停下之后,车上下来了一名驾驶员,也就是那位曾令秋上校。 他朝陈阳走过来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:“报告陈将军,任务完成,请指示。” 陈阳看向曾令秋:“没什么指示,把飞机停在这里就行,不过可能要你自己开车回去了。” “是,陈将军。”曾令秋立正道。 “你先等等,我给你弄辆法拉利。” 陈阳说完,回头朝端木赐招了招手。 端木赐嘴角一抽,虽然他非常不情愿,但还是乖乖地走了过来。 在魏城县混,就算他不给陈阳面子,也得给曾令秋面子。 “曾上校,真巧呀。” 端木赐给曾令秋打了声招呼,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。 此刻他心都碎了,因为他没想到,陈阳居然会弄一架直升机来。 而且曾令秋,居然叫陈阳将军。 这可是将军呀,不是他端木赐可以相提并论的。 曾令秋见端木赐和陈阳在一起,他也不敢怠慢,对端木赐道:“端木先生,原来你和陈将军是朋友。” 闻言,端木赐头皮麻,忙道:“不不不,我不是陈先生的朋友。” “咦,不是朋友?那你怎么在这里?”曾令秋疑惑道。 陈阳笑道:“我回女朋友家探亲,这家伙是来抢我女朋友。” 一听这话,曾令秋勃然大怒:“端木赐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抢陈将军的女朋友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。” 说着,曾令秋就要揍端木赐。 “曾上校,别急。”陈阳拦住曾令秋,道:“刚才端木赐和我比谁的交通工具更贵,现在他输了,赌注是砍断两只手。” 曾令秋眉毛一挑,目光冰冷地看向端木赐。 陈阳回头看向杨家大院门口,目光落在四叔身上,喊道:“四叔,把镰刀拿过来。” 四叔早已吓傻,此刻听到这话,他赶紧把镰刀拿过来,交给陈阳,道:“侄女婿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可千万别记恨我。我怎么说也是雪薇的四叔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雪薇好。如果我早知道你这么牛逼,我哪还会给雪薇介绍男朋友。” 陈阳冷声道:“滚开。” 如果不是顾及杨雪薇的感受,四叔这种忘恩负义的人,陈阳早就动手了。 四叔讪笑一声,屁颠屁颠地回到了院门口。 陈阳提着镰刀,对端木赐道:“把你的双手伸出来。” 端木赐愣在那里,没有动,向曾令秋投去求助的目光。 陈阳再次冷喝道;“把手伸出来。” 端木赐打了个寒战,条件反射地抬了下手,然后赶紧把双手收到背后,哭丧着脸道:“陈阳,这……这飞机是国家的,又不是你自己的,怎么能算我输?要不,咱们不比了吧。”

下一篇   第681章一张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