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9章 悲哀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739章 悲哀

陈阳接到柳雉翎的电话时,他正好到达东安军区,准备降落。 “雉翎,想我了吗?” 陈阳接通电话,笑着调侃道。 可是,他话刚说完,听筒里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,电话突然挂断了。 “咦,逗我玩呢?” 陈阳拿起电话,又给柳雉翎打过去。 “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或已出服务区,请稍后再拨。” 关机? 没电? 不对劲! 陈阳皱了下眉头,又接连给其她几女打了电话。 电话倒是全部都打通了,可奇怪的是,所有人都没有接电话。 突然,陈阳心里产生了不祥的预感。 而且这种感觉,越来越强烈。 “得赶快回四合院,她们可不能出事。” 陈阳面露凝重之色,不再降落飞机,直接掉转方向,朝四合院赶去。 谷茗谣见陈阳的表情有些不对劲,皱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 陈阳道:“家里可能出了点事,得赶快回去。” “噢。” 见陈阳面色凝重,谷茗谣没有再多问,只是心里好奇,陈阳的家里会是什么样子,都有哪些人。 陈阳将直升机的度挥到了最快,几分钟之后,就到达了四合院所在的区域。 远远看去,陈阳就见到四合院里的景象。 大门碎裂,假山折断,柱子倒塌…… 四合院内,一片狼藉。 在客厅门口,残垣断壁之前,陶小桐站在那里。 她浑身湿透,鲜血淋漓,身受重伤,摇摇欲坠。 可是她的眼神,却十分坚定,充满了浓烈的杀气。 “我,不准,你们伤害我的姐姐们!” 即使陈阳隔得老远,也听到了陶小桐说的这句话。 她在竭尽全力,保护四合院的人。 可是支撑她的,只有她的意志。 她的身体,已经…… 不堪一击! 陈阳目光看向另一边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 一共三名血族,透着浓郁的血腥之气,气息和瑞奇不相上下。 不用说,这些血族,肯定是麦德古家族的人。 他们竟然杀到了四合院来,看来是为之前陈阳杀了瑞奇,来报复他的。 “不行,小师妹不是血族的对手。” 陈阳心急如焚,操控飞机迅朝着四合院俯冲下去。 小师妹是他最重要的人之一,他绝对不能让小师妹受到伤害。 就在飞机朝四合院靠近的时候,陈阳看到,其中一名血族展露出了锋利的指甲,犹如尖刀一般,朝着陶小桐冲过去。 血族瞬息出现在陶小桐面前,单手猛地刺向了陶小桐的心脏。 “不要!” 陈阳双目怒睁,大喊道。 可是,他相聚数千米,且是在高空之中,根本没办法救援。 噗嗤。 眼睁睁之下,血族的五根锋利指甲,刺入了陶小桐的心脏,穿胸而过。 “哼哼,这次,你死定了。” 特纳冷笑道。 噗。 陶小桐吐出一口鲜血,低垂着脑袋,奄奄一息。 她抬眼看着特纳,眼睛透着浓郁的凶光,沉声道:“不准,伤害我的姐姐们,我要杀了你们!” “混账,还敢口出狂言。” 特纳大骂一句,刷的把指甲抽出,一脚踹在了陶小桐的腹部。 陶小桐飞出去,坠落地面。 她的胸口出现了五个孔洞,血液不断地侵染出来,她的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,然后软塌塌地躺在了地上,彻底地没有了动静。 死了! 这一瞬间,正扑向陶小桐的众女,感到一阵恍惚。 眼前的一切,是真的吗? 那个可爱迷糊的路痴小师妹,竟然被血族杀害了。 “啊!” 直升机上,陈阳出一声暴怒的吼声。 愤怒到极致! 伤心到极致! 他的双眼变得血红,整个人的气势十分狂暴,充满了凌厉的杀机。 他身体颤抖,气势渐渐拔高,达到了巅峰。 可就在这一瞬间,突然,气势突破,再次拔高,并且节节攀升。 极度的愤怒之下,他从抱元中期,突破到了抱元后期。 可是,此刻突破,又有何用。 小师妹,终究是救不回来了。 直升机还在朝四合院俯冲,一滴眼泪在陈阳的眼睛里打转,但却被他硬生生地憋了回去。 不能哭,哭没有用。 他要杀了三名血族,为小师妹报仇。 “我要你们,为小师妹陪葬。我陈阳誓,有生之年,必将让整个麦德古家族,从地球上消失。” 直升机俯冲而下,陈阳已经等不及,他立刻操控飞机悬浮在空中,身形一跃就朝着四合院跳了下去。 轰轰轰的直升机机翼声响起。 四合院的三名血族,都朝着天空看去,正好看到一道人影从飞机上跳下来。 轰隆。 高度太高,陈阳重重地落在了四合院的屋顶,将房顶砸穿,落进了房间里,腾起漫漫烟尘。 虽然他坠落的度很快,但三名血族,还是看清楚了他的容貌。 “是陈阳!” 三名血族,脸上露出戏谑之色。 乔尼耸了耸肩,一副悠闲的表情:“那就先杀了他,再玩女人吧。” 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特纳冷笑道。 佩里脸上露出坏笑:“嘿嘿,你们俩去对付他,我要当着他的面,****的女人。” 乔尼目光一亮,兴奋道:“哈哈,好主意,先把他制服,然后逼着他,看我们玩他的女人。” 就在三名血族说话之时,陈阳从他坠落的房间里走了出来。 他瞥了眼三名血族,没有理会,使出幻影步,到了陶小桐的身边。 众女围在陶小桐的身旁,此刻见陈阳过来,全都看向了他。 她们一个个,都泪流满面,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眼神中满是悲哀和痛苦的神情。 陶小桐的死亡,给她们带来的巨大的打击。 叶以晴拖着伤,扑到陈阳的身前,一拳一拳地打在他的身上,哭哭啼啼地骂道: “陈阳,你这个混蛋,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?小桐她死了,她死了啊!你不是说,保护四合院的房客,是你的责任吗?你干什么去了?你为什么现在才来?” 拳头落在陈阳的身上,也落在他的心上。 心痛! 他距离陶小桐只有一步,可是这一步走过去,却是那么的沉重。 众女让开,陈阳低头,看到陶小桐那张还略显稚嫩的脸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