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3章 恶虫挡道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873章 恶虫挡道

郞海会让陈阳过去喝酒? 这家伙,肯定又有什么阴谋诡计。天『『 籁小说Ww』W.』⒉3TXT.COM 陈阳心头冷哼一声,隔着树叶帐篷,对郎筱然道:“筱然,我过去和他们聊聊,待会回来保护你。” 郎筱然心里有些落空,应道:“嗯,好,你快点回来。你守在门口,我心里踏实。” “好的。” 陈阳嘿嘿一笑,朝着郞海那边走过去,直接坐了下来。 郞海看着陈阳,大声道:“陈阳,我们狼灵族里,有个很好玩的游戏,是勇士的游戏,不知道,你敢不敢和我们玩玩?” “哇,你们要玩游戏?!” 郎筱然听到郞海的声音,她也走了出来,径直坐到了陈阳的身边。 陈阳看了眼郎筱然,对郞海淡然一笑,问道:“怎么玩?” 郞海道:“这个游戏,叫做骑狼比赛,是我们狼灵族非常盛行的一种比赛。参赛者骑在一匹巨狼的背上,不借助任何骑具,谁坚持的时间长,谁就赢。” 骑狼比赛,这不就是欧洲那边喜欢玩的骑牛比赛,只是换成了狼而已。 话虽如此,但陈阳知道,这场比赛,肯定不会那么简单。 不过,他陈阳会怕吗? 如果怕了,他就不是陈阳。 更何况,郎筱然还在旁边,他不信郞海敢动手杀他。 可就在他打算答应的时候,突然,夜空中,响起了一道阴森森的冷笑。 “桀桀桀桀……” 这冷笑刺耳、冷厉,充满了阴气。 “真没想到,竟然偶遇了狼灵族,我的运气真是太好了。” 这道声音,透着几分惊喜。 “是……是虫厉!”郎海面色一变,却是顾不上对付陈阳,刷的拔出了长矛,喊道:“是虫灵族的人来了,大家准备战斗。” 虫灵族,什么鬼? 陈阳本以为兽灵族中,都是驱使哺乳动物,却没想到,昆虫也能驯服。 不过想想也对,虫族也有妖兽,而且种类还不少。 那么比妖兽更弱的异兽昆虫,也应该是有的。 他看郎海紧张的样子,这突然出现的虫灵族,似乎比狼灵族更强。 而且,郎海对还没现身的虫厉很忌惮。 郎筱然皱了下眉头,朝趴在身后的骨锋招了招手。 等骨锋过来,她对陈阳道:“陈阳,这是我们兽灵族之间的恩怨,不关你的事,你快骑上骨锋,我让它带你离开。” 停顿了下,郎筱然咬了咬嘴唇,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,道:“谢谢你,陈阳,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,但我会永远记住这段时光。” 陈阳看着郎筱然紧张的样子,揉了揉郎筱然的头,笑道:“嘿嘿,筱然,你认为我是那种会临阵脱逃的人吗?再说了,有你这个大美女在,我更舍不得走了。” 听到这话,郎筱然也不知为什么,心里顿时放松了些。 尤其是陈阳揉她脑袋时,手掌传来的温暖,让她莫名有种安全感。 陈阳问道:“给我说说,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吧。” 郎筱然道:“虫灵族是最强大、凶恶的兽灵族,他们驱使虫类异兽,比我们狼灵族还强了不少。” “主要的原因,是我们只驱使一只巨狼,他们一个人,通常情况下,会驱使数只虫子。” “刚才出笑声的虫厉,是虫灵族的少族长,在兽灵族的年轻一代中小有名气。” “他现在是先天后期的境界,但实战能力,绝对比同样境界的郎海强了很多。” “更可怕的是,他贪色的名声,在兽灵族里人尽皆知。他已经和豹灵族族长之女结为了夫妻,但他还抢了兔灵族、猫灵族的族长之女做小妾。” “兔灵族和猫灵族的战斗力很弱,只能忍气吞声,拿他没办法。” “总之这个人非常可恶,非常危险。” 听到这里,陈阳撇嘴道:“那么说白了,这人就是个王八蛋。” 郎筱然脸上满是担忧之色,正色道:“陈阳,你快走吧。你才先天前期而已,你绝对不是虫厉的对手。你现在骑着骨锋离开,还有活命的机会。等你以后强大了,再为我报仇。” “筱然,你开什么玩笑,我怎么可能丢下你。” 陈阳紧紧地握了下郎筱然的手,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保护你。就算死,也要将你保护在我的身后。” “陈阳,你……” “别说了。” 见陈阳如此决然,郎筱然心里非常感动。 眼下虫灵族出现,可说是面临死亡威胁。 但即使如此,陈阳也没逃走的意思,和她共同面对危机。 这个男人,不仅风趣幽默、为人体贴,而且重情义、有担当。 在这危险的境地中,郎筱然的心脏突然砰砰地跳了起来,对陈阳产生了情愫。 这时,一名气质阴冷的青年,从树丛中走了出来。 他目光看向郎筱然,眼神中满是贪婪之色:“嘿嘿,郎筱然,真是太好了,你竟然也在这里,你是要去大夏遗迹吗?” “看样子,你并不想嫁给蟒灵族的蟒痕,这时想要去探索宝物,提升实力,反抗蟒灵族的威胁。” “其实,你用不着那么麻烦。只要你跟我虫厉回去,做我的小妾,到时候有我保护你,还用得着害怕蟒痕那个家伙吗?” “桀桀,兽灵族最美的女人,我可是很想尝尝你的滋味。不知道你的身体,有没有兔灵族的小兔兔白皙,胸部有没有牛灵族的牛萌萌丰满。” “哈哈哈……” 虫厉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,完全没有把狼灵族的人放在眼里。 听到那些污秽的话语,郎筱然气得是面色铁青。 郎海指着虫厉,怒道:“虫厉,你如果敢动筱然小姐,族长一定不会放过你。到时候,狼灵族和虫灵族开战,你承担不起这个后果。” “我把你们杀光,掳走郎筱然,谁又知道是我干的?再说了,虫灵族,怕你们狼灵族吗?” 虫厉冷笑一声,看着郎海,不屑道:“你就是狼灵族最优秀的年轻人郎海吗?哼,废物一个,竟然敢对我指手画脚,简直是找死!” 轰隆。 随着虫厉的话音落下,地面突然裂开了一道一米多宽的缝隙。 一只漆黑的昆虫,足有水缸那么大,从地缝中钻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