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7章 变态狂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817章 变态狂

说时迟那时快。天 籁小 』说Ww W. ⒉3TXT.COM 陈阳一掌,拍在了6天歌的胸口。 咔嚓。 骨裂的声音响起,6天歌疼得皱了下眉头,脸上露出意外之色。 他将真气凝聚于胸口,本以为能轻松抵御住陈阳这一掌,可却没想到,陈阳这一掌的威力竟然这么强,将他胸骨打得断裂成了好几截。 他这才明白,陈阳刚才那一脚,是脚下留情了。 “混蛋!” 6天歌怒骂一句,也是豁出去,打消了后退卸掉陈阳掌力的想法,硬生生地受了陈阳这一掌。 于此同时,他手掌合拢,就要握住陈阳的手腕。 “陈阳,你被我抓住,你没有了度优势,只能任我宰割!” 眼看就要抓住陈阳手腕,6天歌一脸狰狞。 “哼!” 陈阳冷哼一声,变掌为爪,顺势在6天歌的胸口一抓,脚步一动,幻影步使出,往后急退。 就在6天歌手掌就要合拢的刹那,陈阳嗖的出现在数米之外。 这一刻,他爆的度,过了之前。 嗤啦。 同时,他一爪抓在6天歌的胸口,将6天歌的衣服抓破,胸口肌肉上留下了数道深深的血痕。 “怎么可能!” 6天歌的脸上,露出惊惧之色。 他不敢相信,即使自己拼着受伤,竟然也没能抓住陈阳。 这个家伙的度,到底有多快?! 之前他竟然还有所保留! 此刻不止是6天歌呆了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 他们本以为6天歌的计谋能够得逞,只要抓住陈阳,就是一通暴揍。 可是,陈阳的度,竟是快到即使近身,6天歌也没办法拦住。 本来,大家都在为陈阳的度感到惊讶。 可突然,他们看向陈阳时,目光变得更加惊讶,瞠目结舌,差点下巴就掉下来。 陈阳注意到众人的目光,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手。 在6天歌残破的衣服布料中间,竟然有一条粉色的蕾丝小裤裤,裤头还有个蝴蝶结,是既性感又可爱。 而且从小裤裤的质感来看,应该是穿过的。 显然,这条小裤裤,是从6天歌的衣服里,扒拉出来的。 “尼玛,谁家姑娘的小裤裤!” 陈阳惊呼一声,就跟触电了似的,连忙把手中的小裤裤扔在了地上。 他看向6天歌,恶心得快要吐了。 6天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,可竟然偷了女孩子的小裤裤藏在衣服里。 这简直就是变态呀! 陈阳定睛一看,只见6天歌破烂的衣服里,露出了半边胸罩,粉色蕾丝,和那条小裤裤是一套的。 此刻,6天歌坦胸露乳,衣服中露出胸罩,这卖相,完全就是猥琐变态男。 “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?!” “卧槽,堂堂昆仑弟子,竟然偷别人的内衣裤。” “太恶心了,这个变态!” “可问题是,这些内衣裤是谁的?” 此时,全场都沸腾了。 吼叫的声音,比刚才精彩战斗时,还要大了不知多少倍。 大家看向6天歌的目光,充满了厌恶。 6天歌愣在擂台上,因为刚才硬抗陈阳一掌,他体内气血涌动,哇地就吐出了一口鲜血。 他惊慌失措,擦了擦嘴角,抓住胸口露出的胸罩一角,扯出来扔在了地上。 他指着陈阳,硬着头皮道:“混蛋,你竟然陷害我,这套内衣,是你刚才塞在我身上的。” 无耻,不要脸! 这一瞬间,所有人对6天歌的印象,都跌至了冰点。 陈阳皱了下眉头,指着6天歌的胸口,鄙夷道:“对,那套内衣裤是我塞给你的,那你衣服里露出来的那条内裤,是谁的?” 众人定睛一看,赫然现,6天歌的衣服里露出了内裤一角。 这是一条黑底白色圆点的内裤,显然是女孩子的。 “不是我的,这不是我的。” 6天歌疯似的,连忙把衣服里的内裤扯出来,竟是接连扯出了好几条内裤内衣。 见此,众人是越来越感到恶心。 陈阳摇了摇头:“对,这些的确不是你的,因为是你偷别人的。” “住嘴!你这个混蛋,我要杀了你!” 6天歌愤怒到了极点。 他的恶行败露,声誉全无,就算他实力再强,以后也休想在古武界抬起头来。 他把这些,都怪在陈阳的头上。 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杀了陈阳! 他也不顾身上的伤势,体内真气涌动,猛地便朝陈阳攻了上去。 “变态!” 陈阳冷哼一声,身形一动,出现在6天歌的身后,顺势一脚。 砰。 一声巨响。 6天歌背部仿佛有炸弹爆炸,整个人往前飞扑出去,直接落下了擂台。 他背部血肉模糊,伤势惨重,露出森森白骨。 潺潺鲜血流出来,他趴在地面,一动不动,不知是死是活。 此刻,全场一片寂静。 所有人都惋惜摇头。 以往,6天歌外貌、实力、人品,在古武界都很有名声,受人仰慕。 甚至不少女孩子,还把他视为偶像。 可现在大家现,此人竟是个偷女孩子内衣裤的变态狂。 “陈阳,胜!” 裁判沉默了好一会,这才宣布结果。 和6天歌交好的两名昆仑弟子,连忙上前,给6天歌服下丹药,做了简单的治疗。 很快,6天歌就醒了过来。 他对正走下擂台的陈阳,怒目而视,吼道:“陈阳,我要杀了你!” 说着,他朝陈阳狂奔而去,显得疯魔、狰狞! “你这孽徒,还嫌不够丢脸吗!” 一声怒喝,从高台上传来。 伴随着的,还有一股滔天的威势,以及犹如实质的怒意。 说话之人,是昆仑掌门黄锦生。 他双眼盯着6天歌,充满了怒火。 6天歌身躯一颤,立刻停下了脚步,敬畏地看向了高台上。 他再狂妄,也不敢忤逆师傅黄锦生。 他连忙向黄锦生辩解道:“师傅,我是被陷害的,那些肮脏的东西,不是我的。” 面对这无力的解释,黄锦生冷哼一声,喝道:“回到你的座位,后面的战斗,你都认输,不用继续了。” “师傅,我真的……是,徒儿谨遵师傅教诲!” 6天歌终究不敢多言,点头应道。 他忍受身体剧痛,缓缓朝着自己的位置走过去,低着头,斜着眼睛瞥了眼陈阳,猩红的目光中,充满了怨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