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第71章寂寞总裁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71第71章寂寞总裁

陈阳想不明白,叶允伦这么世故的父亲,怎么就生出了叶以晴这么率真的女儿。 叶以晴一定是像她妈。 陈阳只能在心里如此想。 他出了派出所后,这才想起玛莎拉蒂还停在云华山,正想打车去把车取回来,电话响了。 一看号码,是安柠打来的。 刚一接通,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听筒里就传来安柠愤怒的声音:“你跑到哪里去了,我的车怎么会停在云华山,你不是说你去补漆了吗?” “呃,你怎么知道车停在云华山?” “我当然知道,车已经被警察拖到了停车场,他们通过交警网络查到了车主的电话,这才通知了我。你给我解释一下,到底怎么回事?” “一言难尽,等我把车取了,再到公司找你。” 说完,陈阳不给安柠飙的机会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 半个小时后,陈阳开着因为他疯狂驾驶而撞得面目全非的玛莎拉蒂,出现在安氏集团的楼下。 “卧槽,这不是安总的车吗,怎么撞成了这样?” 门口的保安看到玛莎拉蒂,惊呼一声,打量着坐在驾驶席的陈阳,却是一脸疑惑,不认识这个开车的司机是谁。 陈阳忙活了一整天,此刻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,安氏集团的大楼前人来人往,不少人经过玛莎拉蒂的时候,都是指指点点,眼中充满了疑惑和惊讶。 “好多漂亮妹纸,没想到安柠的员工素质这么高,而且这些女孩成熟妩媚,和学校里的同学是完全不同的味道。” 陈阳的目光在下班的女孩身上扫过,嘴角露出一抹坏笑,喃喃道:“怎么办,我到底是该上学,还是到安柠的公司来上班呢?” 就在此时,一名身着办公室o1制服的美女,迈着性感的步伐,从大楼里走了出来。 她的出现,立刻将其他女人的光芒压了下去,安氏集团所有的美女在她面前,都黯然失色,完全不是一个量级。 与此同时,见到安柠的人都是面露敬畏之色,纷纷让开路,向她问好:“安总,您好。” “安总,请慢走。” 看得出,安柠在安氏集团的威信很高,但她并不高傲,微笑着和每一个员工点头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 可是突然,她的笑容僵硬在脸上,看着停在大楼门口的玛莎拉蒂,她险些就破口大骂。 只是给陈阳开了一天车而已,这辆车竟然到处都是凹痕,前保险杠掉了,后门的玻璃也坏了,车漆大面积擦伤,整辆车面目全非。 安柠微微皱了下眉头,努力维持自己总裁的稳重形象,缓缓走到玛莎拉蒂前,开门上车,瞥了眼陈阳的后脑勺:“走!” 汽车动,无法关闭的玻璃吹进来一阵阵凉风,将安柠的头吹得随风飞扬,她却没有半点如沐春风的感觉。 沉默了好一会,安柠开口问道:“你不是去补漆吗,怎么补到云华山去了?还有,为什么这辆车会坏成这样?” 虽然她的语气很平静,但却透着丝丝寒气。 陈阳笑了笑,认真道:“安总,实在不好意思,今天遇到了点麻烦。放心,这辆车我一定让人给你修好,保证比以前的性能更强悍。” 看着陈阳笑嘻嘻的样子,安柠只觉得拳头仿佛打在了棉花上,根本没地方着力,她的火气不知道该往哪里。 她暗叹一声,没好气道:“修车的钱在你的报酬里面扣除,你把车停在车库里就行,我还有另外一辆车。” “噢,有车就好。如果修车的话,我还担心咱们没车开。”陈阳笑嘻嘻道。 安柠看着他没心没肺的样子,感到一阵无力,真不知道把陈阳留下,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,也许跟这个保镖在一起,自己才更危险。 眼看玛莎拉蒂开进了盛世华府,安柠望了眼黑灯瞎火的别墅,突然感到有些落寞,离乡背井这么多年,虽然创立了自己的公司,事业有所起色,但她在夜晚独处的时候,总是会感到寂寞。 父母远在上京,顾不上他,而她眼界又很高,虽然身边的男人层出不穷,却没有一个能入得了法眼,所以一直单身。 这些年来,虽然看起来她是个女强人,但作为一个女人,她何尝不希望有人能够多陪陪自己。 她看了眼开车的陈阳,犹豫了下,道:“陈阳,我们出去吃饭,吃了饭再回来。” “请我吃饭?怎么,安总你难道看上我了,想泡我?”陈阳坏笑道。 泡你? 哪有女人请男人吃饭的,难道我们俩去吃饭,不是你给钱吗? 安柠一阵无语,沉声道:“就是出去吃个饭,你可别想歪了,还有,吃饭的钱得你付,作为你撞坏我车的精神损失费。” “ok,没问题。” 陈阳做了个ok的手势,玛莎拉蒂掉转方向,驶出了盛世华府。 不一会,汽车停在了东安工大后面的小吃街,看着沿街摆放的桌椅和灯箱,安柠不禁皱起了眉头,向陈阳问道:“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?” “当然是吃东西。”陈阳很自然地回答道。 下了车,他打开安柠的车门,做了个请的手势,道:“尊敬的总裁,请下车。” 安柠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在路边摊吃过东西,一时有些难以接受,不过看着陈阳热情的样子,她犹豫了下,还是下了车。 因为放假,小吃街的人不多,但玛莎拉蒂的到来,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。 紧接着看到一位样貌冷艳,身材性感的女人下了车,整条街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,安柠顿时成为了焦点。 安柠有些不自在地捋了下头,对陈阳道:“我们吃什么?” “跟我来。”陈阳带着安柠坐在了一家小店外的椅子上,朝店老板招了招手,一连点了很多菜。 安柠也不是浪费的人,低声道:“这么多菜,我们吃得完吗?” “吃不完慢慢吃。”陈阳笑了笑,又朝老板喊道:“给我抱一箱啤酒来。” 一听要喝酒,安柠道:“啊!要喝酒,我酒量很差的。” 很差吗?这样正好,把你灌醉,然后探一探你的底下,不对,应该是底细。 陈阳心底坏笑,起开一瓶啤酒,放在了安柠的身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