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1章 玩阴的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871章 玩阴的

陈阳使出破虚掌的刹那,郎强还没回过神来。天籁小说WwW.⒉3TXT.COM 当从虚空中,出现一只将郎强完全笼罩进去的真气手掌时,郎强顿时瞪大了眼睛,感到不可思议。 先天境,的确能做到真气外放,可也是从身体释放出来。 陈阳这种直接隔空释放掌影,简直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 更让郎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这道掌影所带来的威压,给他的感觉,甚至过了他全力一击。 这怎么可能? 先天前期的攻击,比先天后期还强!? “啊!” 郎强惊呼一声,身形一动,往旁边躲去。 可是,他的动作终究是慢了半拍,破虚掌轰在了他的身上。 砰轰。 郎强往后退了数步,这才站稳了脚跟。 他只觉体内气血翻滚,一口黑血吐了出来,但并没有什么大碍。 他松了口气,看向陈阳,冷笑嘲讽道:“小子,你那一掌看起来挺吓人的,可这杀伤力,未免也太垃圾了。” “是吗?”陈阳笑了笑:“刚才我只用了两成的力量,既然你觉得不够,那我就再加点力道吧。” “什么,两成的力量!” 郎强面色大变,心头大为震惊。 两成的力量,就能把自己击退吐血。 如果十成的力量,那岂不是能要了自己的命。 而且,那从虚空中突然出现的一掌,自己根本没办法躲开呀。 不过就这么认怂,郎强却不愿意。 “小子,你别虚张声势。” 郎强咬了咬牙,决定拼一把。 他身形一动,就朝陈阳冲了上去。 可他脚步刚动,却现陈阳的身影消失不见。 “不知死活。” 一道冷厉的声音,在郎强的身后响起。 他心头一惊,连忙回头,却只见一只手掌朝着自己脸上拍了过来。 啪。 一记响亮的耳光,抽在了郎强的脸上。 他的面部,立刻就肿了起来。 “这么弱?!” 陈阳眉毛一挑,对郎强的实力感到意外。 虽然是先天中期,但郎强和之前陈阳对战的十二王冠比起来,战力和反应敏捷等等,却都是差了一大截。 “你……你这个垃圾,竟敢打我的脸。” 郎强瞪着陈阳,摸了摸着自己的脸颊,只觉火辣辣的疼痛。 陈阳不屑道:“如果不是看在你是筱然护卫的份上,你现在已经死了。” “哼,一个先天前期的小子罢了,竟然这么嚣张!”郎强目光中露出森然杀意,冷声道:“既然如此,你别怪我召唤我的巨狼了。我要让你看看,狼灵族的真正力量。” 闻言,陈阳明白过来。 兽灵族的特殊性,是他们能够驱使异兽。 他们虽然本身境界也达到了先天中期,但战斗力却并不是很强,主要还是依靠异兽战斗。 所以,郎强才会这么弱。 面对郎强的威胁,陈阳耸了耸肩:“你可以把你的巨狼叫过来,但这样的话,筱然也会跟来。到时候,我看你还敢不敢对我动手。” 郎强气急道:“你……竟然拿小姐来要挟我!” 陈阳一脸无赖的表情:“对呀,你咬我?” 说完,他不再理会郎强,转身朝着营地的方向走去,吩咐道:“捡些干柴回来,我在前面等你。” “你……” 郎强气得咬牙切齿,眼神中满是凶光。 可是,他自身打不过陈阳,又不敢召唤巨狼,却是拿陈阳没办法。 “哼,小子,你死定了,郎海队长一定会杀了你!” 郎强狠狠地骂了一句,然后默默地捡了些干柴。 …… 营地里。 郎筱然坐在一棵横在地面的树干上,撑着下巴,望着陈阳离开的方向呆。 也不知道为什么,陈阳不在的这短短十几分钟时间里,她心里一直想着陈阳,别人说什么,她都提不起兴趣来。 郎海看向郎筱然,问道:“筱然小姐,等从大夏遗迹出来,你有什么打算?” 郎筱然正在走神,却是没听见郎海的话。 郎海皱了下眉头,心里顿时就不爽了。 那个混蛋,把筱然的魂儿都勾走了。 不过,等郎强收拾你一顿,看你还敢不敢接近筱然。 哼哼,至于你郎筱然,现在你是小姐,等我娶了你之后,你就是我的女人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 脑中浮现出一些男女行欢,自己****郎筱然的画面,郎海脸上露出淫笑,眼神贼兮兮的,就差没流口水了。 他很快将笑容收敛,声音提高了些,喊道:“筱然小姐,我问你,从大夏遗迹出来,有什么打算?” “啊!” 郎筱然回过神,看向郎海,想了想,道:“得到了大夏遗迹里的宝物,我要……啊,陈阳,你回来啦。” 话没说完,郎筱然突然腾地站了起来,看向了树丛的方向,脸上满是欣喜激动之色。 只见那里,陈阳走了出来。 “这小子!” 郎海看向陈阳,目光中满是愠色,自己正和郎筱然聊得开心,这小子怎么就回来了。 可接着,郎海现陈阳安然无恙,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,他心头顿时疑惑起来:“咦,郎强怎么搞的?” 他上前问道:“陈阳,郎强呢?” 陈阳一脸真诚的笑意,道:“郎强真是个好人,他非得让我回来,说我是尊贵的客人,他一个人捡些柴禾就行了。” 这种话,郎海当然不信。 他脸上露出狐疑之色,此刻看着陈阳的笑脸,感觉是那么的讽刺。 就在这时,树丛出簌簌的声音,郎强走了出来。 只见他面颊红肿,衣服上还沾染了一点血迹,像是刚刚和人生过战斗。 见此,郎海面色大变,瞥了眼陈阳,心头暗道;“怎么可能?难道是这小子干的?他只是先天前期啊!” “郎强,你怎么了?被人打了吗?到底是谁打的你,我帮你报仇。” 就在这时,陈阳冲了出去,拉住了郎强的肩膀,关切的问道。 他瞥了眼郎海,眼中闪过挑衅的神采,要玩阴的,嘿嘿,看看谁玩谁。 面对陈阳的关心,郎强嘴角一抽,强压住了怒火,憋屈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,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 你堂堂先天中期,摔一跤能把脸摔肿,你蒙谁呢? 对于郎强的回答,除了郎筱然之外,其他没有一个人相信。 众人的目光,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陈阳。 郎强的伤,肯定是这小子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