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9章 我这暴脾气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979章 我这暴脾气

马总和杨璐静一唱一和,把张小曼气得胸脯直起伏。天『籁小 『说WwW.⒉3TXT.COM 她指了指陈阳,理论道:“这位先生也是来购买玉器的,他先看上了这块玉佩,你们凭什么抢过去?” “呵呵。”杨璐静阴阳怪气地笑了声,道:“他是来买玉佩的?你也不看看他那样子,身上穿了范思哲还是杰尼亚,十几万一块的玉佩,他能买得起?” “你怎么知道他买不起?” 张小曼反驳道,可是语气却有些虚。 这时,其他几名店员都走了过来,低声对张小曼劝道:“小曼,你别和杨姐吵了,她是咱们店的销售王牌,得罪她没好处。” “对,而且她和经理那关系,你又不是不知道,万一她给经理吹耳边风,你这刚刚得到的工作,就泡汤了。” “小曼,这小年轻也不像买玉器的人,你何必为了帮他,得罪杨姐。” 听到众人的劝阻,张小曼不仅不消气,反而心里更堵了,面色涨红,想要和杨璐静理论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 见此,杨璐静笑了起来,眼神中充满戏谑之色,道:“小曼呀,你要学的,还多着呢。” 说完,她转头看向陈阳,道:“乡巴佬,你如果不是来买玉器的,就赶紧离开。” 众人看向陈阳,都是露出怜悯之色,被人如此羞辱一番,这小年轻肯定心里不好受。 但这年头,你没本事没钱,这又怪得了谁。 “呵呵。” 可就在这时,陈阳突然笑了起来,把众人笑得莫名其妙。 被人羞辱了还笑,你有病吧你。 陈阳无视周围的目光,对杨璐静道:“对,你说得很对,我的确不是来买玉器的。” 闻言,张小曼面露失落之色,自己刚刚还帮陈阳争辩,他却服软了,自己可真是笨。 “哈哈,张小曼,你看到没有,这家伙根本不买东西,你给他介绍,纯粹是浪费时间。” 杨璐静一脸得意地说道,然后看向陈阳,冷声道:“乡巴佬,你可总算不演戏了,既然不买玉器,那我们凤朝凰不欢迎你,你走吧。” “哼,年纪轻轻不学好,怎么就学人到高档玉器店装逼,唉,真是世风日下。” 马总摇了摇头,一脸嫌弃地看向陈阳。 这种踩人的感觉,让他很有成功人士的虚荣感。 陈阳拉了个凳子坐下,笑道:“我的确不是来买玉器,我是来让别人送我玉器的。” 说完,他掏出电话,给叶以晴的弟弟叶海打去了电话。 电话一通,对面激动道:“姐夫,你的事迹,我都听说了,你真是太猛了,你就是我的偶像。” 陈阳笑了笑,道:“行了,有空到青云山庄来,我让人教你两招。对了,我在凤朝凰,生了点小事,你知道我这暴脾气,后果很难预料的。你联系一下凃良伟,告诉他,十分钟之内,他不给我解决的办法,凤朝凰将从华夏消失。” “我靠,真他妈找死,居然敢招惹我哥!我这就告诉凃良伟,这老东西,不知好歹。” 叶海的语气很嚣张,倒不是因为他是东安市长的儿子,而是因为他姐夫是陈阳。 挂断了电话,陈阳对张小曼笑了笑,道:“小曼,别着急,事情很快就有结果。” 见他一脸淡定的样子,张小曼心头狐疑,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 马总却是笑了起来,揶揄道:“年轻人,你吹牛太夸张了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我刚听你说联系凃良伟,你知道凃良伟是谁吗?他是凤朝凰的老板,是华夏的玉器大亨。你竟然说十分钟之内,让他给你解决办法,你是在搞笑吗?” “现在的年轻人,也真是会撒谎。” “你看他刚才打电话的样子,倒是像真的一样。” “这演技,一个字,服。不过嘛,最后的结果,只怕……呵呵。” 玉器店里的顾客和销售,看着陈阳,都议论了起来,有种把陈阳当成跳梁小丑的感觉。 陈阳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坐在凳子上,一脸淡定,就跟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似的。 杨璐静见此,从柜台后走了出来,指着陈阳道:“小子,你立刻出去,凤朝凰不欢迎你。如果你再不走,我可叫保安了。” “你别指我,我这人对男女一视同仁,可没有不打女人的好习惯。” 陈阳看着杨璐静,一双眼睛里透着凶光,令杨璐静不寒而栗,惊得往后踉跄了两步。 “璐静。” 马总上前扶住杨璐静,顺手在杨璐静的胸脯上揉了一下,瞪着陈阳道:“小子,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。哼,你说你是暴脾气,我倒想看看,你脾气有多暴。” 说着,马总开始挽袖子,露出了手臂上的纹身,一副凶悍的模样。 不过没等他把袖子挽上去,陈阳挥手就是一记耳光,啪的一声,把马总抽得仰面倒地。 顿时,所有人都懵了,没想到陈阳出手这么果断,这么猛,而且动作快得看不清。 众人现,这个年轻人,还真是暴脾气。 马总从地上爬起来,口中流出鲜血,动了下嘴巴,吐出一口后槽牙来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 陈阳依旧坐在那里,耸了耸肩,笑道:“我说了我这暴脾气,你怎么不信?” 马总面露怒色,作势就要去打陈阳,可想到陈阳刚才耳光的力道,他又停下了脚步,威胁道:“小子,你给我等着,我要你好看。” 说着,马总掏出电话,打了出去,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之后,指着陈阳,冷笑道:“小子,你惨了,我表哥是这个商场的保安部部长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 杨璐静躲在马总的后面,一脸恶毒道:“这种不知好歹的年轻人,就该好好教训教训。” 听到保安部要来,张小曼却是慌了,拉了下陈阳,道:“你快走,这个商场的保安部凶得很,前些天我还看见,他们把一个在门口乞讨的老爷爷,打得遍体鳞伤。” 闻言,陈阳面色一沉。 既然如此,他就更不能走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978章 心态平和

下一篇   第980章 陈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