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姑娘,你是仙子吗?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7章 姑娘,你是仙子吗?

叶以晴现开着老捷达的是陈阳后,她没有参与之后的逮捕行动,而是直接回到了四合院,在门口等陈阳回来。 为什么是在门口,因为她不想惊动苏子宁。 对于陈阳,叶以晴讨厌之余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,一个用着老款诺基亚的穷小子,却拥有不俗的功夫和神奇的车技,这家伙身上,一定隐藏着秘密。 当陈阳走到四合院门口,叶以晴冷不丁开口道:“你开车挺厉害的嘛,竟然还会玩特技。” 陈阳转头看向叶以晴,夜晚的昏黄灯光下,警花的身材显得更加挺拔丰满,矗立在那里,加上冷厉的表情,颇有几分风情。 “我不玩特技的话,难道你希望亲手抓自己的房东,那多尴尬。” 陈阳耸了耸肩,并没有遮遮掩掩,在老捷达飞跃警车的刹那,他就已经注意到躲在警车后的叶以晴了。 叶以晴冷哼一声,凶神恶煞道:“我可不介意抓自己的房东,而且是你这种道德沦丧,人品败坏,危害社会治安的坏房东。” 陈阳慵懒地靠在了门旁,笑道:“叶警官,话可不能乱说,你要抓我,你有证据吗?” “我亲眼目睹你飙车,而且身上还坐了个非主流女人,开车还玩女人,你可真是恶心。”叶以晴说着,做了个呕吐的动作。 陈阳不以为意,迈步朝着四合院里走去:“就你看见了吗?呵呵,这么说你就是没证据咯,没证据就想抓人,这哪里是警察,根本就是女流氓。” 叶以晴美眸一瞪,最终还是按捺住了火气,等陈阳进了房间,她拿出一本驾照在手上拍了拍,得意笑道:“哼,我把你的驾照分扣光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飙车。” 陈阳一进自己的房间,就现有人进来过的痕迹,查看了下,只是少了本驾照,他顿时明白怎么回事。 “这小妞也太天真了,以为把我的驾照拿走,我就不能开车了?” 陈阳笑了起来,丝毫没有在意消失的驾照,别说是驾照,就算是身份证,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,这些都是组里人知道他回东安市,硬要给他办的。 第二天一大早,陈阳习惯性地早起,护士关兮月值夜班还没回来,警花叶以晴在院子中间练着拳法。 叶以晴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T恤,黑色的运动裤,充满了活力。随着她挥拳踢腿的动作,胸前的丰满大幅度的颤动,把刚刚走出房间的陈阳看得眼睛都直了。 更受不了的是,叶以晴为了方便,竟然没有穿内衣,汗液浸湿了胸口一小片区域,贴在身上,几乎是透明的。 陈阳一本正经地走到了叶以晴的正面,指点道:“把手抬高点,直拳出时要绷直手臂,力量才能挥出来。” 叶以晴看向陈阳,本来不想听他的,但还是不由自主的照做,一拳打出,出啪的破空响声。 她顿时心头大喜,可抬头一看,只见陈阳一脸坏笑,正盯着自己敞开的短袖袖口,顺着腋窝往里看。 “混蛋,让我把手臂抬高绷直,竟然是为了偷看!” 叶以晴心头大怒,挥拳就朝陈阳打了过去。 正在此时,苏子宁从厨房走了出来:“以晴,陈阳,吃早饭了。” “哼!” 叶以晴不想在苏子宁面前和陈阳动手,冷哼了声,回房洗漱换衣服去了。 苏子宁走到陈阳旁边,问道:“怎么了,你又惹以晴生气了?” “谁知道呢,我指点她练拳,她好像有些不乐意。” 陈阳嘿嘿一笑,转头看向苏子宁,只见后者身上又是一套款式花色和昨天不同的旗袍,虽然围着围裙,展露不出身材来,但却别有风情。 “人家是跆拳道黑带,用得着你指点练拳?”苏子宁笑了笑,拉着陈阳进了饭厅。 吃过早饭后,陈阳把爷爷留下的一辆六八年经典款凤凰牌二八大杠骑了出来,这辆车年月已久,虽然擦得干干净净,但却锈迹斑斑,骑起来嘎吱嘎吱地作响,和破烂几乎没有区别。 不过他一点也不嫌弃,因为小的时候他就坐在大杠上,爷爷骑车带他出去玩,这辆车承载着他儿时的回忆。 “找不着驾照,也不用骑这辆破车吧。” 叶以晴看着骑二八大杠出了四合院的陈阳,一边喝着粥,一边嘟哝道。 苏子宁笑了笑,眼中闪过回忆之色:“这是陈老的车,陈阳小时候一直想骑,但却够不着。” 叶以晴愣了下,心里给陈阳又加上了一个“念旧”的标签,越觉得搞不懂陈阳了。 骑着二八大杠进了东安工大,陈阳看着抱着书本,在校园中穿梭的学生们,他不禁有些感叹,如果幼儿园算学校的话,那他在学校只待过三年。 此刻望着那些青春洋溢的少女,他顿时充满了活力,连骑车的度都快了不少。 二八大杠风驰电掣,立即吸引了学生们的目光。 的确,这辆车实在太拉风了,整辆车满是锈迹,嘎吱嘎吱地响,车轮是椭圆形,随着滚动,陈阳坐在车上忽高忽低,想不引人注目都难。 在校园转了一圈,陈阳这才想起,自己根本不知道计算机学院在哪里。 他决定找个人问问,目光在人群中扫过,顿时眼前一亮。 只见他看向的方向,一名穿着雪白长裙的女孩,梳着马尾辫,长得粉雕玉琢,脸蛋白里透红,像是个瓷娃娃一般,双手抱着书本贴在胸前,充满了学生的清纯感。 那长相,那身材,那感觉,简直是没谁了。 吱一声,二八大杠停在了清纯女孩的旁边,陈阳看着转头过来的女孩,一本正经问道:“姑娘,你是仙子吗?” 女孩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两步,战战兢兢道:“我……我不是。” “啊,怎么会,你的外貌和气质实在和童话故事中的仙子一模一样。”陈阳一脸认真道。 女孩听到这话,俏脸一红,把陈阳当成了口花花的坏学生,脚步加快朝着前面走去。 “仙子留步。” 陈阳叫道,却只见女孩旁边约有两百斤的恐龙回过头来,朝他挥了挥拳:“花言巧语,一看你就不是好人,赶紧闪开。” “学校果然是个好地方,就算我要保护的林柔是个丑女,我也要留在学校。” 陈阳望着清纯女孩消失的背影,一脸笑意,骑着二八大杠找其他人问路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