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3章 这,只是开始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813章 这,只是开始

听到陈阳说是赵寒的死期到了,全场都笑了起来。天籁小 说Ww』W.』⒉3TXT.COM “你一个藏在女人背后的家伙,竟然想打败赵寒,你是在做梦吗?” “哼哼,那天你杀了北地三鹰,损了赵寒的面子,今天赵寒肯定不会放过你。” “嚣张的家伙,你死定了。” “竟然敢打上官芸和谷茗谣的主意,这是你的报应。” 擂台下,说什么的都有,可就是没人说好话。 赵寒得意一笑,对陈阳耸了耸肩:“看样子,大家都认为你会败。” 陈阳点了点头,一本正经道:“对,上次你也认为我会败,然后被我打烂了脸。不过我必须告诉你,你整容之后,比以前好看多了。” 整容,是赵寒的伤疤。 他怒道:“陈阳,我已今非昔比。如今我进阶抱元后期,而且修炼了一门强大的拳法,哼哼,你绝不是我的对手。” 陈阳笑了笑,还是那句话:“上次,你也认为我不是你的对手。” “你……” 赵寒气得颤,陈阳的话,让他无从反驳。 他冷哼一声:“你只是嘴巴厉害罢了,待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拳头。” 此时见陈阳和赵寒站定,擂台侧的薛长老道:“重申一次规则,跌落擂台和认输,就算是落败。另外,可以杀人,但不可以在对方丧失战力之后杀人,你们记住了吗。” 赵寒舔了舔嘴唇,露出嗜血的表情,道:“放心,我不会给他掉落擂台和认输的机会。” “吼,吼,吼……” 在赵家的带动下,全场出整齐的欢呼,为赵寒助威。 尤其是那些仰慕上官芸和谷茗谣的年轻男子,更是吼得特别卖力。 他们或许得不到美人,但他们也不愿意陈阳得到。 他们把希望寄托在赵寒身上,希望他能帮大家出口气,不说杀了陈阳,至少要狠狠收拾一顿。 而在他们看来,赵寒对付第一轮东躲西藏的陈阳,没什么压力。 全场的吼声太大,裁判薛长老不禁皱了下眉头,运转真气喊道:“陈阳对赵寒,开始。” 他真气雄浑,音量更大,盖过全场。 他话音一落,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向了擂台。 战斗一触即,陈阳,到底能撑过几招? 可当众人目光注视过去之时,只见陈阳站在原地的身影晃动了下,然后渐渐淡化,消失不见。 原来,在裁判叫开始之后的刹那,他已经动了。 留在原地的,只是一道残影。 定睛一看,瞬息之间,陈阳已经出现在赵寒的身后五米之外,站在了擂台边缘。 他背对赵寒。 刷。 一把剑,入鞘。 台下之人,只看到一抹冷芒从剑柄前的那截剑刃反射,甚至看不清剑身是什么样子,也不知道此剑是否真的出鞘过。 “陈阳,你这个懦夫,仗着度快,想直接逃下擂台吗?哼,我不会给你机会的。” 赵寒冷喝一声,回头看向擂台边缘的陈阳。 “霸虎拳!” 他暴喝一声,轰然而动。 听到“霸虎拳”三字,台下之人都是动容。 这是赵家成名已久的绝学之一,威力强大,一拳能有霸王、老虎之雄威。 此刻,赵寒仿若化身猛虎,直奔陈阳后背而来。 “结束了。” 陈阳没有回头,淡然地说了句。 他的这句话,有些没头没脑。 紧接着,他一步走下擂台,头也不回,朝着自己的位置走过去。 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? 陈阳就这么认输了吗? 所有人,脑子里都浮现出了问号。 就在此时,异变突生。 气势强盛的赵寒,突然失去了生机,断绝了真气的供应。 一蓬鲜血从他的腹部喷射而出,他的身体从上下分为了两截。 他的双腿还在往前奔跑,可上身却跌落在地。 鲜血、内脏,流了一地。 赵寒的双腿因为惯性,一直跑到擂台边缘,这才停下,噗通,横着倒在了地上。 场景,森然。 空气中,弥漫着血腥的味道。 刚刚还喧哗的现场,声音都静止了下来。 只能听到陈阳走向座位,一步步,出轻微的脚步声。 愣了数秒,全场这才明白,刚才到底生了什么。 陈阳说“结束了”,是指战斗结束。 因为在刚才一瞬间,他拔剑出鞘,斩杀赵寒。 此刻看着擂台上的尸体,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,赵寒堂堂抱元后期,就这么被切成了两截。 陈阳的实力,竟然这么强! 刚才他的度,快到根本看不清楚,堪比先天。 原来,他不是躲在女人身后的弱者。 他很强,强到能秒杀抱元后期的赵寒。 那么,他是什么境界。 众人看着陈阳,突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。 “陈阳,胜!” 裁判宣布了结果。 这道声音,令人为之一震。 短暂的寂静过后,高台上,一道身影跳了下来。 此人,是赵家族长赵坤鹏。 他面色阴沉地看了眼变成两截的赵寒,气得目呲欲裂。 这是他引以为傲的儿子,就这么死了。 他抱起赵寒的尸体,将其放在了赵家所在的区域。 倏地,他目光一转,看向陈阳。 先天境的气势外放,强大的威压,令距离近的人,有种肩上扛着重担的感觉,犹如实质。 赵坤鹏冷声道:“陈阳,你竟敢杀我儿子!我赵家,必报此仇。”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 带着嘲讽的大笑,从陈阳口中出。 面对先天境的强者,古武界最高的境界,周围之人,噤若寒蝉。 可陈阳,镇定自若。 他的笑声,更是激怒赵家,赵家的区域,所有人都愤怒地叫嚷起来,跃跃欲试,想要杀陈阳。 突然,陈阳笑声停下,他指着赵家众人,大喝道:“赵家,我告诉你们,曾今你们做过的种种,我都铭记于心。我陈阳,必让你们付出惨重的代价。而这,只是开始。” “好狂的口气!” 赵坤鹏双目一瞪,盛怒之下,身形一动,朝陈阳攻了上去。 “哼!” 陈阳冷哼一声,丝毫不惧,左手握紧了藏在腰间的黑光断剑,右手抓住了血阳剑的剑柄。 他既然敢杀人,就料到可能有此危机。 但他陈阳,不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