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7章 臣服,或者死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947章 臣服,或者死

破虚掌从上往下,轰在了虎渠的身上,将他的脑袋崩碎,身子压缩了下去。天籁『小说Ww W.』⒉3TXT.COM 然后,破虚掌落在了异兽白虎的身上。 血雾爆起,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异兽白虎,吧唧就趴在了地上,被拍扁了,漂亮的黑纹白毛也被染成了红色。 依旧是一招,依旧是突如其来的虚空掌影,同时秒杀了先天巅峰的虎灵族族长虎渠,以及他的通灵异兽。 此时此刻,陈阳展现出来的实力,完全凌驾于先天巅峰之上,霸道得可怕。 原本还打算联手的熊健、豹威、虫坤,都打消了念头。 就算他们三人联手又如何,换来的,只是陈阳三掌罢了。那撕裂虚空的掌影,无处可躲,也无法抵挡。 全场,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目光,都看向陈阳。 一切,都等他定夺。 陈阳没有理会还活着的熊豹虫灵族的族长,而是看向了虎灵族的人,沉声道:“你们的族长已经死了,你们怎么打算?” 虎灵族人都是心惊胆战,虽然有心报仇,却没有那个实力。 想要仗着人多? 可是人家狼灵族的人也不少,而且摆明车马,肯定是要帮陈阳的。 沉默了下,虎灵族中一名先天巅峰走了出来。 此人是虎渠的弟弟虎广,是虎灵族实力排名第二的人,如今虎渠死了,就由他来做主。 他对陈阳拱了拱手,低着头,正色道:“虎灵族,愿意听从陈阳先生的吩咐。” 陈阳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以后就跟着狼灵族混吧。记住,如果敢对狼灵族有丝毫的二心,我一定会让虎灵族永远消失在喜马拉雅山脉。” “是。” 虎广皱眉点了下头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 可是陈阳的实力的确太强了,有他给狼灵族撑腰,虎灵族的确不敢有二心。 这时,陈阳似乎想起了什么,回头看向郎固:“岳父,你是狼灵族的族长吧?” “是。”郎固点了点头。 陈阳笑道:“这就好,如果你不是,那我就让虎灵族跟着你混。现在他们跟着狼灵族混,也就是跟着你,差不多。” 听到这话,狼灵族人哪里不明白,陈阳这是给郎固的见面礼。 不过这份见面礼,实在太重了。 陈阳又看向了豹威、熊健、虫坤三人,沉声问道:“你们呢?打算怎么做?” 三人面色阴晴不定,最后是熊健第一个走了出来,躬身道:“熊灵族,愿意追随狼灵族,永结同好,绝无二心。” 见此,豹威也站了出来:“豹灵族为今天的事情,向狼灵族表达歉意。以后我们豹灵族,跟随狼灵族,绝不背叛。” 说起来,熊灵族、豹灵族和陈阳之间,也没有多大的仇恨,和狼灵族更没有仇恨。 他们这次来,不过是见虫坤和虎渠要为儿子报仇,这才来狼灵族,想要蹭点好处。 谁知道陈阳这么猛,他们哪里还敢有别的想法,于是表示了诚服。 不管怎么说,至少先把今天的难关度过。 “很好。” 陈阳点了点头,对豹威和熊健的态度非常满意。 他看向了最后的虫坤:“看样子,你是不打算投降了。” 虫坤咬了咬牙,冷声道:“你杀了我儿子,我绝不会放过你。陈阳,我和你拼了。四阶兽诀:地缚。” 轰隆隆。 突然,地下传来响声,然后地面震动起来。 刷的一下,一条触手,从陈阳脚边的地面窜了出来。 轰、轰,地面破裂,另外两条触手,也从他身侧冲上了天空。 这三只触手足有半米粗细,长约七八米,通体漆黑,顶端都有一个血盆大口,长满了密集的锯齿,沾染着绿色的唾液,十分恶心。 见此,众人都认出来,这是虫灵族的镇族异兽。 镇族异兽,很少会离开兽灵族部落,众人没想到,虫厉竟然把这只虫子带来了。 三只触手,将陈阳夹在了中间,仿佛把他锁了起来。 紧接着,触手弯曲,顶端的血盆大口张开,一起朝着被挤压在中间的陈阳咬了过来。 局面看起来,陈阳被困住,似乎要遭殃了。 可下一刻。 噗嗤。 陈阳双手张开,轻松就将困住他的三只触手打穿,身形一动,躲开了触手大嘴的攻击。 他顺势抓住了一只触手根部,用力往地面外一拉,身子往空中跃起。 轰隆一声,地面破开了几米的洞。 藏在地下的虫子,被他这一下,给扯出了地面。 这虫子,正是之前保护虫厉的那只。 兽灵族中,别的都是异兽,但这只虫子不同,拥有非常稀薄的妖兽血脉,实力的确比别的异兽强上了几分。 可是对陈阳来说,还是太弱。 陈阳一道破虚掌拍下去,虫灵族的镇族异兽,当场被拍得甲壳破裂,流出恶臭的血液。 虫子一死,陈阳毫不迟疑,又是一道破虚掌,轰杀向了虫坤。 虫坤没有再反抗,他脸上满是凶戾之色,嘶吼道:“陈阳,你不会有好下场,灵裁者会杀了你。” 话音刚落,砰轰一声,虫坤被破虚掌拍得粉碎。 灵裁者,又是灵裁者,和虫厉说的话一样。 灵裁者是什么鬼? 陈阳撇了撇嘴,也没空多想,目光刷的看向了虫灵族人,冷声道:“给你们选择,臣服或者是死。” 他明明只有一个人,也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气势。 可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不止虫灵族,所有人都心头咯噔一跳,莫名感到畏惧。 虫灵族中,一名女子走了出来。 此女约有三十四五岁,长得很漂亮,身材也非常火辣,****高耸,好像要从兽皮衣服里爆出来。 她拥有成熟女人的韵味和风骚,尤其是眉眼间的那抹挑逗,一般男人都受不了。 她朝着陈阳走过来,舔了舔红润的嘴唇,伸手朝着陈阳的下身抓去,道:“你好强,我愿意永远臣服你,包括在床……唔!” 一声闷哼响起,女人口中溢出了鲜血,低头看向陈阳插入她胸口的短刀。 “你的演技太差了,还有你握刀的手,能不能握紧一点?” 陈阳表情淡然,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女人,而感到同情或手软。 敌人,永远是敌人。 对敌人心软,就是对自己残忍。 刷的一下。 他抽回了短刀,鲜血从女人的胸口潺潺流出,她噗通一声倒地。

上一篇   第946章 太天真

下一篇   第948章 五族结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