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7章 血色墓地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787章 血色墓地

血雨飞溅,飘散在通道之中,给洁白透明的冰层染上了一层红色。 剑气没有停留,穿过古德的身体后,轰在了一面冰壁上。 轰隆。 冰壁碎裂,强大的能量之下,直接化为了一摊冰水。 剑气冲出三十多米,这才停下。 一道巨大的窟窿,出现在冰壁上,里面积水流动,深度直达漆黑的石壁。 所过之处,冰层尽毁。 所有人都惊呆了,陈阳这一击的威力,强横无匹。 再一看刚才古德的站立处,只剩血水残渣,连肢体也不见留下。 肯诺最快回过神来,忌惮地看向陈阳,冷声道:“这一击,你本来是想趁我不备,对付我的?” “对,的确如此。” 陈阳点了点头。 刚才,陈阳故意示弱,引诱肯诺上钩。 只是没料到,古德那个反骨仔,竟然会突然冲出来。 自作孽不可活。 古德背叛众人,最后自寻死路。 杀了古德,陈阳无所谓。 但是,他却失去了一个杀死肯诺的绝佳机会。 肯诺得到陈阳肯定的答复,冷笑道:“哼哼,真是要感谢古德那个蠢货,竟然帮我挡下了这致命一击。现在你再想用那把剑击中我,不可能了。” 确实,黑光剑气的威力很强,但攻击度不够。 在肯诺有所防备的情况下,很难击中。 当然,肯诺心有忌惮,难以挥出全部战力,也不见得他就有优势。 似乎两人,又回到了同一水平线上。 “杀你,不一定要用这把剑。” 陈阳把黑光断剑收回了腰间暗藏的剑鞘,身形一动,朝古德攻了上去。 明知对方不会再上钩,陈阳自然不会示弱,出手就动用了全力。 血阳剑绽放剑芒,不断和肯诺的蝠翼骨刺撞击在一起。 能量波动震荡开,周围的冰层寸寸皲裂。 此刻的战局,看起来比刚才更加激烈。 突然,肯诺猛地往后退出一步。 他噗地喷出一蓬鲜血,血雾在空中凝而不散,他蝠翼一卷,将血雾沾染在了蝠翼之上。 “血色墓地!” 肯诺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,蝠翼嗖地张开,犹如一张巨网,朝着陈阳包裹了过来。 “这是什么招数?” 陈阳眉头微皱,身形往后急退。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,肯诺的蝠翼竟然能够延伸,而且度之快,过了他的幻影步。 蝠翼席卷过来,将他包裹了进去。 甚至,他连挥动血阳剑都来不及。 蝠翼一层层地卷起来,很快就不见陈阳的身影,听不见他的声音。 “哼,还好我留了一手。” 肯诺眼中露出得意之色,脸上布满森然杀机,只见他裹住陈阳的两只蝠翼缓缓往中间挤压。 “唔!” 一道闷哼的声音从蝠翼中传来,鲜血从蝠翼中间滴落下来。 蝠翼剧烈的晃动了下,陈阳在里面挣扎,但却并没有挣脱肯诺的束缚。 “白痴,我消耗气血,使出的血色墓地,岂是那么容易破解的,你死定了。” 肯诺冷笑一声,加大了力道。 鲜血不再是滴落下来,而是连成了一道线,哗啦啦的流在了透明的冰面上。 见此,狼人这边,所有人都大惊失色。 “竟然是血色墓地,这可是只有侯爵血族才能使用的杀招,没想到肯诺竟然能使出来。” “血色墓地的威力巨大,陈阳只怕抵挡不住。” “肯诺拼着损耗血脉,使出了这招,看来他是决心要杀了陈阳。” 聂无双的表情变幻了下,身形一动,朝着肯诺冲上去,喊道:“大家帮忙,救陈阳。” “哈哈哈,救他,就凭你们?” 肯诺不屑地冷笑,对身后的血族吩咐道:“拦住他们。” 得令,血族轰然而动。 狼人们不惧危险,全都扑了上去。 双方又战成了一团,这次狼人明显落入了下风。 “啊!” 一声惨叫响起,却是聂无双被血族击飞,撞在了冰壁上。 她哇的喷出一口鲜血,眼神坚决,又冲了上去。 “混蛋,不准动小耳!” 一道冰冷的声音,从肯诺卷起的蝠翼中传出,他的蝠翼鼓起一个个包,陈阳在里面剧烈的挣扎起来,想要破洞而出。 “臭小子,竟然还敢口出狂言!” 肯诺冷喝一声,蝠翼用力一卷。 陈阳的挣扎停了下来,出一道低沉的闷哼,然后没有了动静。 “陈阳!” 聂无双惊呼失声,不顾身旁攻来的血族,朝肯诺冲了过去。 “放她过来!” 肯诺脸上露出不屑之色,对攻向聂无双的血族喊道。 那名血族得令,转而攻向其他人。 聂无双冲到了肯诺的身前,肯诺没有丝毫怜香惜玉,一脚踹在了聂无双的身上。 砰轰。 聂无双只是抱元前期,哪里受得了肯诺的这一脚。 她重重地撞在了冰壁上,虽然没有死,但也受了不轻的伤势,体内气血翻涌。 她努力想要站起来,却哇的吐出鲜血,瘫倒在地上。 “小耳!” 埃米莉大喊道,冲向聂无双,但却被拦了下来。 “哼哼,这两个女人留下性命,我要好好玩玩!” 肯诺对血族吩咐道。 他收回目光,看向紧裹着的蝠翼,狠声道:“你这混蛋,害我损耗气血,我可要好好玩玩两个女人,不然太吃亏了。” 他话音刚落,蝠翼又颤动起来。 “竟然还想挣扎,找死!” 肯诺眉毛一挑,对陈阳强盛的生命力感到意外,但随即他眼中就露出不屑之色,继续用力,收缩蝠翼。 咔嚓、咔嚓…… 骨头断裂的声音接连响起,也不知陈阳的身体断了多少根骨头。 如果肯诺继续这样挤压下去,只怕能把他挤压成一张饼。 渐渐的,蝠翼之中,又没有了动静。 “和我斗,你还差了点。只要你一死,那把黑色的断剑,就是我的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 肯诺想到自己能得到黑光断剑,他兴奋不已。 紧紧收拢的蝠翼中。 陈阳的身体被挤压成了一团,浑身鲜血淋漓,丝毫不能动。 即使坚韧如他,也疼得表情扭曲。 “妈的,难道今天我要死在这里了?” 陈阳心头不甘,虽然身处危机,但他战意不减。 可是这局面,他却无能为力。 而且血液的流失,让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。 他的生命力在流逝,意识即将彻底泯灭,走向死亡。 可就在此时,突然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786章 摧毁成渣

下一篇   第788章 浩澜残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