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0章 陈少 -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

第980章 陈少

商场保安的效率,从来没这么高效过,不到一分钟,就来了八个人,全都是黑西服白衬衣,耳朵上挂着对讲机,外表非常专业。天籁小说Ww『W.』⒉3TXT.COM 领头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身材健壮高大,留着平头,脸上满是剽悍之气。 马总仿佛看到救星,朝着进门的男子喊道:“表哥,就是这小子,在这里捣乱,还打我。” 保安部长微微点了点头,脸上一副我知道怎么做的表情。 他带着手下,走到陈阳跟前,道:“这位先生,我是商场的保安部长周杰,鉴于你打伤了人,我们想请你到保安室坐一会,还请你跟我们来。” 在场人多,周杰并没有直接动手,而是要把陈阳带到保安室处理。 陈阳没有动,而是问了句:“听说前些日子,有位老大爷在商场门口乞讨,你们把老大爷打伤了是不是?” 众人愣了下,不知陈阳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事。 “那个老头在门口假借乞讨为名,实际上是偷窃,我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。这种老家伙,下次见了,我还得打。” 周杰处理事情的经验很丰富,淡定地编造了个谎言,然后对陈阳说道:“不过这件事,好像与你无关吧?年轻人,请跟我们走,不然的话,我们就只能动粗了。” 陈阳站了起来,目光冰冷地盯着周杰。 马总见他站起来,以为他要跟着周杰去保安室,得意道:“小子,你怎么不嘚瑟了,有种你和我表哥打呀。” 陈阳朝周杰走过去,冷声道:“你可真他妈是个禽兽,连老人都打!” 被陈阳骂了句,周杰面色一变,喝道:“老子打了他又怎样,他是你爹吗?关你屁事。哼,你竟敢骂我,找死!” 话音一落,周杰一挥手,招呼身后七名手下,一起朝着陈阳围了上来。 “这年轻人,真是不知好歹。” “唉,不过这些保安也不是好东西,那天我看见他们打那名老者,其实老者没偷窃,也没乞讨,只是捡了几个矿泉水瓶,就被打得很惨。” “这小年轻,要遭殃了。” 人群不禁叹惋,却拿周杰等人没办法,没人敢出头。 “这小子有凶器,先把他拿下。” 周杰大喊一声,给陈阳扣了个持凶器的帽子,然后八个人,一起挥拳攻向陈阳。 “啊!” “哎哟!” 没等他们的拳头打直,惨叫声响起,他们全都仰面倒在了地上,满脸鲜血,鼻梁都塌陷了下去,隐约能看见,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个脚印。 顿时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 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全被打倒了? 众人的目光,刷的看向陈阳,刚才陈阳被围在中间,那么只能说明,这一切是陈阳干的。 这个年轻人的战斗力,未免也太强了。 电视里演的特种兵,恐怕也没这么厉害。 周杰疼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刚才他只觉眼前影子一晃,还没看清楚,就被打翻了。 他知道今天是遇上了高手,腾地站起来,转身就往外跑。 砰。 一张凳子砸在了周杰的背上,将他砸翻在地。 “你再跑,凳子就会砸你的脑袋。” 陈阳冷漠地警告了一句,吓得周杰趴在地上,不敢动弹。 见此,马总面色都白了。 他想要溜走,可是一看表哥周杰的惨状,他根本不敢往门口走。 陈阳坐回了刚才那个凳子上,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,对一脸震惊的张小曼道:“别紧张,没事的。” 你把人打成那样,还没事? 张小曼吞了口唾沫,不知道该怎么和陈阳交流了。 陈阳看了下手表,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,喃喃道:“十分钟就快到了,凃良伟怎么还没来,难道他的凤朝凰,不想开了?” 话音刚落,一名身着唐装的老者,火急火燎地走进了店铺,正是凃良伟。 看到地上躺着几名保安,凃良伟知道事情只怕比自己想象的,还要复杂,他的心顿时就悬了起来,背后直冒冷汗。 这些家伙,真是不知死活,居然敢招惹陈阳。 凃良伟虽不是多高层的人物,但也知道一些陈阳的事迹,这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。 关键是,没人治得了他。 而且就算他不杀人,他要灭掉凤朝凰,就跟拍死一只蚊子一样简单。 “涂……涂总!” 店里的销售员一看凃良伟来了,大感意外。 凃良伟是凤朝凰的老总,这个店铺他从没来过,都是下面的人打理,此刻亲临,顿时令销售员感到有些受宠若惊。 可是,他早不来晚不来,突然这时候出现,难道真是这个捣乱的年轻人,惊动了他? 就在店员们疑惑的时候,凃良伟微微弯腰,朝着陈阳走过来,恭敬道:“陈少,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 什么,陈少!? 顿时,店员们全都惊呆了。 堂堂凤朝凰的老总,玉器界的泰斗级人物,竟然叫这个穿着普通的小子陈少? 这年轻人,到底什么来头? 陈阳见凃良伟出现,不禁笑了起来,道:“哟呵,你的度倒是挺快,你正好在东安?” 凃良伟胆战心惊道:“陈少,我打算在东安开一家凤朝凰的旗舰店,这次特地过来,和商场谈判扩大店面的事情。我一听你有事,就立刻从楼上下来了。” 陈阳点头道:“东安人杰地灵,是个好地方,开旗舰店非常合适。” 见陈阳不说正题,凃良伟心里毛,主动问道:“陈少,今天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哪个不开眼的招惹了你?” 见凃良伟小心翼翼的模样,众人明白过来,眼前这年轻人,只怕不是普通的富二代。 仅仅是富家少爷的话,凃良伟绝不可能这么心惊胆战。 杨璐静吓得面色都白了,心思一动,连忙主动承认错误,道:“涂总,都是我不好,这位马总非得要陈少看上的玉器,我以为陈少看不上那些便宜货,于是就把玉器给了马总,这事都怪我。这个月的底薪和提成,我都不要了,作为对我的惩罚。” 靠着在凤朝凰卖玉加卖身,杨璐静一个月有几万块的收入,她可不愿丢了这份工作。